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已经火了,乐队的“夏天”还会远吗

2019-07-20 11:18 来源:澎湃新闻

  《乐队的夏天》开播已近两月,但它早在大半年前就在独立音乐圈里激起了波澜。节目组找了哪些乐队,哪些乐队拒绝了,哪些乐队想上节目却最终落选……在Livehouse里,在音乐节上,在大大小小的乐迷群里,这些议论从未停过。而业内人士与乐迷最关心的还是,《乐队的夏天》能火吗?真的能带来乐队的夏天吗?

  事实证明,《乐队的夏天》确实火了。

  在《乐队的夏天》播出后迅速蹿红的九连真人

  《乐队的夏天》有多火?

  作为一名常年混迹在Livehouse和音乐节现场的乐迷,自节目开播以来,笔者明显感受到了《乐队的夏天》(以下简称“乐夏”)的“出圈”趋势。朋友圈很多以往从不关心“独立音乐”的朋友纷纷加入了“乐夏”刷屏大军,也经常有圈外友人找到我求科普;而在周末的Livehouse,也不时会见到一些受“乐夏”感召前来体验摇滚现场氛围的新面孔。而据广大乐迷朋友反映,节目中屡次被提到的北京著名Livehouse——School酒吧,也成了新晋“网红”,每到周末演出时门口都会排起长队。看来下次慢悠悠地等暖场乐队演个差不多再晃荡去School,八成是挤不进去了。

  个人直观感受或许有以偏概全之嫌,那就让我们用数据说话。从微信指数看来,《乐队的夏天》自开播以来热度一直在波动上升。

《乐队的夏天》90日微信指数

  那么这种热度在综艺节目中大致处于什么水平?为回答这一问题,笔者挑选了《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明日之子》三档热门音乐/歌舞类综艺进行了对比。

  《乐队的夏天》与三档音乐、歌舞类综艺微信指数对比

  通常认为,乐队综艺与说唱、街舞、偶像练习生类型的综艺热度是没法比的,然而从最近30天(6.18-7.17)的微信指数看来,这个差距并没有那么大。并且由于《乐队的夏天》的积分赛已结束,八强诞生后又淘汰了一支热门乐队Mr Woohoo,即将进入复活赛,赛况愈加白热化,目前它的微信指数是领先于其他三档综艺的。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每周节目播出时《乐队的夏天》指数峰值低于《明日之子》《这就是街舞》这两档最热的音乐类综艺,但它显示出了出色的话题续航能力,指数波动较为和缓,没有出现热度陡降陡升的趋势。

  这一话题续航能力也体现在自媒体文章的分析讨论中。从近30天(6.18-7.17)里微信公众号对这四档节目的讨论看来,《乐队的夏天》无论文章篇数、涉及公众号数量、10w+文章篇数、原创篇数、阅读数和点赞数,都领先于其他几档在我们眼中更贴近主流的节目。(数据来源:新榜)

最近30日四档综艺的公众号趋势

  《乐队的夏天》节目的热度能否带动大众对参赛乐队的关注?参赛乐队在各大平台的粉丝数据或许能回答这个问题,这里是“乐夏”开播第七周的数据——注意,只是一周内(数据来源:微信公众号LoveIsBug):

新浪微博涨粉TOP5

南无126670
旺福37119
新裤子34986
刺猬32183
海龟先生17517

网易云音乐涨粉TOP5

盘尼西林11720
刺猬11348
痛仰7050
旅行团5169
Click#15 4983

QQ音乐涨粉TOP5

刺猬10000
新裤子10000
盘尼西林5000
海龟先生4000
旅行团3000

虾米音乐涨粉TOP5

刺猬956
盘尼西林652
新裤子857
海龟先生471
旅行团407

  这一涨粉趋势虽然比不上很多流量明星,但在乐队圈子里看来的确可观(很多圈内大团微博粉丝数都只有几千)。而网上的热度也反映到了乐队巡演的票房里。皇后皮箱赶上天时地利,“乐夏”首期开播后第四天巡演开票,很快售罄;Click#15更是经历了开票秒空、加场再空的场面,妥妥的一线乐队待遇。

  但此外,目前尚未看到节目热播对乐队巡演票房的普遍和直接刺激作用。例如宇宙人巡演仅深圳站售罄,黑撒也只是深圳站呈现即将售罄的紧张状态;至于微博粉丝疯涨的南无,目前没有一站是售罄状态。

  所以《乐队的夏天》是否真的能为乐队带来夏天,目前仍是未知数。

  上了《乐队的夏天》的盘尼西林,引发了许多争议

  乐队通往“夏天”的路并不好走

  既然《乐队的夏天》确实让乐队们火出了圈,那么它对乐队文化生态究竟有怎样的影响?

