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门卫胳膊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无人过问伤身又伤心

2019-07-09 22:03 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徐师傅两年之前在一个小区干保安,工作期间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一顿,右胳膊粉碎性骨折,现在事情过去了两年,伤倒是好了,但是是谁打了他依然没有查明,而且所属的公司也没有任何说法!

  至今,两道长长的疤痕,仍然醒目的留在徐师傅的右臂上。两年了,看到这两道疤,徐师傅就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个不愿回忆的晚上。

  2017年的时候,徐师傅在颐中高山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干保安,那一年的5月9日凌晨不到一点钟,上夜班的徐师傅在巡夜之后,回到了值班的岗亭。黑夜里,岗亭的门突然被踹开,有人对着徐师傅就是一阵猛打。

  事后,徐师傅报警并且打了120。而老伴儿见到徐师傅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了。

  一检查,徐师傅是右臂创伤性尺桡骨粉碎性骨折,双下肢多处皮肤挫伤。被打三个小时之后,徐师傅做了手术。一年之后取出了钢板。自己一个车库看门的,怎么就平白无故挨打了?徐师傅想起来事发一个月之前的一件事。

  被打的一个月之前,小区一位业主的车被划,当时车主怀疑是徐师傅所为,也报警了,后来派出所也没有下定论。不过,一个月之后,徐师傅就被打了,两件事情有没有必然的联系,谁都不好说。不过,徐师傅觉得,自己被打肯定是有预谋的。

  当天晚上的监控显示,在2017年的5月9号的零点46分左右,先是一名男子到徐师傅所在的岗亭外探视。在零点47分11秒左右,三四个人手持棍子,从岗亭里跑了出来。两分钟之后,徐师傅从岗亭里跑了出来,似乎是在打电话。两分钟之后,岗亭的灯打开了。先有探路的,又来三四个人一起动手,明显是有预谋的。当时,徐师傅65岁,作为一个车库保卫,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值得让人半夜手持棍棒痛打一顿?两年过去了,因为附近监控不多,这起寻衅滋事案,一直没有结果。手臂粉碎性骨折,让徐师傅身体疼痛,而后来单位的做法,更让他心寒。

  手术治疗花费不小,徐师傅老两口觉得,事情发生在工作时间内,徐师傅是在工作岗位上,单位应该担负一定的责任。可是,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案子没破,单位也没有任何表示,让徐师傅是身体受伤之后,心里也很受伤。事情看上去很清晰,为什么单位该承担的责任一直没有承担呢?

  徐师傅领着行动员来到了当时的事发地,宁国四路上的一处地下停车场。两年的时间过去了,门岗的门已经换成了防盗门。其他地方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后来,徐师傅经过伤情鉴定,确定为十级伤残。徐师傅觉得,作为刑事案件,自己只能等待公安机关破案。但是对于他的工作单位,自己应该要讨个说法。那么徐师傅的工作单位又是什么说法呢?行动员和徐师傅一起找到了颐中高山小区物业公司。

  颐中高山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只是颐中物业公司的项目部,徐师傅的事情,是总部在处理的。行动员和徐师傅一直找到了位于华阳路20号的颐中物业公司总部。半个小时之后,工作人员给出了意见。

  颐中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徐师傅并不是他们的员工,而是从一家名叫青岛力扬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的单位派遣过来工作的。所以,颐中物业跟徐师傅并没有法律上的关系。对于徐师傅受伤这件事情,作为实际的用工单位,他们肯定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他们也不回避。徐师傅后来也通过法院起诉过,后来法院调解,他们也同意给予一部分赔偿,不过,因为徐师傅实际是力扬公司的人,颐中物业只能把钱给到力扬公司,再由力扬公司给到徐师傅,不过力扬公司并不配合。

 

  徐师傅找出来一份聘用合同,乙方是徐师傅,甲方就是青岛力扬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菏泽分公司。不过,合同期是从2013年到2015年。也就是说被打的时候,合同已经过期。那么力扬公司又是什么说法呢?行动员和徐师傅找到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

  青岛力扬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的姜经理又是另一种说法,姜师傅已经超过60岁,所以不属于劳动派遣关系,姜师傅是颐中物业的员工,他们只是帮忙投了团体意外险。因为是被打,不在保险公司赔付范围之内。而归根结底是颐中物业不给钱。

  不过,徐师傅提供了一份账户流水,从上面看,从2016年5月,一直到2017年4月,也就是徐师傅被打的前一个月,一直是青岛力扬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给发的工资。那么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徐师傅到底是属于谁的员工?谁又该负责?徐师傅又该怎么办呢?行动员咨询了专业人士。

  希望公安部门尽快把打人的绳之以法,还徐师傅一个公道,二来,单位应该承担的责任也尽快履行,别让徐师傅身体受伤,心里也委屈。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