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视频

打工不慎跌落致粉碎性骨折,工头玩“失踪”,赔偿谁来承担

2020-07-29 22:33 来源:爱青岛

  最近,家住青西新区的臧先生给96566打来电话,说父亲在工地干活受伤,脚踝粉碎性骨折,而工头却不见人。

  上午,行动员来到青西新区臧先生家里看到,因为左脚踝粉碎性骨折,他只能躺在床上修养,臧先生说,前不久他在劳务市场通过一个姓田的工头,揽了一份室内装修的活,可没想7月12号上午,发生了意外。

  臧先生:砸着砸着那块墙掉下来了,我在一个脚手架上,那面墙三四米高,墙掉下来我就跳下去了,把脚撞的骨折了,粉碎性骨折。

  臧先生说,从一米多高的脚手架摔落之后,脚踝很快肿了起来,他强忍着疼痛等来了之前劳务市场的工头。在和老板通过电话之后,姓田的工头才将臧先生送到了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西海岸院区查看伤情。

  臧先生:2万多块钱的治疗费用,不知道是觉得贵了还是怎么回事,他就给老板回电话了。又去了柳花泊骨伤医院看的,他拍片看了看也得做手术,手术他做不了,说你得上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或者黄岛中医院去,就走了。

  臧先生说,他是早上7点左右摔伤的,一直折腾到10点左右还没接受治疗。眼瞅着脚是越来越肿,臧先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被送到哪家医院治疗,更让臧先生想不到的是,后面还有一段长途跋涉等着他。

  臧先生:我是日照人,他问我有没有合作医疗,我说有。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这人实话实说。他说你快上日照吧,其实我不想去。

  下午2点左右,臧先生竟然被这位姓田的工头,拉着上了前往日照的高速,臧先生回忆,一路上姓田的工头也是电话不断,等到了日照的医院天都已经黑了。没想到,工头给臧先生办理完就诊卡后,竟然消失了。

  臧先生:叫我在那等着,说我看着这些人长病,我感觉头晕,他说他出去了,有事给他打电话。等轮到我了,我给他打电话叫他过来,他不接电话了,他跑了。

  啥?人跑了?工头的一番操作实在让臧先生摸不着头脑,大老远把人拉到日照就溜号了,此时的臧先生又气又急,工头的电话打不通,臧先生只好打给了自己的儿子,这才让儿子把自己又接回了青岛。

  臧先生儿子小臧:那边还有个总负责人,去找的时候他就相当于不承认这件事情,他不清楚不认识领工的这个工长。说是谁联系的你你去找谁。

  臧先生说,自己干活的地方是在青西新区香江路上的一家商铺,负责装修的公司名叫陕西上海人家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如今工头不见了踪影,装修公司现场负责人仲先生又表示不认识他,一家人这下傻了眼,俺们的赔偿咋办呀?小臧说,在几次沟通交流之后,仲先生的电话也打不通了。几经联系,7月14号施工单位陕西上海人家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崔先生给小臧回话了。

  明明是在工地干活受的伤,现在陕西上海人家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方面从上到下却都不承认,行动员现场多次拨打了装修负责人仲先生和公司法人崔先生的电话,可都没有接通,施工现场也见不到任何负责人,那么事情就止步于此了吗?既然是干活的时候从高处跌落,又属不属于安全生产事故呢?随后,行动员跑了趟青岛西海岸新区应急管理局。

  青岛西海岸新区应急管理局工作人员:姓崔的不承认这事也不行,第一,当时干活的时候不光姓臧的这一个人,还有工友。第二,伤了之后他们就去医院了吧,去医院了,医院有病例嘛,就是说确实是因为干活过程当中受伤的,这个是通过调查可以说清楚的。

  青岛西海岸新区应急管理局事故调查科工作人员:家属要个五六万,但是装修公司说这个钱我也想掏,我也想处理这个事情,态度也很积极。姓田的找不着之后,因为这个伤者是姓田的找过来的,我这个五六万,比方说五五开还是四六开,我也不能全掏,得姓田的那边帮我分担一下。

  青岛西海岸新区应急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前期已经接到了臧先生的反映,并且对事情进行了调查,现场也给行动员出示了调查报告和证人笔录,并表示后期臧先生如果想通过法律手段维权,他们也可以提供调查报告作为证据。那么,臧先生受伤一事,到底算不算安全生产事故呢?

  青岛西海岸新区应急管理局事故调查科工作人员:生产安全事故要求必须有生产经营单位,生产经营单位在生产经营活动当中发生的事故才叫生产安全事故。

  记者:他现在没有吗?

  青岛西海岸新区应急管理局事故调查科工作人员:姓田的我们现在找不到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单位,是不是生产安全事故我们也在调查中。

  行动员从青岛西海岸新区应急管理局了解到,臧先生装修的商铺名叫阿瓦山寨,目前商铺方面也表示,会积极协调装修公司解决此事,并且考虑从装修款中先行垫付臧先生的医疗费。

  臧先生儿子小臧:我希望工地上的负责人能出来承认这件事情,赔偿我父亲后续的医疗费和误工费。如果他们再拒绝出面,我打算去法院起诉他们。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