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票比32票 美参院通过约2500亿美元对华竞争法案

2021-06-10 07:47 来源:上观新闻

中美理应建立互信,稳定彼此关系。美方类似法案只会增加战略猜疑,挑惹麻烦。

在美国总统拜登启程前往欧洲、欲与盟友会商“中国挑战”之际,一份带有鲜明大国竞争色彩的法案8日在美国参院通过。2400页的法案将若干部涉华法案统统“收编”,有待众院通过并交总统签署。这份“涉华法案集合体”面目如何?如果签署成法,会给中美及全球带来哪些影响?

“填鸭式”法案

8日,美国参议院以68票赞成、32票反对的结果通过规模约2500亿美元的《2021年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

法案被《纽约时报》形容为“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产业政策立法”,其前身是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共和党参议员托德·杨于去年5月提出的《无尽前沿法案》,旨在维护美国在科技领域领先优势,与中国展开竞争。

不过,观察人士敏锐地觉察到,将法案定义为纯粹的“产业政策立法”,或许并不准确。因为自法案进入院会程序以来,两党议员纷纷夹带私货,扩充的修正案内容达到600余项,其中不少明确针对中国且与产业政策无涉。原先几百页的法案也像滚雪球一般,变成一个厚达2400页、囊括6个部分的“庞然大物”。

根据5月18日的修订版,这6大部分分别是:芯片和ORAN 5G紧急拨款;《无尽前沿法案》;《2021战略竞争法案》;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相关条款;《2021迎接中国挑战法案》;其他事项。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梳理了法案的部分要点:

第一,投资半导体制造业。法案将在5年内向该行业补贴500多亿美元,一方面缓解因全球芯片短缺对汽车、家电等产品供应链带来的冲击,一方面应对同中国的竞争。

第二,改革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推动科研发展。作为美国政府下设机构,NSF为美国科学基础研究提供联邦资助。法案将向NSF拨款810亿美元,用于人工智能、计算机技术等10个重点领域研究。

这笔资金中的290亿美元将分5年拨给新创设的部门——NSF技术和创新理事会。另有100亿美元用于大学技术中心和创新机构的研究。能源部将获得近170亿美元,用于能源相关产业链研究。

第三,创建区域技术中心。为此,法案将在5年内向商务部提供100亿美元。三分之一的创新枢纽将位于农村地区。

第四,鼓励5G创新。法案将提供15亿美元用于刺激先进无线技术的创新。

第五,“购买美国货”规定。法案要求在联邦政府资助的基础设施项目中,但凡使用钢铁、制成品、建筑材料等,必须在美国生产。

第六,支持太空探索。法案将为美国航天局提供额外资金。

如果说,上述内容多多少少涉及美国科技创新,尚且属于美国内政,那么下面列举的法案内容则明确针对中国,属于打着“创新”旗号行“制华”之实。

例如,法案要求美国国务卿开列“窃取知识产权”或“强制技术转让”的中国国有企业清单;要求美国盟友停止进口以所窃知识产权制造的商品。再比如,法案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下载社交媒体应用TikTok,并禁止购买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制造和销售的无人机。

此外,法案无端指责中国从事“网络攻击”“窃取美国贸易机密”,扬言全面制裁相关人员和实体。法案责成特别工作组解决所谓“中国在美国操纵市场”问题,呼吁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实施“外交”抵制……法案还列出一些涉及台湾、涉及所谓“人权问题”的条款。

有分析指出,《2021年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融合了美国多项涉华法案,是针对特定国家的一揽子法案。这在美国历史上十分罕见,即使美苏对峙时期都未见此举,预示美国从法律层面开启全方位、系统性制华时代。

法案在参院通过后,众院拟于下周讨论自己的版本,可能引入新的修订案。由于法案的基本精神获得两党共同支持,签署成法可能性较大。

煽动“恐华”情绪

法案获参院通过后,起草人之一的舒默赞扬大厅里的各位支持者“为美国未来一个世纪的领导地位奠定基础”。他说,“如果什么都不做,美国作为主导型超级大国的日子可能在我们眼皮底下结束,在本世纪沦为中等国家。”

