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临终无人告知 侄女怀疑有人作梗

2019-07-14 21:37 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城阳的张爱兰姐妹俩,从小就失去了母亲,说来也巧,姐妹俩的姑姑,没有孩子,于是,哥哥和侄女,就成了最亲的人。一晃多年过去,就在姑姑去世的时候,姑姑的养子,竟然连通知都没通知她们姐妹,生老病死、养育之恩这样的大事,为什么要隐瞒呢?

  张爱兰是河套孟家村人,自打去年六月姑姑去世以来,她就一直憋着口气,有好多的问题想不明白:为什么姑姑临终,不叫她们回去看最后一眼;难不成姑姑走了,俩家人的情分也都没了吗?

  姑姑名叫张秀花,没有生育,抱养了丈夫三哥家的一个男孩,养到一岁时,发现这个孩子不会讲话,路也不会走,后来到处求医,起初说是缺钙,后来确诊为脑瘫。姑姑姑父都是心善的人,没有把孩子送回去,一直带在身边。张爱兰姊妹俩没有妈妈,小时候得了姑姑照顾,成年后,知道姑姑不易,总来帮衬着。

  张爱兰回忆,1991年姑父肺癌住院,是她守在病床前照顾了半年,姑父去世,也是她们姊妹俩披麻戴孝出的殡。那个时候,姑父自家的几个侄子,哪一个都不如她们姊妹俩尽心,更别提后来姑姑生病的时候了。

  张爱兰说,2008姑姑脑出血,是她们姊妹俩坚持要全力救治,没日没夜的伺候,姑姑才又多活了十年,可到最后,姑姑临终时,竟然没有人通知她们,连最后一眼都没见到。

  姑姑去世后,养子把自己的亲哥叫了来,丧葬事宜,全是二哥做主,而他自己,也全托付给了二哥照顾,于是,张爱兰姊妹俩彻底成了外人,每次来,双方都闹得不欢而散。

  张家姊妹俩心里憋屈,说在姑姑姑父家,她们俩出力最多,1991年姑姑家盖房子,砂石、木匠、都是她们姐俩出的,现在姑姑的养子只听他亲哥的话,可能是怕她们俩来抢房子,竟一点不念以前的好,实在令人寒心。

  姑姑的养子姓宁,初中毕业,虽说有些残疾,但养母临终这样的大事,不通知姊妹,确实让人从情感上很难接受。这里面还有没有什么隐情?行动员陪着张家姊妹俩一起登门,问个明白,刚进门,就见着宁先生的亲二哥。

  宁家二哥解释,叔叔婶婶没有孩子,就收养了他的弟弟,弟弟身体不行,姑父退休时,就让他大哥顶了班。姑姑离世前嘱咐过:顶班的不允许来,张家姊妹俩也不允许来,至于其中的缘由,他也不太清楚。

  姑姑离世时94岁,临终时究竟嘱咐了什么,会为了房子和养子今后的生活,特意找人立一份遗嘱吗?没有见到姑姑最后一面的张家姊妹俩,总觉得这里面另有隐情。

  宁家村,大部分人都姓宁,行动员随便在路边挑了个人问了问,竟也是宁家的亲戚。大姨说,老太去世前,都是二侄子,也就是养子的亲二哥照顾着,按时送饭什么的,至于其它的,她不知情。

  宁家二哥的态度,让张爱兰姊妹俩动了怒:照顾老人,以前的事情你不认,那么这处房子呢,盖房子的砖瓦砂石,今天都还在这里呢。

  宁家二哥话说一半,行动员再问,他也不肯解释,老人的养子一直坐在旁边。宁先生,1958年生人,今年61岁,小的时候脑瘫落下残疾,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呆在家里,生活上全靠人照顾。

  养母把他抚养长大,离世时最不放心的肯定是他,老人临终究竟是怎么交代的,是像张家姊妹说的那样,让她们照顾,还是让二哥照顾呢,他自己的想法又是什么呢?行动员本想让他坐好了,再问问,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毫无征兆的发起脾气来,差点把话筒线扯断。

  宁家二哥说,之前张家姊妹俩来闹过好几次了,害得弟弟最近情绪很不稳定,现在他们不接受任何调解,也希望张家的人不要再来了,如果不认可老人的安排,不相信遗嘱是真的,可以起诉让法院评判。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