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微广电

痛心!“爸爸,我回不来了!”

2019-07-14 17:10 来源:青岛经济广播

  “杭州女童被租客带走”一案,连日来一直牵动着网民的心。

  昨天晚上9点30分,@象山警方在线发布消息称,警方经技术鉴定,确定象山发现的女孩遗体系杭州失联女孩章子欣。

  昨天下午17时30分,章子欣姑父王辉告诉记者,他们正在驱车前往宁波辨认遗体。“他(章父)在车上,整个人一直在发抖。”王辉说。

  对于网上流传的“章子欣父亲”认证的发文,王辉向记者否认上述文章为章子欣父亲所写,“他(章父)手机都没来得及看,还有心情写文章吗?最起码让我自己去确认过(孩子死讯),都还没确认!”此前,章子欣母亲也向记者澄清自己未发文。

  昨天晚10点多,记者赶到象山殡仪馆。现场,警方拦起了警戒线。

  稍早前,章子欣的爸爸也已赶到。爸爸下车后直接进入解剖中心,大门随即关上了。

  22点19分左右,解剖中心的门打开了,章子欣爸爸被搀扶着走了出来。

  昨天晚上22:30,象山公安相关负责人通报了晚上大概的情况。

  象山县公安局政治处副主任董敏说,家属的辨认已经完成。案件的相关信息,将在之后几天内尽快发布。

  昨天晚上22:30左右,记者联系了孩子姑父王先生,确认他们已经离开了殡仪馆。

  王先生说:“外面记者太多了,我们也走得匆忙。孩子遗体已经看过了,看不下去的。孩子遗体还不能带走,需要警方进一步调查确认死因。爷爷奶奶都在淳安老家,没有来宁波,爸爸已经有家里亲戚在照料,事实已经没办法改变了。”

  昨晚11点,章子欣姑父王辉朋友圈

  渔民带着游客出海,发现女孩尸体

  昨天晚上记者联系上了第一时间发现女童遗体的船老大周师傅。当时,他刚在当地警方处做完笔录。

  “是我发现的。唉,我希望孩子的家长能坚强……”周师傅一声叹息。

  他说,自己是象山石浦人,在海上打渔差不多30年了。

  昨天上午他开着自己的海钓船,带着几名游客去海上抓螃蟹。上午11点不到,周师傅开船从石浦东门码头出发。“下着一点下雨,浪不是很大。”出海开了大约40分钟,他准备返航。中午11点半,他在距离自己船大约二三十米的海面上看到了不明物体。周师傅看看船舱里的游客,没有声张,悄悄驾船靠了过去。

  大概距离不明物体五米的时候,周师傅倒吸一口凉气:这分明是一个小女孩的遗体啊!

  在渔政部门到来之前,周师傅当时开着船跟着漂浮的遗体走。他还是没有和船上的游客说。游客问,他只说时间还早,再游玩一会儿。这一过程有50分钟左右。直到渔政到达现场。

  资料图片

  渔政部门赶到后进行打捞,发现是个八九岁模样的女童遗体。

  据悉,一位在现场参与打捞的渔船船老大邵师傅说,孩子当时外表比较完好,有些浮肿,但面部已经辨认不出了。身高大概在1.3米左右,上衣粉红色,身穿一条白色连裤袜,脚上只剩一只黑色凉鞋。

  父亲回忆最后一次与女儿通话

  据封面新闻报道,9岁女童章子欣给父亲打的最后一个电话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爸爸,我回不来了。”她本意是那一天她不能按时回家了,谁知,她可能真的再也不能回家。

  一开始,当两人提出要去上海参加婚礼,想带着子欣一起,请她当花童时,因为有之前的铺垫,老人虽十分犹豫,却并未往太坏的方面去想。

  “说是4日晚上去,5日就回来。就这么一两天,现在科学也发达,我们逃也逃不出去嘛。”爷爷章卸根被说服了,奶奶也被邓某的“诚恳”打消了疑虑:“她(租客)跟我说,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如果)我要带走,你们不在家早就带走了,她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虽然孩子姑姑和爸爸都明确反对,但在梁某、邓某的见招拆招里,子欣最终还是被带走了。章军知道这个消息时,孩子已经跟着梁某、邓某踏上了去漳州的路。

  “5日凌晨我躺在床上想,就觉得不太对劲。”这是第一次章军察觉到不妥,他甚至想得已经比较深入,“我想过会不会是拐卖,甚至想过会不会贩卖器官。”

  但和梁某的联系始终顺畅,孩子的消息总在不断传来,有时候是一段玩耍的视频,有时候是语音或图片,偶尔打电话,子欣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正常。这让章军放心不少,在孩子刚被带走的前两天,他觉得虽然走草率了一点,但女儿会回来的。

  但7月5日晚上,他动摇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梁某在他朋友圈发了一张车票,我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当时已是晚上,章军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发作,第二天上午,他在微信上问梁某女儿到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并提出了对车票的质疑,“他说我骗你做什么,肯定要把人给你送回来的。”