内布拉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瑟也为法案的目标欢呼:“中国正在网络、人工智能等方面加班加点地工作,我们不能让自己的脚离开油门。”白宫负责印度—太平洋政策的最高官员坎贝尔说,法案是华盛顿提高竞争力的关键组成部分,是应对中国广泛战略的一环。

法案反映了美国怎样的心态?能否如美国官员所愿,让美利坚“再领导世界100年”?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认为,法案要分两方面看。

一方面,美国基于形势判断和内部需要,加强科技基础研究,这是它作为主权国家的权利,也表明它意识到这方面的不足——1995年到2018年,美国国家研发投入(R&D)的平均增长只有3%,它在全球半导体制造业中的份额也下降到现在的12%左右。因此,美国继二战和冷战后,此次再对科创实行国家干预,堪称发展战略的大调整,带有浓厚的民主党色彩。

“然而,我们必须警惕的是,美国在科研投入方面拿中国说事,助长国内的‘恐华’情绪,煽动‘中国威胁’,企图打‘中国牌’转移国内视线。”

另一方面,法案在着眼于科创投资之外,附加了大量限制中国的条款。这种歪曲事实、滥用权力的做法,充斥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粗暴干涉中国主权、干扰中国发展。它显示出极强的破坏性,也违背全球发展潮流。

王勇认为,近年来中美关系性质发生根本改变,竞争的一面上升。美国在商业、科技、对外影响力、意识形态、国际治理等几乎所有领域视中国为最大竞争对手。面对中国快速崛起,以及美国国内挑战增多、综合实力下降的现实,尝惯霸权甜头的美国精英层普遍产生焦虑,担心优势地位不保。造成的结果就是夸大中国影响力,开始“乱出招”。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认为,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声称要“从实力地位”出发同中国打交道。法案中涉及科技的部分,正是意在增强美国实力的重要举措。

“也就是说,第一,要进行实力重建——包括民主制度、科学技术,以及以基建为主导政策之一的经济社会发展。第二,等实力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对中国实施进一步政策。”吕祥说,因此该法案强调通过战略、经济、外交、科技等多种手段对华开展竞争,“尤其需要关注法案中涉及芯片的部分,美国想以此来卡中国脖子。”

谈及法案对中美的影响,吕祥和王勇认为,由于具体涉华条款未定,现在讨论为时尚早。不过可以从几方面观察。

第一,能否弥补美国产业链脆弱性。吕祥认为,国际产业链形成今天的分工格局,自有其市场逻辑。美国通过立法和人为方式“强扭”,在劳动力和投资持续性问题上都会面临不确定性,也不利于国际合作。

第二,当前版本的法案将大量资金耗费在特殊利益集团上,可能对美国经济造成损害。如果中美科技彻底“脱钩”,美国国内大量企业也会受到殃及。美国“政客”网站指出,急于把中国视为美国的生存威胁将使美国陷入数十年的浪费性开支,同时在美国国内助长排外情绪,分裂社会。

第三,由于美国增加限制中国的法律工具,未来在技术领域的不正当竞争可能加剧。美国或以所谓“人权”“国家安全”为借口,干扰中国高技术公司的正常涉美业务,中方法律风险将增大。选择性的政府投资还可能扭曲全球市场,扰乱全球供应链,引发一系列不良反应。

第四,不排除中美科技交流受到更多限制,造成负面效应。

吕祥和王勇指出,在全球经济面临疫情冲击的背景下,中美作为全球两大经济体,理应建立互信,为世界带来稳定预期。但美方的类似法案只会增加战略猜疑,挑惹麻烦。“美国不应该以中国为假想敌,中国从来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王勇指出,“它应该把资源和精力放在解决国内问题上,而不是通过炒作‘中国威胁’转移国内矛盾。”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