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评|“武则天她妈在钦州”故事如何收尾?

2020-11-20 06:36 来源:澎湃新闻

  广西灵山县最近成立了一个研究工作组,政府办公室发了正式文件,总协调、组长、副组长、主任、副主任等一应俱全,堪称领导有力、分工明确,看上去一切正常,只是工作组的名字——“《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令人惊诧。

  最新消息,灵山县有关负责人回应称,《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名称是直接沿用了钦州当地一个微信公众号推送的《武则天她妈在钦州》系列推文的标题,显得不够严谨和严肃,目前已经做出更改,该工作组名称将更改为“武利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

  武则天有妈,这是铁定的,但武则天她妈在哪里,估计许多人不知道。灵县提出了一个好问题,起码能让人产生好奇心。据查,武则天的母亲杨氏,出生于古时的关陇地区,后来嫁给并州文水(今山西省文水县)人武士彟。根据武则天出生于文水的说法,杨氏定在文水长期生活过,武则天登基时将其母位于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的陵墓改名为顺陵,这也有国务院颁发的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牌匾为证。

  通过上述几个地址信息,基本可以确认,钦州在武则天她妈的一生中,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对于中国古人来说,出生地、常居地以及埋葬地,是最具标志性的三个地点,如果在某地当过父母官,也会被列入履历,记录在案。但武则天她妈到44岁才嫁人生女,也不是职场女性,她去钦州的可能性,无非有两种:一是婚前陪父亲或者婚后陪丈夫去钦州出差,二是独自去旅行(历史记载杨氏曾是文青),但这种可能性究竟大不大、存在不存在,要另说。

  灵山县是钦州市下属的一个县,如果杨氏去过灵山县,工作组的名字叫“武则天她妈在灵山”更合适。之所以起名“在钦州”,也有两个可能:一是杨氏没到过灵山,到过钦州也算到灵山了,二是灵山县有大局观,不独占这个“重大历史研究课题”,想把研究成果分享给全部钦州人民。

  关于历史人物生平、经历,以及典故与演绎,在不同情况下,需要出示不等的证据,这不但是历史研究应该秉承的原则,也是地方上“讲故事”的抓手。没点证据,没个抓手,全凭一张嘴胡说,那肯定是不行的。

  前些年,争抢历史名人很是热闹,河南南阳、湖北襄阳、山东临沂争抢诸葛亮,河北唐山丰润、辽宁辽阳、辽宁铁岭和江西南昌武阳争抢曹雪芹……争抢逐渐由两地之争衍变为多地组团竞争,就连“西门庆故里”,也有山东省阳谷、临清和安徽黄山三地争夺……这些竞争,有的地方确实能拿出证据,有的真的就是睁眼说瞎话。

  争历史名人,笨招太多,相比之下,灵山县的做法略显“高级”。首先,人们都高度关注武则天,没有地方拿“武则天她妈”说事,就算是“武则天她妈”的老家,估计也不好意思立刻过来抢;其次,研究方向很低调,“在钦州”三个字用得好,大体的意思可以理解成,“武则天她妈”来过。既然来过,就得吃喝拉撒、观光旅游,诞生些花絮,演绎点“传奇故事”,这些内容稍加包装,就能“先研究、后开发”,待到有了一定的研究积累之后,推出“《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大型实景演出”便顺理成章了。

  眼下最让人关切的是,灵山县刚刚成立研究小组就吸引了这么多眼球,接下来怎么办?如果说灵山县最初打算制造新闻、引起公众注意的话,那么他们的目的实现了。可是,一开始就把围观群众的胃口吊得这么高,接下来还得有后续。能把故事讲好才是本事与能耐,怕就怕研究小组成立了,那么多人名空挂在小组里,成为一种形式主义。

  把“武则天她妈”与“历史文化研究”放在一块挺违和,但从灵山县下发的文件来看,没一个字不是“一本正经”。现在工作组的名字已经改了,但是已经引人注目的荒诞感,需要进一步的工作来冲淡。把“荒诞”变成正经是最好的结果,而不要以“荒诞”开始,以“空洞、无趣”收尾。

  来源:澎湃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