  从这一刻开始,承诺好的“6号送回来”就变成了漫长的拖延,三人的行踪不停变化,一会儿坐网约车,一会儿说买不到高铁票……24小时的拉锯战里,章家人一边越来越觉得事态不妙,一边又抱有侥幸心理,加上孩子在别人手里,报警的想法被无数次想起,又被摁下去。

  直到7月7日晚,梁某以“手机没电了”为由断联约12个小时,章军等到8日凌晨2点无果,才最终下定决心。8日上午10点,他走进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报警。

  根据当时三人乘坐的网约车司机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梁某、邓某一直拖,哄着子欣“再玩一玩就回去,很快就回去。”

  章军说,在和自己的最后一通电话里,子欣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我问你们在哪里,她说在象山。第二句是,我(今天)回不来了。”

  说完这两句话,电话就被梁某拿走,章军要求他立刻把女儿送回来,不然就要报警。两人扯了几句,为了证明自己,梁某还把电话拿给网约车司机,让章军与对方讲了几句。

  “我叫他(网约车司机)把娃娃送回来,他说你们商量好,我可以送到火车站去。我也不敢太强硬,毕竟孩子还在他们那里。”章军说到这里,突然自己顿住了,“我现在跟你聊,才反应过来,我要是那时候留下网约车的联系方式,让他直接告诉我地点,或者叫他给我送回来,是不是就可以找回来?”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立刻后悔起来,不停纠结。“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呢?”他揉揉一头乱发,“我们那时候也怀疑过网约车司机是他们一伙的。但我当时该试试的,为什么没想到呢。”

  章子欣爷爷奶奶听闻噩耗哭倒在地

  昨天下午4点左右,记者来到清溪村章子欣的家中,多位村民以及村主任已经闻讯赶来。章子欣的爷爷奶奶哭倒在地,爷爷边哭边大喊:“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宝贝!”奶奶已经哭得没了力气,滑到地上,在村民和亲属的搀扶下才勉强坐起。记者见到章子欣的姑父时他沉默不语,当看到奶奶哭得瘫到地上不停捶打自己时,他和村民冲上前去搀扶。子欣姑姑抱着16个月大的小儿子,在一边沉默,眼眶已被泪水浸得发红。

  基本确定与宗教组织无关

  淳安县公安局副局长余小阳透露,目前基本确定二人跟网上流传的宗教组织没有关系,他们计划明天对外公布初步的调查结果。

  老乡:两人的精神世界与现实脱离

  从前天到昨天,在多次探访青溪村和周边之后,钱江晚报记者得知涉案租客梁某谢某二人有虚荣的一面,表面上花钱大手大脚很要面子,实际上已经欠下高额赌债,几乎走投无路。“他们住在淳安的酒店里时,来过一个人找他们,也是喜欢赌的。”一位知情者透露,但这个好赌之人很快离开了,因为感觉租客二人夸夸其谈,其实没有实力。

  同时,记者也找到了租客二人的抖音和QQ空间等社交账号,发现二人去过全国不少地方,还发现了某些关于民间传说的资料。

  在广东老家,对二人情况有所了解的一位老乡也说,感觉二人的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有所脱离。“还胡扯什么去好地方买别墅,他们去这么多地方旅游,钱从哪里来……”这位老乡表示很不理解。

  女童离奇被害

  五大疑点依旧有待解答

  从7月4日女孩被带走至今,章军的心一直悬着。13日,孩子终于找到,但他等来的却不是昔日活泼可爱的9岁女儿,而是一具冰冷的遗体。

  然而,留在章军一家甚至诸多网友心中的,关于孩子背后的死因、两位租客行为的出发点、以及一系列有反常态的举动等,诸多疑点的答案还是没能浮出水面。

  7月7日三人监控出现画面图据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疑点一:两名租客是何身份?

  象山县公安局通报显示,两名租客分别是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从章军贴出的寻人启事租客身份证照可看出,梁某华本名梁邓华,身份证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

  章军提供的寻人启事图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梁邓华家中有三兄弟。梁邓华小学文化,一直以打工为生,且已育有一儿一女。

  此外,梁邓华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离家,甚至父亲去世也未回家操办丧事。对于梁邓华离家的原因,其同村村民表示是因梁邓华曾养鸡欠债,但当时的梁邓华并没有赌博、吸毒等不良嗜好。

  而对于谢某芳的身份,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她所在的广东化州市某村林姓支书介绍,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买房、做生意为由向家中几个兄妹借钱。此前,她曾向哥哥借款50万,但借钱后家里人却联系不上他,“几个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他说,如今提起谢某芳,家里人都恨之入骨。

  章爸爸与两租客的聊天记录图片来源:都市快报

  疑点二:带走女孩是否早有预谋?

