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青岛这里掌控全球七成假睫毛,年产值达40余亿元

2021-06-05 10:31 来源:观海新闻

盼望着,盼望着,一年一度的“6·18”电商年中大促总让一些消费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在后疫情时代,口罩成为外出标配,爱美的女士对于面部的关注焦点,便落在了眼睛上,而假睫毛可以让“口罩妆”更为精致有神。在青岛有一个镇生产的假睫毛产量占全球产量的七成。

2019年、2020年,大泽山镇假睫毛年产值均达到了40亿元。实际上,大泽山这个以葡萄产业著称的小镇,每年假睫毛的产值是葡萄产业的6倍。如今,葡萄之乡也是名副其实的“天下假睫毛第一镇”。天眼查显示,平度长期从事假睫毛产业相关的企业超过900家。当地人称,如果算上加工作坊、夫妻店的话,估计有两千家。

在曹县汉服、临沂金蛋、潍坊吉他等“隐形冠军”地区兴起的同时,如何让未来更有想象力?大泽山眼睫毛产业如何延续“知名度”?记者日前进行了探访。

推陈出新

研制的新材料成专利

从青岛市区出发,驱车2.5小时,就能抵达大泽山长乐片区——平度睫毛产业起源的地方。在一横一纵两条主干道上,走几步就有一家带“睫毛”字样的门店,店中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假睫毛,有自然单簇款、浓密整排款;人造毛、水貂毛;黑色、棕色、彩色……若不是内行,很难迅速找到心仪的款式。

博秀睫毛创始人王海波展示产品。薛飞 摄

沿着长乐片区主干道一路往西,就到了博秀睫毛公司。公司创始人王海波是潍坊人,今年39岁的他曾在寿光从事化工行业,但如今讲起睫毛却滔滔不绝:一根假睫毛的直径约0.07毫米,重量可忽略不计,要从压毛、合毛、上线、切毛、卷管,到晾干加热、定型刷胶,假睫毛的制作需要近十道工序,最后上托包装,一个假睫毛才能质检出厂。以假睫毛的密度为例,在操作时,必须将误差控制在0.1mm之内,否则就会对产品质量产生影响。因为原材料的材质、叠加的层数、长度、颜色等条件的不同,假睫毛的品种有几千种。

2019年,王海波偶然接触到假睫毛行业,经一番了解后迅速入局,从0到1,王海波下了不少功夫。2020年,市场需求陆续增长,博秀的订单不断,当年销售额达到千万元级别。此时的王海波有了更多想法,面对满大街的假睫毛工厂和销售公司,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在之前假睫毛制造的基础上进行技术创新,让自己产品更具有竞争力。

之前传统产品绝大多数是一成不变:这些材料主要包括亚克力、3D化纤、人类头发等种类,而这些种类的假睫毛,已经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流行和使用了数十年。水貂毛假睫毛材料天然,为应对水貂毛原材料不足等问题,王海波在思考能否用一种新型材料替代水貂毛。为了让想法成为现实,王海波开始研究起了制作假睫毛的材料。

经过1年多的反复试验,他所研发出的“人造水貂毛假睫毛”成型并向国内、国外市场推广,同时成为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的 “实用新型专利”。在王海波的产品展厅,“人造水貂毛假睫毛”与“水貂毛假睫毛”相比,视觉上基本分辨不出异常。 “这些新专利背后的创造,都将成为未来假睫毛走向国际市场的制胜法宝。 ”如今,王海波已获得4项国家发明专利,线上线下客户遍布世界,年销售额超2000万元。

除了做产品代加工,王海波也致力于做出自己的睫毛品牌。他希望有一天,印着“博秀”品牌的假睫毛能销往世界各地,被更多人熟知。

势如破竹

全世界70%眼睫毛来自这里

百润易老板腾顺涛展示睫毛。薛飞 摄

和王海波类似,百润易睫毛工艺公司的老板腾顺涛也一直在思考该行业的突破,他和妻子从事这个行业已5年多,但如今,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营销渠道依然有很多天花板需要突破。

在平度,还有许多像王海波、腾顺涛一样的睫毛从业者,用特有的经营思路变革着这个与美有关的行业。与此同时,他们也靠勤奋与创新,改变着自己的人生。

假睫毛产业在平度大泽山的萌发,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那时,不少生产假睫毛的韩企在青岛开设工厂。有着敏锐嗅觉的“睫毛一代”便把这时髦生意带回了小镇。

40多年过去,目前大泽山镇从事睫毛产业相关的企业已超过860余家,年产值可达40余亿元,占全国产量的80%、全球市场份额的70%。随着假睫毛加工成为大泽山镇的支柱性产业,这里也逐步发展成中国最大的睫毛生产基地。

2019年,青岛平度收到了阿里巴巴给予的一张“烫金”名片——假睫毛源头产地。从一个无人知晓的睫毛生产加工村到如今在全球名声大噪的假睫毛生产基地,平度用了几十年的时间。

假睫毛的生产流程虽然繁琐,但在当地,其加工工艺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加,据保守估计目前平度生产假睫毛的大大小小的团队已多达2000家。入行门槛不高、从业者越来越多,平度假睫毛厂家的竞争愈发激烈。

平度市大泽山镇党委书记王清祥介绍,如今的大泽山镇,已形成了涵盖设计、定制、加工、包装、销售、物流、外贸等完整的假睫毛产业带。不足6万人口的镇,光这一项产业就带动了6000多个劳动力就业,假睫毛工厂生产线上的工人平均月薪可达5000元,如果能参与研发创新,工资过万也不是问题。

未来之路

“冠军乡镇”的更多思考

这些年,该行业的经营者们开始更多运用起互联网技术,并开始将更多心思花在研究消费者的心理和市场流行趋势上。例如,近两年来国内流行日韩系的妆容,短小、稀疏的睫毛看起来自然;欧美的女人更喜欢浓、长、密的对毛,对黄、绿、紫等彩色睫毛的需求更大;随着淘宝直播带货、抖音、快手的持续火爆,更多的美妆店主和年轻女性转向线上购物,并按照自己的需求定做精美的高档假睫毛……所有这些市场风向标,都被他们准确捕捉,并反馈到了假睫毛的生产和销售上。

工人们在加工假睫毛。

该产业链也在逐步告别家庭作坊式的 “单打独斗”,实施“品牌战略”,培育自主品牌走向国际化,将是青岛假睫毛产业转型升级的重中之重。大泽山假睫毛年销售额达40亿元,但中国最大的鞋履之城晋江,同样是县城,2020年的鞋履远销 80多个国家,总产值超过 200亿元,而完美日记这一美妆品牌,2021年一季度销售就达15亿元。

由此可见,缺乏规模以上企业,以中小团队为主的大泽山眼睫毛,距离产业天花板仍有很远的距离和很大的空间。目前的大平度假睫毛市场规模和当前数据反映出一个现状:百亿规模的市场中,消费主力以低价位为主,尚未有真正的头部,这正是机会所在。

此外,在生产流程和管理上,也需进行升级改造。比如在生产环节,除了极少数流程有机器代替外,绝大多数需要依靠人力,这就导致生产效率低下。此外,在管理方面,由于不少工厂是作坊形式,管理并未形成统一有效管理。

在强者林立的中国毛发产业,大泽山凭假睫毛能抢占 C位,现象背后的本质是:文化自信为时尚产业带来旷世红利,假睫毛产业也必然将朝着规模化、精细化和时装化的方向发展。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