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斯利,你完全配得上金球奖!”

2019-08-15 11:30 来源:网易体育

  “我没有其他的话要说了,我只想感谢皇马把斯内德卖给了我们,他是决定性的一环。”

  2010年4月29日,穆里尼奥带领国际米兰在诺坎普球场淘汰了巴塞罗那,闯入了那一年的欧冠决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葡萄牙人着重提到了斯内德。

  因为就在之前的一年,国际米兰用1500万欧元就引进了斯内德,这个数字即便放在那个年代,也算得上标准的白菜价。

  剩下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国际米兰成为了意大利足球史无前例的“三冠王”,穆里尼奥时隔六年再次率队赢下了欧冠冠军;斯内德在俱乐部和国家队大放异彩,成为了2010年最引人注目的一颗星。

  当年的他们之所以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可以说是因为一群不服输的个体恰好聚在了一起。

  在2010年之前,国际米兰贵为欧陆豪门,却已经40多年无法登上欧洲之巅;穆里尼奥身为顶级教头,却被他所深爱的切尔西扫地出门;斯内德作为荷兰“四大才子”之一,第一次走出荷兰,却成为了皇马的匆匆过客。

  然而,斯内德的职业生涯从来都不止这一点波折。

  在皇马,他最终成为了被高层清洗的目标;在国米,他最终成为了被用来筹措资金的商品;在加拉塔萨雷和尼斯,他最终成为了被主帅弃用的球员;在国家队,他最终成为了战绩下滑的见证者。

  2010年,似乎耗光了他所有的运气。

  从某种角度来说,斯内德是一个标准的悲剧英雄。

  可以一战封神的那个夜晚,他和队友们功亏一篑;辗转于7家俱乐部,都没有收获一个完美的结局。他一直都在努力,但所得到的回报,远远不成正比。

  经过了这么多事情、这么多日子,恐怕斯内德也习惯了,就像他回顾自己离开皇马的时候所说的一样:

  “生活就是这样起起伏伏。”

  能捧起大力神杯的人,注定是少数;能包揽集体荣誉和个人奖项的球员,也没有多少。

  至少现在提起2010,大家都会想起那位个子不高的荷兰人。

  沉沦、涅槃

  荷兰足球圈里一直有着这样的理论:

  想要组建一支强大的国家队,至少需要四个超级球星。

  所以,当前几年荷兰足球每况愈下时,很多人都说是因为在国家队凑不出四个超级球星。超级球星这种事情,向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然而在83、84年龄段,荷兰出现了一次人才井喷期。

  “四大才子”当中,范佩西和范德法特83年生人,罗本和斯内德则在84年出生。正是这一批人,创造了荷兰足球最后的荣光。

  在四人当中,斯内德年纪最小,但他7岁就进入了阿贾克斯青训营,19岁就成为了职业球员,回过头来看,斯内德依然感谢阿贾克斯的栽培:

  “就个人而言,阿贾克斯是一个伟大的足球学校。他们从一开始给我指引了正确的道路,也给了我成为职业球员的机会。”

  凭借着在阿贾克斯的优异表现,他收到了来自皇马的邀约,23岁的他第一次开始踏上五大联赛的征程。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毕生梦想的实现。在西班牙的第一年是一个伟大的赛季,但在第二个赛季由于伤病原因我没有获得更多的出场机会,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

  正如斯内德自己所说,在皇马的第一个赛季,他的表现相当出色,单赛季打进9球,帮助皇马卫冕联赛冠军,已经征服了伯纳乌挑剔的球迷,然而第二个赛季的糟糕表现,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弗洛伦蒂诺清洗他的理由。

  “一开始,我养伤养了三个月,然后我跟我的前妻又出了点问题。她不让我看儿子,这对我来说非常困难,而俱乐部没有对我施以援手。”

  场外生活出现重大危机,斯内德在苦闷之下选择了自甘堕落,“我经常出去狂欢,我有自知之明。可以说,我经常晚上出去。那个时候我就一个人,而且脑子里是乱七八糟的想法,我需要一个逃避的渠道。”

  虽然他及时醒悟,在新年之后逐渐找回了状态,但在2009年的2月,弗洛伦蒂诺重掌皇马。在竞选中承诺引进超级巨星的他,自然把清洗的目标对准了荷兰帮。

  斯内德不愿意离开这家“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然而时任皇马总经理的巴尔达诺剥夺了他的10号球衣,清空了更衣室储物柜,迫使他到另外一块场地训练。

  “我感觉自己在坐牢一般,但我也接受了,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尽管很痛心。”

