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工厂打零工两根手指被切 治疗数月后工厂不认账了

2019-08-15 21:55 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胶州丁海洋,要为自己讨个公道,干活的时候,右手受伤,戒掉了一截手指,现在伤好了,工厂却不认账了!

  丁海洋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明显短了一块儿,至今,握拳无力,一动就指尖发麻。丁海洋说,手指头是在三月份的时候受的伤。让他感觉无奈又无助的是,手指头到底在哪受伤的,这么个简单的问题,都有点说不明白了。

  丁海洋拿出了一个专门找临时工的QQ群的聊天记录,在3月13号,有人在群里发布了一个招工信息。招聘单位是双源钢构,联系人是王先生。丁海洋说,自己和两个朋友邹先生和刘先生,就是通过这个招工信息,找到了在双源钢构的临时工工作。3月16号,在工厂干到了下午三点,因为机器坏了,提前下班。

  丁海洋的手机快手里,有一个短视频,内容是丁海洋在一台机器前工作,视频显示的发布时间是3月16号。丁海洋说,第二天,也就是3月17号,他们正常到工厂上班,结果出了意外。

  紧接着,邹先生和刘先生一起把丁海洋送到了医院。入院记录上写着,伤者被机器伤及右手中环指。专科检查结果是,中环指存在二分之一三分之一的缺失,残留甲床挫裂伤,指腹部分缺损,指骨外露。随后丁海洋接受了右手中环指清创、指骨修整、皮瓣修复手术。治疗费用花了一万多,右手功能后期可能还会受到影响。丁海洋觉得,既然是在工作时候受的伤,单位应该有所表示。事发当天,丁海洋的父亲就找到了工厂。

  丁海洋的父亲说,工厂当时表示的很好,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后期再找过去,工厂的说法就变了。

  现在来看,丁海洋在哪受的伤成了谜,厂子根本不承认,也都说不认识这个人,好在丁海洋手里还有视频和录音,证明人曾经跟这家厂子是有关系的。我们记者也想跟他一起再去厂子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和相关负责人。

  丁海洋拿出了一份胶州市劳动人事争议裁决书。最后的结论是:申请人丁海洋与被申请人青岛双源钢结构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仲裁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也就是说,胶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丁海洋与这家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丁海洋说,不存在劳动关系,并不代表着他没有在工厂干活,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和厂方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况且伤确实是在工厂干活时发生的意外,厂方应该给个说法。

  那么跟丁海洋一起工作的邹先生和刘先生又是什么说法呢?

  刘先生说,工作第一天,他拍了丁海洋工作的视频,并发到了快手上。邹先生说,他和刘先生把丁海洋送到了医院,并联系了工厂负责招工的王经理,王经理发送了一个身份证号码,意思是让丁海洋用这个人的保险。刘海洋说,当时自己并没有用这个人的名字登记。后来,他们也写了一份材料,证明丁海洋是在工厂干活的时候受伤的。这样看来,有证人证言,事情不就清楚了吗?然而,尴尬的事来了。

  自己都证明不了在工厂工作,又怎么给别人作证呢?事情陷入了僵局。行动员咨询了胶州市劳动仲裁,工作人员答复说,裁决结果是根据当时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做出的,不支持丁海洋和双源钢结构存在劳动关系,但是对于丁海洋是否在工厂打零工,是否在工作中受伤,并不在他们裁决的内容当中。并且,裁决也并非最终结果,申请人可以在完善证据之后,通过法院来起诉这家公司。

  按说,是否在一个地方打工,又是怎么受的伤,这种事落实起来并非如此困难。那么,工厂方面又能提供出什么样的证据呢?行动员和丁海洋一起找到了这家青岛双源钢结构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

  丁海洋仍然记得自己打工的车间,包括拍摄视频的地点。他领着行动员一路找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锁着门,隔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双源钢结构不干了,可是工厂里的一位工作人员清楚地说明,这个院子里就两家工厂。其中一家,就是双源。

  根据丁海洋提供的电话,行动员联系了赵经理。

  负责人赵经理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当时的招工负责人王经理也挂断了电话。事情越发扑朔迷离了。丁海洋拿出了一段录音,说是工厂一开始并没有否认。

  丁海洋说,录音的时间是受伤之后,录音的内容是一起干活的邹先生和工厂的负责人赵经理的对话。当初自己的确是在厂子里打工。

  丁海洋说,这是他父亲和工厂赵经理的谈话录音。听起来,是赔偿数额双方没有谈妥。既然已经在谈赔偿的数额了,就说明双方对一些基本事实心照不宣。为什么又成了眼下的结果?无论如何,作为受伤的一方,丁海洋都无法接受。

  行动员多次联系丁海洋提供的赵经理的电话,并发了短信,但是一直没收到回复。这让事情陷入了僵局,难道丁海洋经历的这一切都是凭空捏造的?手指就这样白白没有了?工伤认定就这么难?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希望工厂方面能够尽快正面回应此事!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