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微广电

加入这场新时尚 你准备好了吗?

2019-07-04 13:36 来源:回澜听涛

  分还是不分,这是个问题。7月1日,随着《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这座拥有2400多万常住人口的超大城市在全国率先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一场由垃圾分类引发的全民大讨论,最近在线上线下一直持续不断、热度不减。其实,垃圾分类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涛君查询了解到,早在2000年,国内的垃圾分类工作就已启动,从最初的8个试点城市到26个示范城市(区),再到46个重点城市,垃圾分类工作由点及面逐步推进。青岛就在46个重点城市目录之中,垃圾分类工作也是起步于2000年,面对这项正在加速推进的民生“小事”,这座城市准备好了吗?加入垃圾分类这场新时尚,你准备好了吗?

   NO. 1|壹

  623张整改单,这是《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实施首日,上海执法部门的“战果”。上海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强制就体现在硬约束上——从垃圾产生源头到末端处理,上海实行全流程分类管理。个人如果混合投放垃圾,最高可罚款200元;单位如果进行混合投放或混合运输,最高可罚5万元。正因为如此,不少人称之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

  从珍珠奶茶到小龙虾,再到查询平台、模拟考……为了做好垃圾分类,上海市民最近很拼。看一看网上的各种吐槽段子,很多人都是搞不清楚上海垃圾分类划分的四大类——可回收物、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之间的界限,特别是干垃圾与湿垃圾的区别。强制实施垃圾分类给市民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涛君就此和几位生活在上海的同学、媒体同行聊了聊。

  李女士:社区给每户发了垃圾桶,现在家里的垃圾桶多了两个,个人的主要困惑就是有时会搞不清楚如何分类,扔的时候查查微信就好了。另外,现在叫外卖少了,在饭店吃得多了。

  萧女士:各个小区在垃圾分类方面的严格程度不一样,有的上个月就开始很严格了,我们小区7月才开始的。我也准备了小程序,不知道怎么分的时候就查一查。垃圾分类这件事绝对值得推广,我感觉周围配合支持的人居多。

  杨先生:我所在的小区是每天分两个时段集中收垃圾,早7点到9点、下午5点到7点,除了这两个时间段,垃圾桶都是被锁住的。之前我也遇到过因为错过时间没能扔垃圾的情况。每到集中时段,会有社区志愿者在现场进行指导,告诉居民应该如何正确分类投放。目前来看,湿垃圾破袋是让不少人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居民将湿垃圾抖出来后,袋子再扔到干垃圾桶里。很多年轻人打扮得光鲜亮丽,不愿意破袋。

  虽然此次“史上最严”垃圾分类给上海市民带来了一些暂时的麻烦,可能也会给到上海出差或旅游的外地人带来难题,但是大多数人都明白,垃圾分类这项工作势在必行。一个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目前城市生活垃圾总量越来越大,末端处置压力倍增。据统计,我国每天人均垃圾产生量约1公斤。有媒体报道,上海有2400多万常住人口以及700万左右流动人口,每天的垃圾量就超过了2.6万吨,平均每两周就可以堆出一幢“金茂大厦”。在青岛,有这样一组数据:2017年全市生活垃圾清运量为324万吨,而当年全市的粮食总产量只有296.9万吨,毫无疑问,我们产生的垃圾太多了。开展垃圾分类的意义在于,一是把垃圾进行分类,让不同的垃圾流向最合适的处理渠道,使垃圾处理过程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二是通过开展垃圾分类,培养市民的垃圾减量意识和行为,倡导简约适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

   NO. 2|贰

  青岛的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最早开始于2000年,当时是选择市南区的湛山小区开展了以废旧电池回收为主要内容的试点,我市是全省首个实行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的城市。在2008年、2011年和2013年,我市陆续推进相关工作试点。官方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青岛市区共有124.9万余户居民开展了生活垃圾分类,分类覆盖率达到69%。

  根据涛君的观察,目前岛城的垃圾分类工作在具体操作中还存在一些明显的不足和短板。例如,今年以来,不少居民小区或公共场所已更换了新式垃圾箱,按照分类,配备了“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垃圾桶,但在实际使用过程中,不同颜色的垃圾桶还是承担了“全家桶”的功能,各类垃圾依旧混装在一起。对于不少市民来说,不知道要分类,也不知道该如何分类,依然习惯于所有生活垃圾“一包丢”。同时,从运输环节来说,垃圾运输车辆混装混运既影响了垃圾分类工作的落实,也打击了一些居民的参与积极性。

  住建部对全国46个重点城市定期开展打分考核,今年一季度,青岛的考核成绩在全国46个城市中排名第26名。根据住建部的考核反馈结果,结合实际工作推进情况,城管部门梳理汇总了我市目前垃圾分类工作存在的问题,更具针对性,主要包括:宣传教育不足,分类习惯尚未形成。基础台账不完善,工作方法尚需提炼。末端设施处理能力不足,目前,全市还没有专门的大件垃圾处置场,餐厨垃圾、厨余垃圾处理能力不足。协作配合不够,各区市大多依靠城市管理部门单打独斗,尚未完全形成上下互动、合力推进的工作局面。

  《2019年青岛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行动方案》明确提出,到今年底,力争实现主城区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完善生活垃圾分类政策法规体系,大力推进餐厨垃圾、厨余垃圾、大件垃圾等末端处理设施建设,基本建成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体系。

   NO. 3|叁

  每当说到垃圾分类,相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日本。涛君查阅了解到,日本是全世界垃圾分类最严格的国家,也是效果最好的国家之一。根据日本相关法律,各个县市区要有计划地对垃圾进行分类和收集处理。日本的生活垃圾大体分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资源垃圾和大型垃圾四大类。每一类垃圾必须放入专门的垃圾袋里,包装好之后才能丢进特定的垃圾桶。日本的垃圾分类教育是从幼儿园的娃娃抓起,从小培养环保意识。

  德国是最早实施垃圾分类的国家,早在1965年,各市就成立垃圾处理中心。在20世纪90年代初,德国就将条形码技术引入到垃圾分类管理中,实现了城市综合性区域垃圾分类的精准溯源。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无论是国外的先进成熟经验,还是国内其他城市的探索实践,都可以给青岛进一步推进垃圾分类工作提供有益借鉴。垃圾分类看似是小事,其实是大民生,蕴含着大智慧,考验的是市民素质水平和政府治理能力。面对垃圾分类这场考试,上海人把细致严谨发挥得淋漓尽致,甚至可以称得上较真。对于政府管理者来说,垃圾分类既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城市治理能力、协调能力,甚至是政府应对质疑的能力都体现在其中。例如,在上海,有市民提出质疑,垃圾分类之后的末端处理能力能否跟上,是否会出现前面精细分类,后面“一混了之”?政府部门回应表示,将加快分类处置体系建设,加强分类和收运处置单位的监管,并落实规章惩处混装混运和混合处置。应该说,市民与政府之间这样的良性互动,有利于垃圾分类工作的进一步落实落地。

  垃圾分类就是新时尚,现在,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