  世事弄人,国米让斯内德忘记了这些痛苦,斯内德也帮助国米获得了久违的冠军。站在伯纳乌的草皮上,披着蓝黑相间的球衣,斯内德的身边多了一座大耳朵杯。

  是的,就是那座皇马球员想在家门口捧起的大耳朵杯。

  “当时确实整个皇马阵中都在讨论于家门口举行的欧冠决赛。我不否认,其中一些球员希望在伯纳乌捧杯。”

  宠儿、弃子

  一个人的命运,固然要靠个人的努力,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2010年,国际米兰登上了欧洲之巅,但在兴奋之余,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也在影响着国际米兰的前景。

  穆里尼奥曾经说过,如果他是一个富翁,他不会把钱投资到足球里。对于富翁来说,足球是一个结识更多富翁的工具,但从来不是一个赚更多钱的工具。

  为了维持国际米兰的运营,莫拉蒂家族一方面不停地出售萨拉斯石油公司的股份,一方面也在俱乐部内寻找节省开支的办法。

  2011年夏天,办法是卖掉埃托奥;2013年,办法是送走斯内德。

  而对于斯内德来说,穆里尼奥的离开也意味着世界的崩塌。

  从2010-11赛季开始,斯内德在接下来的几任主帅手中都无法找回以前的模样,随着心态的浮动,、伤病的反复,薪水最高的斯内德自然成为了俱乐部开源节流的牺牲品。

  时任国际米兰主帅斯特拉马乔尼曾经回忆过那段艰难的时光:

  “俱乐部想要卖掉斯内德筹集资金,不过在我的战术体系里,斯内德就是最理想的10号球员,我和他的关系也很不错。当时斯内德拒绝离队,然后俱乐部就要求我必须把他排除在外。”

  “当我把情况告诉斯内德的时候,他气得几乎要砸掉办公室的大门。当时我无能为力,斯内德自己也很清楚,俱乐部已经做出了决定。”

  2013年1月,当时还不到29岁的斯内德仍处于足球生涯的黄金期,然而在众多选项当中,他选择了加拉塔萨雷。

  “我是一个赢家,我为奖杯而踢球,所以我去了加拉塔萨雷,因为我觉得我可以在加拉塔萨雷赢得更多的冠军头衔。”

  在斯内德看来,冠军头衔和出场时间是加拉塔萨雷在这场“斯内德争夺战”中胜出的关键。他希望可以保持住自己的状态,以便保持自己在荷兰国家队的位置,但坊间普遍认为,土耳其豪门开出的高昂年薪才是关键。

  然而,斯内德离开加拉塔萨雷,正是因为没有了出场时间。

  2017年夏天,加拉塔萨雷新帅图多尔公开表示,自己的战术不需要斯内德。

  “在我的战术中不需要10号球员,我认为斯内德目前的身体状态无法适应我的战术。”

  “斯内德最好还是离开加拉塔萨雷,如果他继续留在这里踢球的话,球队无法贯彻我的战术。”

  当时,依然在梦想征战世界杯的斯内德加盟了尼斯,然而在法国,他也没能打动主帅法夫尔,半个赛季的时间,斯内德在各项赛事仅仅出场8次,送出1次助攻,没有进球。

  2018年的世界杯,没有荷兰队,2018年的荷兰队,也告别了斯内德。在卡塔尔的阿尔加拉法俱乐部,斯内德踢完了自己最后一个半赛季的比赛,选择了退役。

  至此,荷兰“四大才子”都成为了历史。

  橙衣岁月

  “第一次到惠斯德尔顿酒店(荷兰国家队训练基地),我非常紧张。吃晚饭时,我安静地坐在桌旁,一句话都不敢说。”

  作为荷兰足球青训的优秀人才,虽然斯内德没有征战过欧青赛,但他在年仅19岁时就完成了国家队首秀。和弗兰克-德波尔这样响当当的名字摆在一起,斯内德感到受宠若惊。

  回首自己的国家队生涯,斯内德觉得自己在国家队生涯最重要的比赛是第三场,对阵苏格兰的2004年欧洲杯预选赛次回合。首回合,荷兰0-1落败;次回合,他们6-0翻盘。

  在那场比赛,斯内德奉献了四次助攻,还有一脚在后来经常出现的标志性远射破门,那场比赛让斯内德的人生发生了改变。

  “那个夜晚,我开启了前往皇马、国际米兰、加拉塔萨雷和代表国家队出战134场比赛的大门。”

  2010年,正值巅峰的斯内德当仁不让地成为了国家队的核心,在范马尔维克的眼中,斯内德是铁打不动的主力。

  那一年的荷兰队,虽然被国内的一些批评者视为“丢掉了传统的荷兰队”,但是成绩压倒一切。对阵巴西的1/4决赛,斯内德梅开二度帮助球队逆转巴西;对阵乌拉圭的半决赛,还是斯内德的进球帮助球队再度领先,闯入决赛。