  迷笛学校校长张帆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曾表示,过去的十几年当中,摇滚乐早已脱离了地下的状态,很多乐队通过大大小小的音乐节,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像痛仰、逃跑计划这样的一线乐队参加音乐节的出场费已经达到几十万了;但他同时也指出,很多乐队还没有演出机会,或者唱片、音乐拿不到很好的版权收益,还有大量的乐队靠兼职维持。

  所以说,乐队或许过得确实比以前好些了,但它依然与主流文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在走上主流舞台的过程中,也自然会产生一些“水土不服”的症状。这在“乐夏”节目中也常有体现。

  例如在第7期“女神合作赛”中,海龟先生与旅行团的表演由于与流行歌手和唱跳偶像合作,做出了不同于乐队以往风格的大胆尝试,呈现出一种晚会式的舞台,可谓“破圈”之举,却被现场“专业乐迷”批评“为了迁就合作者而牺牲了太多原本属于乐队的气质和光芒”、“失去了作为乐队创作的意义”。这一观点被旅行团斥为狭隘,甚至提出节目组应该换一批“专业乐迷”。但由此也能看出,乐队在走向大众、拥抱更为主流的艺术风格的同时,必然会失去一些被“硬核”乐迷所看重的独立气质。

因经常打出低分,专业乐迷“树敌无数”

  但在笔者看来,这才是乐队忠于音乐本身的表现。所谓独立和流行之间其实并没有明确而不可逾越的分野,在今天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音乐人不愿用某一种风格去定义自己,跨界创作也变得愈加普遍。而一支乐队能否打破传统实现进化,正是对其生命力的最大考验。作为“乐夏”参赛乐队之一的新裤子,正是随着时代走向,从早期的朋克转变为新浪潮和迪斯科,也不介意为了市场需求玩回“土摇”。新裤子成立20年来经久不衰,在国内国外都广受追捧,更在“乐夏”舞台上再度爆发的秘诀正在于此。当然像面孔和反光镜那样坚守自己的风格将它玩到极致也是一种成功,但摇滚乐最不该有的态度就是死守传统、拒绝变化。

  新裤子在女神赛上与3unshine的Cindy合作曲目《艾瑞巴迪》

  别问摇滚乐该不该“破圈”这种问题了,摇滚乐压根不应该有圈。当谈起“摇滚圈”这个概念时,其实笔者颇有几分心酸,因为中国摇滚乐多年来只在一个边缘圈子里发展,从未经历过真正的摇滚时代——1994年的红磡演唱会只是昙花一现的辉煌,并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时代巅峰。如果摇滚乐不与主流音乐形式碰撞交融,仅仅在小圈子里孤芳自赏,又如何能获得更广泛的影响力?

  不过,尽管摇滚乐的边界不断扩张是值得鼓励的趋势,但走向主流也意味着商业化,而这与很多人坚持的摇滚精神是格格不入的。我们普遍认知中的摇滚精神,简单总结就是反叛、真实、不讨好。所以,尽管《乐队的夏天》是一档竞赛式的音乐节目,但乐队普遍不能接受这种大众爱看的比赛形式(据新裤子主唱彭磊在节目中透露,节目组一开始是“骗”乐队没有比赛的)。要让这群摇滚人乖乖接受别人制定的规则并非易事,所以《乐队的夏天》也成了一档难得氛围轻松的竞赛制节目。相比输赢,很多乐队更在意的是能否在大众面前更好地展现自己的音乐,这也多少引起了一些争议。例如在第4期节目中,痛仰对王菲金曲《我愿意》做出的“铁汉柔情”式的改编,尽管在音乐性上非常出色,却由于效果不如面孔乐队的强烈震撼而败北。“乐队的综艺太少了,乐队都不知道该怎么比赛。”现场“专业乐迷”如此评价。

痛仰乐队演绎《我愿意》

  但懂得比赛、有意迎合规则和制造节目效果真的好吗?这或许会让乐队失去自己最珍贵的真诚。在这件事上,乐迷们已经给出了明确的态度:Mr Miss由于在争取复活资格时利用规则投机取巧而广遭批评;盘尼西林主唱小乐被大张伟“怼”了一句“你为什么这么装呢”后也引起群众欢呼,互联网上更是铺天盖地对小乐装腔作势、看人下菜碟的嘲讽;相对地,什么话都敢说、不怕得罪人的新裤子主唱彭磊,以及敢正面怒怼乐评人的旅行团则圈粉无数。所以笔者觉得《乐队的夏天》最值得赞赏的一点就是,这里没有包装,没有人设,每个乐手在节目中说的话都没有跳出笔者对他们以往的印象。毕竟摇滚乐失去了真诚,就不再是摇滚乐了。

  所以,虽然这一点有违娱乐产业的商业逻辑,但要是《乐队的夏天》能为更多观众接受和喜爱,说不定能够改变当下娱乐业立人设成风的空洞景观呢。

  鉴于《乐队的夏天》已确定会有第二季,笔者也在此提几点期待。

  首先,下一季能不能多选一些年轻乐队,别再让老乐队占据焦点了。摇滚中年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