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案今或宣判,其亲属:对被害方深表歉意,卖房也要赔偿

2021-09-09 08:48 来源:澎湃新闻

备受关注的劳荣枝案将于今日上午9时再次开庭,或将宣判。

8个多月前,该案首次开庭,庭审持续两天,劳荣枝进行了最后陈述,合议庭宣布择期宣判。法庭上,检方指控劳荣枝和法子英共谋作案,是系列犯罪的主犯,犯罪手段极其残忍。劳荣枝则辩称,自己受法子英的胁迫,也是受害者。

9月7日,合肥受害人小木匠遗孀朱大红再次从安徽赶到江西南昌,准备参加今天的开庭。她称,希望劳荣枝被严惩,如果今日宣判,她将和孩子一起带着判决书去给丈夫上坟。

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告诉记者,作为劳荣枝家属,对于已经逝去的被害人,他们深表歉意,并愿意主动帮助妹妹完成民事赔偿,“哪怕把我的房子卖了,也要赔给人家。”但他坚信妹妹不会如此残忍。

庭审回顾:检方认为劳荣枝犯罪手段极其残忍,劳辩称被胁迫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劳荣枝1974年生,原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跟随其当时的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杀人案件。1999年,法子英在合肥被抓获,并于1999年11月18日被合肥中院判处死刑。逃亡近20年后,劳荣枝于2019年12月在福建厦门落网。

2020年12月21日,南昌中院开庭审理劳荣枝案,劳荣枝被控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和绑架罪。

南昌市检察院指控,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和法子英共同谋划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件,其中劳荣枝参与杀害5人,并抢劫大量钱财。期间,二人共谋且分工明确,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小姐(俗称“坐台”)物色有钱人为作案对象。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

澎湃新闻在此次庭审现场注意到,在首日长达7个小时的庭审中,劳荣枝不下数十次重复辩解,称合谋不存在,自己也是受害者,参与作案是遭到法子英的胁迫。

在法庭调查阶段,控辩双方展开激烈质证,庭审披露了当年劳荣枝参与作案的细节:在南昌案中,她曾建议法子英剪断被害人熊某义邻居的电话线并协助捆绑被害人;她曾在侦查阶段供述,在常州案中,她单独看管受害人刘某时曾用老虎钳对其击打,并用言语恐吓等等。

澎湃新闻注意到,控方当庭出示的证据多为劳荣枝本人供述、法子英当年供述及案发时的物证及证人证言。开庭首日,庭审中出示的生物学证据中,暂无直接指向劳荣枝杀人的证据,其余部分物证的实物也因年代久远灭失,不存在重新鉴定的可能。

南昌市检察院公诉意见书认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其主观恶性极深,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相应刑事责任。

在最后陈述阶段,劳荣枝拿着提前准备好的手稿宣读。她说,想当着媒体记者的面,对被害人家属说一声晚了20年的“对不起”。但她仍重申,自己是受害者。劳荣枝称,她在21岁时被法子英利用、胁迫,遭受殴打,也想过自杀和逃跑,但不知道要向什么人求助,错过了一次次机会,最终酿成无法挽回也不可饶恕的后果。因劳荣枝没有当庭认罪认罚,此前庭审中公诉人未给出量刑建议。

劳荣枝家属:愿卖房赔偿受害人家属

9月8日,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告诉澎湃新闻,作为劳荣枝家属,对于已经逝去的被害人,他们深表歉意,并愿意主动帮助妹妹完成民事赔偿,“哪怕把我的房子卖了,也要赔给人家”。劳声桥称,他坚信妹妹不会如此残忍(地杀人)。截至目前,家属尚未能获得会见机会,曾尝试与劳荣枝通书信的请求也被有关部门拒绝。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9年12月12日,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劳荣枝分别以口头和书面形式向公安机关提出,拒绝亲属与南昌警方接触,希望家属摆脱阴影;同时拒绝家人为其聘请律师,同时向政府申请法律援助。此后,南昌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江西英华律师事务所陈通华、王国强律师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

陈通华在庭审辩护时提出,对劳荣枝涉嫌抢劫和绑架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对于致他人死亡和故意杀人,现有证据不够充分。截至本次开庭,陈通华已先后会见劳荣枝19次。

