最新中央深改委会议,研究的这件大事青岛要关注

2021-11-25 18:43 来源:回澜听涛

舟循川则游速,人顺路则不迷。

11月2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召开,会上审议通过《科技体制改革三年攻坚方案(2021-2023年)》时强调,开展科技体制改革攻坚,目的是从体制机制上增强科技创新和应急应变能力,突出目标导向、问题导向,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锚定目标、精准发力、早见成效,加快建立保障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制度体系,提升科技创新体系化能力。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重构分工版图的当下,经济社会发展对科技创新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迫切。中央深改委会议上顶格关注的这一课题,也是青岛高质量发展征程中,必须要回答好、应对好的核心课题之一。

从科技创新能力上来看,青岛积累深厚:

“蛟龙号”下潜深海、“雪龙号”极地破冰、“贯龙号”深邃钻地,自主研发的万米级水下滑翔机,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下线……

根据山东省公布的2020年度科学技术奖励决定,青岛有92项成果获省科学技术奖,占全省获奖总数的1/3。其中,牵头完成74项,占全市获奖总数的81%;由企业牵头完成发明奖和进步奖35项,占比达55%;

全国近30%的涉海院士、近1/3的部级以上涉海高端研发平台,都在青岛,海洋试点国家实验室、中国科学院海洋大科学研究中心等重大科研创新平台建设取得积极进展,新获批海洋药物、海洋腐蚀防护等省级技术创新中心;

在不久前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9次报告》中,青岛位列2021年中国科技创新竞争力排名第10位,比去年上升5位。

不过,在高质量发展的需求下,科技创新能力强不强,关键还在于科技体制能否满足科技事业发展需求,这是中央关注的大事,也是青岛攻关的硬仗。


01

使命驱动、任务导向

啃成果“转化”硬骨头

长期以来,青岛科技创新一直有几大痛点:

市场价值高、技术成熟的成果缺乏;科技成果与本土产业适配度低;科技成果转化平台欠缺。这些痛点阻碍着青岛科研成果转化为青岛发展动能,尤其在以海洋为代表的许多领域,青岛科研成果虽然丰硕,但却把市场的果结在了外地。国内知名知识产权机构盛知华对青岛市250余项科技成果进行评估,仅15项具备潜在商业价值。

山东省委第十巡视组向青岛市委反馈的巡视情况中,就包含“产学研协同创新不够”。青岛对此提出了整改方案:深化产学研合作,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推进山东省海洋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中心建设。

在青岛“十四五”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完善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体系”,“构建辐射全国、链接全球的技术交易平台体系,大幅提升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效率,建设中国—上海合作组织技术转移中心”,“建立海洋科技成果交易转化、海洋高技术产业示范等机制”

科技成果转化不畅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来自科技体制的“不适配”,攻克体制机制短板,正是青岛“十四五”期间的重头戏。

着眼科技成果转化信息不对称、产学研结合不紧密等问题,青岛在去年出台《2020年产学研对接专项行动方案》,成立了由半岛五地市科技局共同发起成立的半岛科创联盟,其秘书处运营单位檬豆科技,就是一家专业化、市场化的产学研对接平台,联盟成立短短半年时间就走访企业、院所450余家,梳理需求600多项,收集成果11000余项,匹配项目251个。

为提高科研与市场的匹配度,青岛今年还有更加具体细化的措施,根据今年公开征求意见的《重点科技成果工程化研发项目管理办法》,聚焦新旧动能转换重点产业,围绕区域、行业特色化发展,凝练科技成果转化需求,青岛市科技局计划通过公开征集、组织座谈、协同市直部门或相关单位、学会、商会、协会、联盟等多种形式,提出重点科技成果工程化研发项目建议榜单,组织专家咨询论证,研究通过后,按照“成熟一批、发布一批”的原则依法依规推进。

科技成果的“持有者”可以作为工程化研发项目转化需求方,将自己的技术张榜发布,寻求转化落地的合作者;以企业为主的法人组织可以作为工程化研发项目转化承接方,对需求方发布的科技成果进行揭榜。

