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嫌犯从事志愿活动 寻受害者还是减轻负罪感?

2020-03-26 10:38 来源: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3月25日上午,韩国警方将涉嫌网络性犯罪的“N号房”运营者、网名为“博士”的赵主彬(音)被公开移交给检察机关,预计赵主彬最快将于26日接受检察机关的首次调查。

  赵主彬涉嫌威胁女性拍摄性剥削照片和视频,并在聊天群中传播牟利。截至目前,警方确认赵主彬运营的聊天群“博士房”受害者共有74人,其中还包括16名未成年人。

  据韩国媒体报道,赵主彬曾多次参与志愿活动,对于他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犯罪对象,还是减少负罪感,有不同的观点。

  检方讨论决定公开信息

  25日,赵主彬走出首尔钟路警察署,面对记者提问,他向JTBC电视台台长孙石熙、光州前市长尹壮铉和记者金雄(音)等因自己受害的人谢罪,对制止他“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表示感谢。

  他为何列举这些人尚不得而知。警方证实,这三人与该案并无关系,但警方正在调查他们是否是赵主彬涉及的其他欺诈案的受害者。

  据报道,检察机关将从警方那里得到调查记录,预计检方会在最多20天后将赵主彬移交审判。

  根据韩国的相关规定,检方原则上不能公开嫌疑人的名字、年龄等个人信息以及犯罪内容和陈述等刑事案件相关信息。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计划近期召开刑事案件公开审议委员会,讨论是否有必要公开赵主彬的信息。

  此前,首尔地方警察厅认为赵主彬犯罪成性、情节恶劣,于24日召开身份信息公开审议委员会会议决定公开他的姓名、年龄、肖像。

  寻找犯罪对象,还是减轻负罪感?

  据韩联社25日报道,赵主彬曾长期从事志愿服务,有人推测说他可能是为了寻找犯罪对象,但也有专家推测他可能是为了减轻犯罪带来的负罪感。

  据韩国仁川某非政府机构志愿团体和仁川市政府透露,赵主彬开始志愿活动的时间是2017年10月。到今年2月为止的2年零5个月里,他在仁川地区的2家托儿所、一家康复中心、一家残疾人福利中心和一家残疾人护理中心等5个机构共进行了55次共计231小时的志愿活动。

  仁川市相关人士表示,曾经问过赵主彬从事志愿活动的托儿所8名儿童询问是否受到了伤害,但孩子们甚至都记不得赵主彬这个人。

  专家表示,赵主彬的志愿活动可能是为了减轻因自己恶劣罪行而产生的负罪感。

  聊天群创始人尚未抓获

  据韩国《朝鲜日报》25日报道,“N号房”是一个网名为“Godgod”的人去年1月在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开设的聊天群的统称。韩国《中央日报》23日的报道称,想要加入聊天群的用户需要缴纳数十万韩元乃至上百万韩元,每个聊天群都有数千名用户。主要嫌疑人威胁女性拍摄性剥削照片和视频,在聊天群中分享。

  “Godgod”去年8月突然关闭了其中7个聊天群,只留下一个群交给了网名为“Kelly”的人。据韩联社25日报道,“Kelly”真名申某,去年11月在韩国春川地方法院举行的一审中被判1年徒刑。他将于本月27日接受二审判决。

  此外,另一名“N号房”的运营者、网名为“Watchman”的全某也已经被逮捕并遭起诉,检方要求判处他3年零6个月的徒刑。

  据韩国《每日新闻》24日报道,目前只有“Godgod”还没有被警方抓获。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