小木匠遗孀:希望严惩被告人

9月7日,合肥受害人小木匠遗孀朱大红再次从安徽赶到江西南昌。22年前,她的丈夫陆中明惨遭法子英杀害,被肢解后藏于冰柜之中。

1999年夏,时年35岁的法子英伙同女友劳荣枝,以色相勾引男子殷某赴出租屋后将其装进狗笼实施绑架,为逼迫殷某尽快交付财物,法子英当场威胁殷某要杀一个人给他看,时年31岁的木匠陆中明被法子英以“做工”为名诱骗而来,进屋后当即被杀害。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公开处决。遗憾的是,小木匠家属未获得任何民事赔偿。合肥中院以被告人法子英无实际赔偿能力为由,判决其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免于赔偿。

20年来,朱大红一边靠着在酒店做客房保洁独自抚养三个孩子长大成人,一边时不时地向公安打听追逃的进展。陆中明出事时,家中的三个孩子分别是2岁、4岁和7岁,“正因要供养三个孩子,他才会进城,到合肥寻找木工项目”。

朱大红告诉澎湃新闻,丈夫十几岁起便跟着师父学习木工,手艺很不错,“那时候去城里出工,平均下来一天能挣到近一百块,在当时是很不错了”。农忙的时候,陆中明会回到家里,帮着妻子插秧和收谷,每年能呆在家里的日子不足3个月。

失去丈夫的二十年里,朱大红每年都会去公安局询问追逃进展,也会向律师咨询相关的法律问题。直到2019年11月29日,厦门市公安局发布通告:逃亡已久的女逃犯劳荣枝在厦门落网。

得知该消息并反复核实确认后,朱大红赶忙给子女打电话,通知他们回家,一起去陆中明的坟头,告诉他这一迟来20年的消息。

去年12月,劳荣枝案首次开庭时,朱大红曾当庭质问劳荣枝,为何要残忍杀害无辜,“你的心是不是肉长的?”

法庭上,劳荣枝朝着朱大红微微鞠了一躬,表示对陆中明的哀悼,并称为自己的胆小怯弱不敢面对、逃亡20年没有投案而感到抱歉,愿意倾尽所有进行赔偿。

对此,朱大红表示,一个生命的逝去不能用一句道歉补偿,她希望法院对公正裁决,对劳荣枝予以严惩。

如今该案再次开庭,或将宣判。朱大红说,如果今日宣判,她将和孩子一起带着判决书去给丈夫上坟。

劳荣枝案全回顾

1996-07-15

因法子英将人捅伤,劳荣枝和他逃至江西南昌,持偷来的身份证进入当地舞厅坐台。

1996-07-28

劳荣枝将熊某义诱骗至在南昌的租住处,法子英杀害熊某义后又去熊家抢劫杀人,熊某义妻女遇害。

1996-08-18

南昌警方对法和劳发布通缉令,此后,二人辗转温州、南京、广州、北京、合肥等地,每到一处停留十来天。

1997-10-15

劳荣枝法子英逃蹿到浙江温州,并对梁某春和刘某清两女子实施抢劫,致二人死亡。

1999-06-21

法和劳逃至安徽合肥,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三九天都歌舞厅坐台,结识男子殷某华。

1999-07-22

殷建华受劳荣枝邀请前往其出租屋,被关进铁笼绑架。为威胁殷某华,法子英当着他的面杀害一名木匠。

1999-07-23

法子英和殷某华妻子约定交赎金的时间,趁机委托同事向警方报案,法子英被当场抓获,劳荣枝出逃。

1999-11-18

法子英案在合肥中院开庭审理。一审开庭时,法子英曾7次为劳荣枝开脱。

1999-12-28

法子英被处决。劳荣枝则化名“雪莉”等隐匿逃亡,至少自2016年在厦门的酒吧、KTV等场所打工。

2019-11-28

逃亡20年后,劳荣枝在厦门湖里区东百蔡塘广场手表专柜被厦门警方抓获。

2020-08-31

南昌市检察院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向南昌中院提起公诉。

2020-12-21

南昌中院开庭审理该案。劳荣枝当庭称自己遭到法子英的胁迫。检方则认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