  据女童父亲章军介绍,两名租客在租下章家房间前,已在6月初(6月10日)以夫妻身份入住当地一家酒店。而孩子的爷爷奶奶,恰巧在两名租客居住的酒店附近卖水果。两名租客在其摊位买水果时与爷爷奶奶认识,并表示酒店房价太贵,想要租住在章家。

  失联女童奶奶向媒体介绍,曾听闻两人本来买好了7月6日机票准备离开当地。但见到孙女后便退掉机票,并提出要在家中租住:“我说我没有租过房子,(租客)又跟我老头说要租房”。

  6月29日,两名租客从酒店退房并以每月500元的价格租下章家一间单间。7月2日晚,两人称要在4日带孙女去上海做花童。

  图为监控画面。象山公安提供

  疑点三:租客二人为何3个月内“密集”旅游?

  据新京报报道,7月11日,男租客梁邓华的社交平台显示,自今年3月6日开始,两名租客从广州潮州出发,从3月到5月,前往全国16省份,共计21个城市旅游——

  3月:三亚、成都、长沙、武汉、潮州、上海、杭州、北京

  4月:海南、昆明、重庆、宜昌、郑州、徐州、济南、青岛

  5月:西安、天津、凉州、大理、西双版纳

  此外,于7月10日搭载过三人的宁波网约车司机向媒体回忆,在前往海上长城风景区的路上,梁邓华坐在副驾驶位上不断向司机吹嘘自己在广东东莞有三十几栋房子,一个月收租就有几十万,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多平米,开的车是兰博基尼。

  但据该司机描述,租客二人看上去穿着十分朴素,不像有钱人。同时,该司机介绍,章子欣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梁邓华却好几次笑着骂女孩脏话。

  象山海岸搜救现场

  疑点四:男租客QQ相册中发现多张神像照片

  在梁邓华的社交平台里,除了3个月“密集”旅行外,其中多张神像照片也引人注意。

  据媒体报道,梁邓华曾和女童父亲沟通截图显示,他的微信号关联着一个名为“美好明天”的QQ号,在此QQ号相册中,保存着多张“三山国王”神像照片。

  据了解,“三山国王”是潮汕地区的民间信仰,并非邪教,指广东独山、名山、巾山三座山岭之神。相传三位山神宋朝时因救驾有功而受封。“三山国王”流行于闽南、潮汕和港台地区,信众通常都是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四季平安。

  7月6日晚,3人进入宁波一家酒店监控画面曝光。

  疑点五:带走女童后,租客二人为何挽手自杀?

  据浙江杭州淳安县公安局的通报内容,7月8日凌晨,租客二人已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且两人的衣服捆绑在一起。

  据都市快报报道,结合监控视频来看,男女租客选择自杀时,是手挽手走向湖里,一开始在浅水区但可能水深不够,随即他们很坚决地走向深水区,直到被水淹没。

  对于租客二人的自杀行为,不少网友分析其可能是因生前致孩子意外死亡而“畏罪自杀”,但孩子姑父王先生并不认可该说法:“怎么也不至于立刻就自杀,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租客发给章父的视频截图

  事件时间轴:

  6月10日

  两名租客入住当地宾馆

  6月29日

  两名租客租下章家房间并入住

  7月2日

  “以做婚礼花童”为由,向章子欣爷爷奶奶提出带孩子去上海

  7月4日

  章子欣被两名夫妇租客带走。

  7月5日

  两名夫妇租客向爷爷奶奶发布多段视频,显示孙女章子欣平安。

  7月6日

  约定好在该日送回孩子,章家人却未见孩子踪迹。后监控视频显示,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入住宁波市海曙区宁波站橘子酒店。

  7月7日上午

  两租客在橘子酒店办理退房,并带着章子欣离开。

  7月7日14点左右

  当被问及为何孩子未被送回,租客夫妇表示正在宁波玩,买不到回来的高铁票并拒绝章军开车来宁波接孩子的要求。

  7月7日17时23分

  据警方通报,租客夫妇及孩子三人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7月7日18时许

  租客夫妇发消息称充电器坏了,手机快没电,晚上九、十点才到千岛湖。此后关机失联。

  7月7日19时18分许

  租客夫妇及孩子3人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这成为章子欣出现的最后地理位置。而三人共同出现的位置,是附近松兰山景区唯一入口。

  7月7日22时120分许

  租客夫妇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

  7月7日23时01分许

  租客夫妇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xx1出租车离开。

  7月8日0时许

  两租客搭乘出租来到宁波鄞州区东钱湖景区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并下车。乘车期间全程没有接打过电话,也没有说话。

  7月8日0时左右

  租客夫妇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两人衣服捆绑在一起。

  7月10日傍晚

  章子欣市民卡在象山海岸线一带找到。

  自7月10日起

  宁波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与警方在松兰山景区展开搜救,搜救区域为景区海岸线方圆2公里范围内及附近山上。

  7月11日10时许

  搜索警力增加至400余人,搜索范围扩大至直径10公里范围。

  7月12日

  搜索警力增加至500余人,搜索水面范围也扩至20海里,下一步搜将转移至附近海岛重点搜索。

  7月13日

  章子欣遗体在象山松兰山景区被发现。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