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测出了什么,是否需要单独的App?

2020-10-16 06:35 来源:澎湃新闻

  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的测试时间已过半。10月15日下午,一位试点商户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几天在其店内消费数字人民币红包的人数每天大概在10个左右。

  近日,深圳市政府联合中国人民银行开展了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面向在深个人发放1000万元“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数量共计5万个。中签者可在罗湖区辖内已完成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的3389家商户内使用,有效期为10月12日18时至10月18日24时。

  万向区块链与PlatOn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指出,此次试点人民币红包的意义在于:第一,测试数字人民币钱包App的安装、数字人民币的定向转账、数字人民币支付(包括消费者发起支付和商户收款两个环节)、数字人民币充值和数字人民币钱包绑定银行卡等核心环节。第二,通过抽签方式吸引老百姓参与,是很好的关于数字人民币的公众教育活动。

  “数字人民币在每个场景的试点测试都提供了很有价值的用户反馈,有助于数字人民币系统的改进、升级和迭代。红包试点也是在测试数字人民币的市场推广策略。”他说。

  一位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提到,本次试点检验了消费者对数字人民币的接受程度,有针对性地对数字人民币推广、使用进行完善和改进。他还表示,本次试点是一次压力测试,看看5万使用者在相对封闭场景中进行数字人民币消费,系统是否存在安全隐患。

  根据多位中签者的体验,数字人民币的使用和支付宝、微信类似。那么,未来的数字人民币会如何走向市场,与支付宝、微信竞争呢?

  “期待数字人民币新的功能”

  “现在支付宝、微信都很方便,期待是否能有新的功能出现让我们能选择数字人民币。”一位中签者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未来的数字人民币可以有哪些新的功能?

  邹传伟认为,数字人民币相对支付宝、微信等的优势将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中国人民银行应该会基于这些优势推出有针对性的竞争策略:

  第一,数字人民币作为法偿货币,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具备接收条件的情况下不得拒收。而支付宝与微信之间是不打通的,零售支付市场存在平台壁垒和市场分割。

  第二,中国人民银行已明确数字人民币是公共产品,用户免费兑换和使用数字人民币。

  第三,数字人民币的匿名性高于支付宝、微信等,能更好保护用户隐私。

  第四,数字人民币已承诺有类似现金的离线支付功能。这对安全硬件有一定要求,中国人民银行在条件成熟时会推出这个功能。

  第五,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法》、《人民币管理条例》等与现钞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如果用户满足一定KYC要求,数字人民币钱包的限额将高于支付宝、微信等。

  “换言之,预计数字人民币的功能创新将围绕以下要点展开:主权信用担保的安全性,普遍可接受性,免费,更好保护用户隐私,离线支付,更灵活的额度管理。此外,数字人民币在应用推广中也将充分利用非银行支付机构建设的线上线下收单系统。”邹传伟说。

  值得注意的是,离线支付似乎未在此次试点中出现。上述商户工作人员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中签者使用数字人民币红包消费时,刷卡机联网多少受网络速度影响。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有些用户未能使用碰一碰和离线支付功能,大概率是因为这两个功能与现有的电子支付体系存在差异,使用场景相对有限,而本次试点重点希望检测现有金融基础设施是否能够较好完成数字人民币大规模使用。

  此外,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李峰认为,数字人民币应当充分体现无限法偿性、无利息、不需银行账户和网络、可控匿名信等优势,从而赢得相对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优先权”。举例来说,在当前的大数据时代,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留给商家的消费信息,导致的各种“智能推荐”和“关联购买”使得消费者不堪其扰。数字人民币除非授权,商家和银行无法追踪其消费记录,这样既能确保客户的消费隐私,也能减少商家对客户的过度营销。后续,随着数字人民币的不断推广,当前一些不通用的电子支付手段,例如各种预付卡和充值卡有望迎来统一化时代,以后乘公交车、换地铁、逛公园、溜商场等,也会越来越方便。

  但他认为,数字货币无需在体验方面优于微信支付宝,因为微信支付宝是支付工具,而数字货币本身是货币,两者不具备可比性。

  “随着数字人民币的推广,其支付优势将会逐渐体现,其应用场景将覆盖到更广泛的人群和机构。随着人民群众对数字人民币的逐渐熟悉,充分享受到数字人民币支付带来的各种便利之后,会自然而然地主动提高数字人民币的使用频率。 ”李峰说。

  是否需要单独的App?

  10月12日18:00起,数字人民币红包的中签者陆续收到中签短信。短信除通知中签消息外,还附有下载“数字人民币App”的链接,中签者只要点击即可安装。

  一位中签者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希望之后数字人民币能和硬件绑定而不需要App,完全可以通过银行、云闪付、支付宝、微信、美团等App实现支付。

  他说:“如果单独用数字人民币App可能没有动力,除非一直有补贴的形式。但一旦补贴需要从央行层面下放,其实就相当于是一个购物券,发的多也会影响市场价格。”

  邹传伟指出,数字人民币钱包只能由作为指定运营机构的商业银行提供。根据《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第九条规定,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经营或者变相经营货币兑换,不具备为M0定位的数字人民币提供兑换服务的制度基础,因此“支付宝、微信等不能运营数字人民币钱包,数字人民币钱包App不能与支付宝、微信等绑定在一起。”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提到,若通过银行、支付宝、微信App支付会涉及到数据治理权的问题。支付交易过程中谁首先获得这些数据?数字人民币若有单独的App可以获得直接的数据,通过银行可能获得部分的数据,但通过支付宝、微信可能无法获得数据。

  李峰表示,数字人民币的发行是顺应了货币数字化的潮流,在央行层面形成统一的基于国家信用的数字货币,维护货币的主权和法币地位,使央行可以全程监控货币的流转信息和投放领域,提高货币流通市场的效率,减少货币政策传导滞后性。因此必须要有独立的App负责运营。

  上述业内人士也表示,数字人民币应该有单独的App。因为即使与微信、支付宝绑定,也不会增加数字人民币的使用频率,反而可能会丧失数字人民币的独立性。在微信、支付宝的交易场景中,这些App会在合法的范围内,首先推荐消费者使用自己的交易方式,无法让消费者建立明确的数字人民币的概念,不利于推广使用数字人民币。

  他还认为,可以借由试点的东风,进一步增加宣传,让更多人接受数字人民币。同时,加快支付场景建设,有序扩大数字人民币的使用范围。尤其是在日常生活缴费(例如,水费、电费等)。

  来源:澎湃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