  然而,决赛场上,罗本没能将斯内德的传球转化为助攻,同为“四大才子”之一的范德法特只能目送伊涅斯塔的射门从身边飞入大门。

  走过奖杯却不能捧起,这种酸楚的感觉弥漫在斯内德的心中。落败之后,斯内德瘫坐在中圈内欲哭无泪。

  “那一刻,我的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样,愤怒、悲伤都不复存在了,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一切都结束了。”

  为了延续自己的世界杯梦想,斯内德选择加盟加拉塔萨雷保持状态。

  到了巴西,主教练从范马尔维克变成了范加尔。斯内德很欣赏范加尔的执教能力,“但是作为个人来说,我在私人方面和他只有矛盾。”

  2013年,斯内德因为违反队内规定而被剥夺了队长袖标,于是,国家队的热爱和一丝丝的不满都变成了动力,让他在巴西继续决定着比赛。

  小组赛对阵西班牙,这是斯内德的第100场国家队比赛,最终他和队友们用一场5-1报了四年前的一箭之仇;1/8决赛对阵墨西哥,在球队先丢一球的情况下,斯内德在第87分钟扳平比分,奠定了随后2-1逆转的基础。

  然而,对阵阿根廷的半决赛,斯内德在点球大战中罚丢了点球,四年前的功臣变成了罪人,球队也无缘决赛,这让斯内德痛苦不已。

  “我憎恨罚点球,它有太多太多的责任了,这些责任有时候会变成过大的压力。真的,我讨厌罚点球。”

  随着83、84年龄段的老去,荷兰足球突然面临了青黄不接的尴尬处境,老将们在场上苦苦支撑,却等不到年轻人的及时上位。

  2015年9月,荷兰队在客场0-3完败土耳其,丢掉了欧洲杯预选赛小组出线的主动权,在接受赛后采访时,斯内德感慨万千:

  “我并不知道球队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或许是我们的水平真的不够高吧,也可能是球队的专注力出了问题。“

  最终,荷兰队在预选赛阶段便已折戟,斯内德的大赛冠军梦也随之消逝,就如同斯内德自己所说:

  “输给冰岛是最低点,因为我们意识到一个时代结束了。”

  2018年9月7日,荷兰对阵秘鲁的赛后,球场的中央摆上了沙发、茶几和电视,斯内德一家四口坐在上面,看着自己在国家队的点点滴滴。

  这是荷兰国家队为斯内德所设计的告别仪式,斯内德也把自己的国家队出场次数定格在了134场,这是国家队历史上出场最多的纪录。

  这样的场景,或许会让斯内德想起自己的小时候,因为他在以前接受采访时,曾经提到过那些美好的时光。

  “那时候在家里,我们从来都没条件看比赛。不过,当国家队打比赛时,我们会去到街上。我们和所有的邻居们坐到一起,观看欧洲杯或世界杯。是的,那些夏天是我青少年时代最美丽的夏天。”

  虽然没能为国家队带来一座重要的冠军,但克鲁伊夫球场的荷兰球迷并没有怪罪于他,反而用手拍起了前额,以此来感谢斯内德在2010年世界杯上带给他们的美好回忆。

  结语

  当时间流逝,遗憾也不再是遗憾,怨恨也不再是怨恨。

  2015年伯纳乌杯,身为加拉塔萨雷球员的斯内德重回伯纳乌。当他被换下时,掌声和欢呼在球场内响彻而起,《马卡报》评价:

  “皇马球迷的欢呼,是为了向曾经穿过皇马10号球衣的斯内德致敬!”

  在斯内德宣布退役之后,reddit上到处都是怀旧的声音,其中一位加拉塔萨雷球迷写道:

  “我这一生看过很多不错的球员为加拉塔萨雷踢球。然而,斯内德和他们完全不一样,仅次于哈吉。”

  “感谢你。希望你能和妻子幸福美满。感谢你在对阵尤文的表现,以及感谢你以一己之力摧毁了费内巴切。”

  至于国际米兰,就不必赘言了,他在这里打出了精彩的一年,却没有获得应有的赞誉。

  时至今日,依旧有很多球迷为斯内德没能获得金球奖而感到不公。

  斯内德曾经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些个人奖项,但当看到莫德里奇在去年获颁金球奖,克罗地亚人把这份荣誉献给了包括斯内德在内,配得上获奖、但是最终未能获奖的球员们时,斯内德还是隐约透露了心声:

  “和你对阵很困难,但同时也是一种享受。看见你把金球奖献给其他那些包括我自己在内没有拿到金球奖的球员们,这展现了你的伟大和谦逊。”

  “卢卡,你完全配得上金球奖,恭喜你!”

  或许,这句话应该由我们送给他:

  “韦斯利,你完全配得上金球奖。”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