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了 是谁拖欠工钱?

2020-01-12 21:36 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临近年底,清欠,又成为政府重点关注的问题。为什么建筑领域欠薪问题高发?作为乙方驻工地负责人的邢先生说,工程体量大,每一环的利益错综复杂,连他们都千丝万缕理不清楚,更别说跟着干活的工人了。拖了四年,是到该算明白账的时候了!

  驱车近两个小时,邢先生来到位于即墨疏港公路附近的新青船家园小区,他说2015年在这里干外墙涂料的时候,被工人尊称为邢经理,现在却沦为大家口中不讲信用的老邢。

  邢先生:“受山东菏建的委托,过来干这个小区的活,一期有16个楼座,整个小区16个楼座的外墙涂料,委托我过来施工,2015年5月份进的场。”

  邢先生回忆,当初带着四个班组、六七十号人,在这个小区刷外墙涂料,活干完了,却没如期结算。

  邢先生:“2015年的9月份是初验,竣前检查,11月份基本验收完了,然后在12月份进行综合验收,由于别的原因,楼是干完了,可能地面的原因吧,没做完,综合验收就没验收,一直拖到2019年进行的综合验收。”

  按邢先生的说法,2015年底干完的活,2019年才迎来项目竣工综合验收,外墙涂料经过四年的风吹雨打,不变色、褪色才怪?这事能赖谁呢?

  邢先生:“因为涂料本身就是这样,弄完之后再拖(一段时间),肯定有一点颜色的差距,他就以不正当的一些理由,再说这些事和我们都没有关系,我们的活已经交完了,他就在找一些没有理由的理由,来推脱。”

  邢先生承认,曾接到外墙涂料维修的通知,没有立即实施。一来是因为前期工程款没有结清,他担心投入越大、损失越多;二来他认为因为迟到的竣工验收,导致外墙涂料返工,不是他这一方的责任。

  邢先生:“做完这个活,结算是237万左右,2015年一共就付了35万块钱,2016年没付钱,2017年也没付钱,2018年也没付钱,从2019年春节到现在,一直在追薪、再找。”

  2020年春节临近,邢先生仍没把2015年新青船家园外墙涂料的工钱发下去,工人们都着急了,不断给他打电话催问。

  邢先生:“(当初)从我老家山东新泰带了部分工人,还有菏泽的,还有河南的工人,现在在老家传的,我就是欠钱,我都没法说了,我在老家就是把他们弄来干活,成个骗子忽悠他们似的。”

  外墙涂料工程施工合同上写着:“工程合同总价款约100万元,具体金额按实际施工工程量结算。结算单上的合计结算值为237余元。老邢想让电视机前懂行的观众评评理,干小区外墙涂料,给35万说得过去吗?”

  邢先生:“你看居民已经入住了,我们到现在钱一直不给,给荷建的负责人打电话,10月份给他打的时候,他还接,说派人来解决,但是我们迟迟没见到派来的人,从进入12月份以后,我们一直给他们打电话,他也不接电话也不回电话。”

  邢先生说,他没与项目甲方打过交道,是从项目乙方,山东荷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新青船家园项目部接的这个活,并作为乙方驻工地负责人,管着外墙涂料施工。他曾带工人去菏泽找过乙方相关负责人,一番协商,对方让他们回来等消息;打电话时常打不通。

  随后,行动员设法联系上了乙方驻新青船家园代表修先生。

  荷建集团新青船家园项目代表修先生:“邢先生当初干的这个工程,中间分出6栋楼去,这6栋楼我们在付款,不是他付;外墙有一些裂纹、还有一些色差,验收不合格之后,让他去维修,他不去,人家总包单位又另外找人维修的,维修的这块费用他不认,如果把维修费扣去的话,他的工程款就没有了,应该他还欠着总包单位的外墙涂料款。”

  对此,邢先生表示不服气,他分出6栋楼的活,自然由他付款,怎么能跳过他,直接乙方结算呢?另外,他负责总体外墙涂料粉刷,只收到35万,后期修修补补反而五六十万,价码比他还高合理吗?

  荷建集团新青船家园项目代表修先生:“56万,给他56万了,他这件事情,是两个企业之间的,我们不是跟他签的合同,是跟合力嘉建材集团有限公司签的合同,然后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委托律师走法律程序,把我们付超的维修费,让他往回找钱。”

  施工班组负责人李先生:“一共欠我们34万多,给了我11万,从2015年到现在再一分钱也没给。”

  这就奇怪了,工人问邢经理要工钱,邢先生承认欠钱,说遭乙方拖欠,但乙方代表却矢口否认,说不仅不欠,还付超了。那么问题来了,多年来,到底是谁拖欠了工人工钱呢?行动员随即把情况反映给即墨区建筑业发展服务中心。

  即墨区建筑业发展服务中心队伍科科长卢贵亭:“我们也一直跟乙方联系,也是联系不上,同时我通过乙方在青岛的代表(修先生),也积极的联系荷建这一方,原来定的是昨天来能,由于天气原因没过来,下一步我们会继续联系,还是在协调的基础上,看看能不能争取达成一致,如果实在达不成一致,还是建议走司法途径。”

  建筑行业欠薪,往往是一环扣一环,牵扯多家企业和多个驻项目代表,希望在建筑业相关部门的监督协调下,能解开这个错综复杂的利益链,不让农民工成为链条尾端的牺牲品。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