在资金方面,重点科技成果工程化研发项目资金以企业自筹和吸引社会资本投入为主,青岛市财政科技专项资金按照审计报告核定项目支出总额的30%给予补助,支持额度原则上不超过300万元,补助对象为揭榜方。特别重大项目“一事一议”。



02

发挥企业创新主体作用

企业是最重要的科技创新主体,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必须充分发挥企业主体作用。

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创新能力,关键就在于企业的创新活力。深圳为什么能够成为全国乃至全球创新之都?原因就在于“6个90%”——90%的创新型企业为本土企业、90%的研发人员在企业、90%的研发投入来源于企业、90%的专利产生于企业、90%的研发机构在企业、90%的重大科技项目由龙头企业承担。

科创是设计、研发、量产、入市的全过程,研发与市场相结合,才能让创新迸发出市场价值。

2020年8月,青岛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率先制定出台《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的实施意见》,“真金白银”地鼓励民营企业改革创新,对实施技术改造并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和入选世界500强、中国500强、山东省100强等荣誉的企业给予奖补。在2021年度青岛市小微企业创新转型项目网上申报中,共有79家小微企业通过初审,设备投入金额达2.5亿元,拟申请资金补助4043万元。

今年,青岛下达共计7.2亿元的首批科技计划基金,94.4%投给了科技创新的主力军——企业。推动高企上市,更是青岛科技资金发力的重点方向。资金拨付中,有17家高企上市培育库入库企业获得了总额900多万元的研发投入奖励。

2021年还是青岛的“项目落地年”,一批来自市场主体的科创项目,正在青岛科创聚光灯的最中央:

支持海检集团海洋水下设备试验与检测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建设;

支持赛轮集团加强全球首个橡胶工业互联网平台“橡链云”推广应用;

支持东软载波提升软件研发和芯片设计能力;

支持海尔、歌尔等企业牵头争创高端智能家电、虚拟现实国家级制造业创新中心;

支持海尔、森麒麟、即发等企业牵头在工业互联网、航空轮胎、无水染色等领域建设国家级、省级技术创新中心……


03

科技体制创新的他山之石

长期以来,深圳的科研实力在同类城市中并不算出众,但一系列“四新经济”成果却频频出现在深圳,靠的正是极为高效精准的成果转化能力。

今年3月,深圳正式出台了《深圳市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成果产业化的若干措施》,提出鼓励龙头企业牵头建设小试中试服务平台基地,并明确使用国有资金采购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创新产品和服务,可以采取非招标方式。同时,推动高等院校、科研机构设立技术转移部门,将科技成果转化情况纳入分类考核评价体系。

支持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的科技人员离岗创业、在岗创业或者到企业兼职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并按规定取得相应收入。兼职收入和在职创业、离岗创业收入不受本单位绩效工资总量限制,不计入本单位绩效工资总量;离岗创业的,可在最长5年内保留其人事关系。

在容错机制上,深圳明确在没有牟取非法利益的前提下,免于追究其在科技成果定价、自主决定资产评估以及成果赋权中的相关决策失误责任;高等院校、科研机构资产管理公司开展科技成果作价投资,经履行勤勉尽责义务仍发生投资亏损的,由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及其主管部门审核后,不纳入国有资产对外投资保值增值考核范围,免责办理亏损资产核销手续。

上海也有诸多经验可供青岛借鉴。

根据《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2021-2023年)》,从政策“松绑”到若错机制以及人员激励,都有详尽安排:

上海将推动有关单位开展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

对因政策变化而造成的程序问题,允许对部分环节重新办理;

科研事业单位可在成果转化净收益中按照规定落实专项资金,独立核算并用于技术转移运营机构或部门的能力建设和人员奖励,人员奖励部分不受核定的绩效工资总量限制;

对引进的高层次技术转移服务人才,通过调整岗位设置难以满足需求的,经市人力资源行政管理部门审批同意,设置一定数量的特设岗位,不受岗位总量、最高等级和结构比例限制。

此外,宁波也提出将新建50家企业科协和10家园区科协、3至5家国家(省)级学会宁波服务站,引导企业利用科创平台开展技术服务和成果交易,促进优质项目转移和成果转化。

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十四五”期间,青岛必然要下更大的功夫,尽快把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制度体系建立起来,全面提升科技创新体系化能力,为推动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大的科技动力。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