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监控摔坏脚 几万块钱医药费谁来掏?

2019-11-30 21:52 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从聊城来青岛打工的田师傅,一直在城阳负责给客户安装监控探头。一次意外,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导致两只脚都骨折了。治疗费现在已经花了好几万,后续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这让田师傅压力倍增!

  记者:现在感觉怎么样?田付生:就是不能动了,两只脚都是粉碎性骨折,左脚断了两根骨头,一共是三个伤口。

  中午,行动员在城阳见到了受伤的田付生,只见他的双脚全都缠着厚厚的绷带。田付生怎么也想不到,干了多年的营生,因为一次疏忽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田付生:俺们就是属于找临时活的,就是在电话、微信上联系,一般是他给我打电话。

  田付生今年41岁,老家在聊城,如今在城阳从事安装监控探头的工作。平时,一些承包安装监控工程的包工头,会找他去给客户安装监控。田付生回忆,11月4号下午,一名曾合作过几次的宋姓包工头,给他介绍了一单生意。

  田付生:他说地址在哪里我就去了,干活的过程中,梯子立在水泥地面上,我上去了,梯子滑了,下面是水泥地,我就摔下来了。记者:那你当时没有检查一下梯子是不是滑?田付生:我上去的时候,我还拽了一下,我寻思没有事。我上去以后一干活,底下就滑了。记者:大约多高啊?三米吧。

  田付生的工友:就是他上去梯子,我扶着梯子,期间我去拿东西,他就掉下来了。

  田付生说,安装监控的公司叫青岛瑞利杰金属有限公司,安装的梯子和工具都由姓宋的包工头提供。平时,田付生和工友搭档干活,田付生负责安装,搭档打打下手,没想到这次安装出了意外。

  从梯子上跌落以后,田付生便站不起来了,他说是青岛瑞利杰金属有限公司安排车辆将他送去的医院。

  田付生:我个包工头打电话,说我从梯子上掉下来了,当时他接我电话。他怎么说?他说帮我处理,让我别着急。等到我来了以后,拍完片子,大夫说要做手术,说挺厉害的,我再打电话就和我急了。他就说怎么怎么回事,等到我晚上做手术的时候,他就把我给拉黑了。

  行动员从费用单上看到,田付生的手术和治疗费用达到了三万多元。田付生告诉行动员,在整个手术治疗期间,姓宋的包工头一次也没有露面,治疗费用全是自己借来的。

  田付生:我想着让他们给解决一下,先拿一些钱把医药费交了,现在成了这样我也不想,我就想让你们给协调一下。

  田付生说,自己没有什么积蓄,如今妻子也从老家赶过来照顾自己,后期的治疗费用成了一家人的大难题。田付生觉得,自己是给包工头打工,想让包工头出点钱,帮着自己渡过难关。

  田付生和包工头没有书面劳务合同,当初双方到底是如何约定的呢?行动员联系上了这名包工头。

  包工头宋先生:这件事我不太清楚。记者:不太清楚?对。这个人是你雇用的吗?不是,你的意思没有说明白,我不太清楚。记者:田先生给我看了你们两个人的微信聊天,你给他发了安装监控公司地址,你还给他发了220元的钱,这种工资的往来,有没有这么回事啊?宋先生:这不太清楚,有这事也是很长时间之前的了,确定不了。记者:确定不了?田先生在这里,你们聊聊。喂老宋,就这样,挂了。

  微信里的聊天、转账记录清清楚楚,但是包工头宋先生一直说不清楚、不确定。田付生说,包工头在城阳经营了一家商店,说不定能在商店里找到宋先生。随后,行动员和田付生的弟弟一起赶到了这家商店。

  宋先生的前妻:本来两个人都离婚了,他怎么样我也不知道。的确以前是在一块,他本来就不管这家店,他在外面干活,我也不知道,后来那么分开的时候,这家店我也会弄,我就在这里看店。

  田付生的弟弟:上次也是这么个态度,一直摆着死不承认,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记者:离婚之类的之前和你们说过吗?没有,一次也没有说过,这次来是不是逼到份上了,这才这么说。

  既然事故发生在青岛瑞利杰金属有限公司,这家公司能不能联系上宋先生,帮着协调此事呢?行动员又赶到了这家公司。

  公司门卫:这件事不清楚。记者:是不是在咱们公司受的伤?这个还没有弄清楚呢?

  公司门卫将行动员带进保安室,等待了半个小时,行动员也没有见到公司管理部的工作人员。田付生回忆,自己受伤后,瑞利杰公司一名姓万的经理将他送去了医院,行动员又电话联系上了他。

  万经理:这件事我不知道,你让他们自己处理。找谁啊?喂。

  行动员提起此事,万经理同样说不知情,让当事人自己去解决。摔伤到底是如何发生的?责任又该如何划分?宋先生和田付生之间,到底是雇佣,还是介绍工作,还是承包,由于双方没有合同一时半时很难界定,可无论如何,避而不谈,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田付生的弟弟: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起诉他们了。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