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霸”逼村民替他干农活;万亩洞庭湖竟成私家湖泊……

2020-01-16 10:48 来源:央视新闻

  15日晚,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播出第四集《护航民生》,展现了纪检监察机关如何聚焦群众痛点难点,在医药、教育、环境等问题上,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为民生保驾护航。

  原江苏省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

  高价将名下房产卖给医药代表

  易利华,江苏省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其腐败案件涉及到医药领域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引起了无锡市纪委监委高度重视,并因此揭开了一条医药领域的黑色利益链。

  易利华本人利用职权,为一些医药代表的产品进入无锡二院提供帮助,而他收受好处的手法非常隐蔽——高价将名下房产卖给医药代表。如2016年1月,他就将自己的一套房产以高出市场价64%的价格售出,而买家是医药代理的亲属。

  专案组通过易利华案还发现另一条问题的线索:医院信息系统的医生将统方数据出售给医药代表,用以准确地对医生进行公关,实施贿赂。

  陈嘉,无锡市妇幼保健院信息科原工作人员。他按月将数十种药品的统方数据出售给多名医药代表,每种药品每个月的统方卖到200元到300元左右,几年来累计获利20多万元。

  买卖统方并非个案。无锡市人民医院信息处工作人员王伟,多年来也直接向多名医药代表出售统方,获利达160多万元。

  “有些医院(信息科)是整个科室一起做,大家心里都知道,心里都有数,认为法不责众。”王伟说。

  江苏省无锡市锡山人民医院骨科原主任徐宏亮坦言,进口的材料回扣15%,国产的材料回扣20%。你不拿,可能真的需要一个坚强的内心。人有一个从众心理,十个人八个人拿得口袋里鼓鼓的,两个人没有,心里一次逃得过,两次逃得过,十次肯定还要去拿的。

  隐藏在医药领域的利益网、关系网远不止于此。医疗器械、药品和耗材采购中潜规则盛行;红包回扣泛滥、一些非基本用药药价虚高……而这真正买单的是普通患者。

  将洞庭湖3万亩圈成“私人湖泊”

  “湖霸”及其“保护伞”被处理

  湖南益阳沅江市人夏顺安,自2001年开始承包了洞庭湖下塞湖等地三处湖洲。此后,他非法修建长达十九公里的矮围和三座节制闸,将近三万亩洞庭湖水域圈成了他的私家领地。

  夏顺安在矮围内外大肆非法捕捞养殖、盗采砂石,不仅严重影响湖区行洪,还严重破坏了湿地生态。

  △夏顺安将“下塞湖”改名为“夏设湖”,圈为私家领地。

  十年间,湖南省政府相关部门曾两次下令整治下塞湖并拆除矮围,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却充斥在相应的管理部门。在轮流圈阅、层层转发、安排部署下,下塞湖矮围依然原地不动。

  曾任沅江市委书记的邓宗祥以及沅江市漉湖芦苇场三任党委书记等多位公职人员,都曾收受夏顺安贿赂,对他修矮围纵容默许,接到整治要求也只是做做样子。

  湖南省沅江市委原书记邓宗祥:“也讲了狠话,谁不拆掉围子,就要进笼子。但是具体做的时候都是喊得多一些做得少一些,要不然早一点拆完、早一点下决心,可能我也不要进笼子了。”

  △ 2010年到2011年,两地湖洲管理部门与夏顺安违规续签了30年长期承包合同,并变更合同内容,允许其在此区域进行违规建设。

  △2018年6月,这座存在了十多年之久的矮围只用了十几天就被完全拆除。

  2018年,下塞湖矮围被媒体曝光,党中央要求湖南省委彻查下塞湖矮围事件,湖南省纪委监委开展调查并严肃问责。6月,下塞湖矮围及节制闸全部被拆除。

  在此事件中,25个单位的62名国家公职人员被问责。真正贪腐的人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人员是因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而牵涉其中。

  校领导从困难学生身上捞钱

  杜晓阳,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她一心把学校当成自己捞钱的平台,哪里有项目,她就会向哪里伸手。

  整个学院里,宿舍楼、食堂、超市、教师宿舍、办公楼、运动场看台、塑胶跑道,这些工程杜晓阳都从中牟过利,寻找一切机会收受贿赂,捞取钱财:能贪则贪。

  2007年5月,国务院对中等职业学校的所有全日制在校农村学生和城市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给予每人每年1500元、为期两年的国家资助。

  然而,杜晓阳却利用从学生入学到资助下发的时间差,先对学生隐瞒这个政策,资助下发时部分学生已经流失;再对财政部门隐瞒流失人数,贪污流失学生的资助金。

  几年来,在杜晓阳主导下,学院虚报冒领学生资助金643万元,放入小金库,其中143万元装进了她个人口袋。多年来,她利用校长职权谋利总计超过500万元。

  “我想对一个学生来说,多收他几百块钱,或者是多收几十块钱,好像也没什么。我自己拿来就是消费了吧,买衣服、买东西消费掉了。”杜晓阳说。

  2018年4月,杜晓阳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她忏悔道:很羞愧,愧对学生。

  洛阳一村霸竟成村支书横行乡里

  常年逼迫村民替他干农活

  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董寺村村党支部原书记狄治民,把持董寺村十多年,实质却是靠黑恶势力横行乡里的村霸。

  2000年,时任镇党委副书记苏占武“认为用恶人可以让各项工作顺利开展”,在明知狄治民及其团伙多次违法乱纪的情况下,未经村民选举,建议任命狄治民为董寺村村委会副主任。5年后在时任镇党委书记张红武的任命下,狄治民成为村委会主任。

  不久,村党支部书记在狄治民团伙威胁逼迫下辞职。从此狄治民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一手握村干部权力,克扣、虚报冒领扶贫资金,侵吞群众利益;一手握黑恶势力,有组织地实施抢劫、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强迫劳动等违法犯罪活动。兴华镇两任派出所负责人都对其团伙包庇纵容,村民申诉无门。

  狄治民常年逼迫一些村民,无偿地在他家烟田里干活。他还曾经十几年霸占学校的操场,导致学生们长期无法在操场上体育课。

  2018年8月,狄治民被判处有期徒刑22年。此后,狄治民的9名“保护伞”被判处有期徒刑,其他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的53名公职人员被追责问责。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