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岁滴滴司机意外猝死 车辆所属公司该不该担责

2019-11-05 21:38 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滴滴专车司机袁师傅,两个月前,意外猝死,留下了一双儿女还有妻子和老母亲,在袁师傅去世之后,一家人还有很多的疑问,家里的顶梁柱说走就走,公司该不该担责呢?

  年仅46岁的丈夫袁军久去世两个月,王女士还沉侵在悲伤中无法自拔,家里的一切,仿佛都没有了温度。

  袁军久是一名滴滴专车司机,在这行已经干了三年,每天六点多出车,直到晚上十点多才收工,可这一天,一向勤奋的他居然这么早回家了,家人也感觉到了不太对劲。袁军久没有多说什么,就自己回到卧室躺下休息了。

  妻子:他九点多钟就和我说话,还打了个电话,说明天送侄子上学,紧接着又躺下睡着了,嗯,他说感觉好点了。

  袁军久和几个兄弟姊妹都住在一个小区,接到电话后,大伙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并拨打了120,急救车把袁军久送到了最近的城阳区人民医院,可还是没能改变结局。

  事情发生后,滴滴公司方面的代表第一时间和家属协商,并于9月30号,向家属支付了二十万元,作为补偿款。可另一方面,袁军久车辆所属的青岛大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却一直没有表态。

  大哥:不管怎么说,我的人和车都在你大通公司的名下,这个事从发生到现在整两个月时间,大通公司说要处理这个事情,一直没有给结果。

  家属说,大约三年前,袁军久带着自己购买的帕萨特轿车,加入了大通公司,成为了一名滴滴专车司机,车辆大本及行驶证上的机动车所有人,都变更为大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但当时双方对于权责方面是怎么规定的,家属并不清楚。

  家属认为,即便死者和大通公司之间不是雇佣关系,但也存在着合作关系,对此公司方面有什么看法呢,行动员和家属一起来到了位于瑞安路和金华路路口附近的大通公司。

  对于行动员的到访,工作人员有些排斥,说联系不上领导,直接离开了前台,王女士只能给公司的两位领导分别打去了电话,可对方都在通话中,不一会110民警突然到访,原来报警的正是公司的工作人员。

  民警:昨天已经处理一天了,昨天咱已经来过了,有什么事慢慢说,别激动。

  家属:我们没激动,也没妨碍他们工作,该反映反映,该处理处理。现在说理没地方说,他们都不照面。

  至少今天看来,家属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工作人员为什么要报警,民警和行动员都是一头雾水,民警离开没多久,公司的一位张经理,给王女士回了电话。

  张经理:我们觉得是没有责任,她们觉得我们有责任,她就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去解决就行了。在我们公司门口又烧纸,又闹的,已经好几次了。

  记者:你们双方的合同您这边能提供一下吗?

  张经理:我们跟他没有合同。因为他的车不是在公司买的,是在外面买的。

  二十多万的车,所有人都变更了,可双方却没有协议,这点让人匪夷所思,张经理说,他们公司和袁军久之间的关系,仅仅是一个月召开一次安全会议,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张经理:那时候滴滴大量招司机,滴滴要求必须公司的车才能升专车,所以说他就来了以后,因为公司当时为了增量,走数据,就把他招进来了,他和咱公司的自营车辆还是不一样的,因为他是外面的车,给咱公司造不成盈利点。

  对于公司方面给出的解释,家属还是不能接受。针对这件事,行动员咨询了律师,如果双方确实是劳动关系,那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职工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经抢救无效在48小时内死亡的,视同工伤。但如果不是劳动关系,就没有明确的补偿规定。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