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李尚平遭枪杀 曾说"社会还没黑暗到那个程度"

2019-07-07 10:26 来源:大众网

  随着湖南新晃“校园操场埋尸案”的曝光,邓世平案得以沉冤昭雪,相关多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湖南新晃县纪委监委也对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立案审查和监察调查。几乎与此同时,另外一起发生在湖南益阳的枪杀教师李尚平的案件,也重回公众视野。

  2002年4月26日傍晚,大雨滂沱,南塘中学英语老师李尚平在为全镇635名教师成功“讨薪”之后,被杀害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一枚子弹从他的嘴巴射入,穿透了他的头部,打出了漏斗那么大的一个洞。然而,有关方面最初竟然将其认定为一起交通事故。在李尚平家人和朋友的抗议之下,法医才重新鉴定,确认了李尚平死于枪杀的事实。

  此后的17年里,尽管警方宣称一直在侦办,但案件并未能取得任何进展,凶手也一直逍遥法外。该案也成为益阳市的一桩“悬案”!

  17年,给李尚平的家人留下的只是一连串的疑问和无尽的痛苦。“弟弟的死把全家人的快乐都带走了。”李尚平的姐姐说。

  李尚平生前照片

  李尚平的母亲:

  每当回忆起儿子被枪杀那晚的模样,老人都掩面痛哭,三次提及三次痛哭

  4日早晨,记者一行乘坐D7568次列车从长沙赶往益阳,刚一下火车,就被一群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团团围住。当记者表示要去赫山区龙光桥镇时,一名出租车司机张口要20块钱,打表另外再加5块,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这名出租车司机最终妥协,正常打表拉记者前往龙光桥镇。

  7月的益阳,正值盛夏,多雨潮湿,一路上绿意盎然,高楼林立。一些居民或三五成群,或零零散散聚在一起打扑克、下象棋。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安逸的小城,17年前会发生这样一起耸人听闻的枪杀案。

  经过十几分钟的车程,记者来到了龙光桥镇上坡村附近,也就是死者李尚平的老家。在多方打听下,迎宾东路上一位开饭馆的村民告诉记者,上坡村都已经拆迁完了,老村子已经没有了,“我们跟李尚平家是一个邻队(生产队)的,他的父亲是个老师,还教过我呢”。据她回忆,事发当天,她正在家里淘米做饭,“那天雨下的很大,大约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我突然听到一声“响”,声音很大,我还以为是打雷了呢?后来才知道,李尚平让人给枪杀了”。

  “当时很多人都听到了枪响,都以为是打雷了呢”,这位村民补充道。

  在一位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李尚平母亲所住的小区。记者远远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竹筒椅子上跟村民们聊天,看见有陌生人走过来,王玲秀老人本能地站起来,很凝重地看着我们,当知道我们是记者后,老人才稍微放松了一些,转身回到屋子里,给记者端出来两杯热茶。

  李尚平母亲正在和村民聊天

  记者看到,老人所住的房子是两间平房,一间是卧室,一间作为客厅。客厅里摆放着一台双开门冰箱和一台洗衣机,卧室的墙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机,两个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所有物品都摆放的井井有条,连烧水做饭用的木柴也摆放得井然有序。看得出来,老人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老人的房间和物品都收拾得很整齐,看得出是个爱整洁的人。

  谈起儿子李尚平的死,王玲秀老人都会使劲地挺直身体,调大嗓门向记者诉说这17年来的种种遭遇,而每当回忆起儿子被枪杀那晚的模样,老人都掩面痛哭,三次提及,三次痛哭。

  “牙打掉了两颗,一直到这里,右耳朵后面这么大的洞,当时我看到我儿子,眼睛挣得这么大……”说到这里,王玲秀老人已经抽泣到不能自已。

  王玲秀老人回忆,当天,交警部门的人赶来后说是交通事故,这令她很生气。“他们说按照交通事故处理的话,能赔偿几千块钱,当时我朝着他们的车子打了一拳,我说现在不是说钱的时候,我不要钱,我要看到我的儿子”。

  王玲秀老人说,17年间,他不断地向当地公安部门了解案情进展。然而,去一次失望一次,案件一直没有新的进展。“后来,赫山区公安分局的,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因为老家房子拆迁给了2000块,农历12月份的时候,他们又过来,说省公安厅照顾我,给我几万块钱,说我生活困难,让我签字,我不要。后面过一段时间,说给5万,日子会越过越好,先给5万,我也没要。”

  “其他要求没有,我只想抓到凶手,一直这么多年(公安)都没有问过,我的儿子从来不做坏事,我想给他讨回一个公道,有的人不知道,总以为我儿子干了坏事,其实我儿子是被坏人杀害的”。王玲秀老人说。

  儿子李尚平的遇害,是压在老人心头永远的痛。

  直到谈到自己正在读研究生的孙子,王玲秀老人的脸上总算有了些笑容。

  她说,孙子经常会给她打电话,问她吃的什么饭,还会经常开玩笑逗她笑。“我们从来不跟他说他爸爸的事,他也从来不问他爸爸的事,现在拆迁了,我们家分了四排房子,我孙子也有一排”。

  对话李尚平的姐姐李尚家:

  弟弟的死把全家人的快乐都带走了

  在益阳市秀峰公园,记者见到了李尚平的姐姐李尚家。

  在李尚家的眼里,弟弟是个很善良的人,嫉恶如仇,平时爱读书,写文章,是个才子,他还会弄电脑。

  17年的一无所获,让李尚平的姐姐心灰意冷。

  李尚家认为,可能正是弟弟嫉恶如仇,敢爱敢恨的性格得罪了一些人,才会遭到杀害。

  “我劝过他,就是他出事前的一个礼拜。在我家里吃午饭,我就跟他说了很多,我说你也不是生活不下去,如果你不喜欢这个职业,也看不惯他们,那你就离开教育战线,出去打工。”而李尚平则回应道“你们别担心,社会还没黑暗到那个程度。”

  后来,李尚平也跟家里人商量准备在2002年5月1号放假之后,离职去北京打工。然而,五一放假前的五天,也就是4月26日,李尚平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遭到枪杀。

  弟弟李尚平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32岁,留下了一连串的疑问和家人无尽的痛苦。“我弟弟的死,把我们一家人的幸福和快乐都带走了,他走了以后,我们家过年,我们都是装着很高兴”,说到这里,李尚家一度哽咽。

  弟弟李尚平被枪杀后,就埋在了老家房子的后面,李尚平的母亲经常去他的坟头探望,“去一次哭一次,拦都拦不住,后来村子拆迁,弟弟的坟也迁走了,母亲就去的少了”。

  “我父亲也是老师,退休后就一直在家养老,平时经常一个人去钓鱼,后来,我父亲临去世前,跟我说,他每次去钓鱼都会大哭一场,都是因为弟弟的事。”

  我现在还不想死

  我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真相

  李尚家说,今天上午,她已经接受了三四家媒体的采访。

  当记者表示,“越来越多媒体关注可能是件好事”时,李尚家却表现得很平淡。“按照常理来说是好事,但是对我弟弟这个案子来说,我感觉不一定会有什么好的效果,为什么呢?我觉得17年前,我弟弟那个事情发生以后,也是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但也是这么拖过来了,就不了了之了,直到现在。”

  可能,17年的一无所获,已经让李尚家心灰意冷,即使17年后弟弟的死再次回归众人视野,但她依然重复着之前跟媒体说过的话“我不太乐观”。

  当记者问到,担不担心会受到打击报复或者威胁的时候,李尚家说道,“在我弟弟的真相出来之前,我们还是不想死的,我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个真相”。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