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遭监管质询 曝出成龙3部电影片酬达2.4亿

2019-07-03 12:23 来源:网易娱乐

  今年1月底,文投控股曾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公司2018年净利润为1200万至1400万元。但是在正式披露年报前几天(4月19日),公司又更正了业绩预告,2018年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范围为6.8亿—7亿。4月27日,文投控股2018年年报出炉,去年净利润最终亏了6.87亿元。

  5月23日,文投控股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涉及问题包括公司及子公司耀莱影城的业绩亏损、商誉减值、应收账款及坏账、预付款等。6月28日,文投控股详细回应了上交所的上述质疑,并透露了包括成龙片酬等在内的不少值得注意的细节。

  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年末,文投控股预付账款余额为10.92亿元,占公司净资产比重为17.16%;2016—2018年预付款的增长率分别为64.49%、18.95%和19.01%,金额较大且快速增长。因此,上交所要求文投控股补充披露2018年预付款余额前五名的情况,并结合公司业务模式和具体经营情况,说明预付款项逐年递增的原因及合理性等。文投控股回复,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预付账款按预付款对象归集的期末余额前5名如下:

  其中,预付款第一名是北京龙家族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期末余额3.08亿元,主要是文投控股2018年支付的影视项目演员服务费及影片投资款。具体情况为:电影《孙子兵法》1.33亿(其中演员服务费8000万元,投资款5300万元),《大帅》演员服务费8000万元,《防弹特工》演员服务费8000万元,《我的日记》投资款1500万元。翻开北京龙家族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官方微博,到处都是关于成龙的消息。

  另据天眼查显示,北京龙家族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何钧,持股40%;最大股东为李嵘,持股60%。而何钧为成家班成员,在成龙主演的《大兵小将》《十二生肖》《铁道飞虎》等电影中担任动作指导;在电影《铁道飞虎》的“演员经纪及助理”名单中,也有一个叫李嵘的人。

  因此可以推断,北京龙家族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为成龙实际控制的公司,上述演员服务费应该是成龙的片酬,投资款是成龙的出资。文投控股进一步介绍,目前《孙子兵法》处于前期准备中;《大帅》剧本初稿已完成,预计2019年年底开拍;《防弹特工》处于项目前期筹备中,预计2019年7月开拍,2021年上映;《我的日记》已拍摄完成,预计2019年上映。

  预付款第2名为The H Collective Entertainment,预付的8313.11万元,是《极限特工4》1340万美元投资款的尾款。该项目目前处于前期制作阶段,计划公映档期为2020年2月。预付款第3名为影艺人娱乐制作有限公司,预付的5727.96万元,由《中国游记》投资款及《大帅》监制服务费构成。目前《中国游记》已完成拍摄,预计于2019年上映。

  预付款第4名为上海费凡斯文化传媒咨询有限公司,预付的5433.31万元,是动画电影《许愿神龙》的投资款。目前该项目在后期制作中,预计2020年上映。预付款第5名是洋浦诚誉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预付的4792.44万元,包括电视剧《皓镧传》2983.97万元投资款及《朝歌》1808.47万元投资款。

  目前《皓镧传》已播映,《朝歌》预计2019年播出。洋浦诚誉于今年3月7日对北京耀莱影视出具结算表,返还《皓镧传》投资本金1572.2万元,该笔款项已于3月20日到账。

  此外,文投控股还解释称,公司2016年预付账款增长率较高,是因为2015年刚完成并购,当年尚未大规模进行影视项目投资,同期可比基数较低所致;2017年和2018年增长率大致持平。

  由于影视行业优秀的导演、演员、编剧,以及好的剧本均属于稀缺资源,公司在大力发展自身主投主控的项目,以期望获得最优投资回报的同时,也大力积极地参与行业内其他优秀项目的投资,争取更多更好的投资机会也是公司管理层的运营策略之一,故公司保持一定的预付账款投资规模和增长率,符合行业惯例和公司长远利益。

  2018年年报显示,文投控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0.86亿元,同比下滑8.41%,净利润为-6.87亿元,扣非净利润为-7.31亿元。

  对于利润大幅下滑,文投控股解释主要原因有3个:

  第一,影城收入下降。

  为实现影城战略布局及规模效应,公司加大了在新建影城方面的投入。由于新建影城尚处于培育期,前期营收较低,影城运营人工成本、租金及装修设备摊销折旧等相对较大,导致影城短期内未能实现盈利,影城板块2018年盈利情况未达预期,毛利为负。

  第二,影视投资亏损。

  2018年结算的《英伦对决》、《英雄本色2018》、《绝地逃亡》等项目盈利不及预期,3部影片合计亏损超过2亿元。其中,《英伦对决》亏损1.98亿,《绝地逃亡》亏损1499.99万元,《英雄本色2018》亏损1379.41万元。

  相较于2017年《功夫瑜伽》项目产生的较好盈利,公司2018年影视投资板块业绩有较大下降。

  第三,公司计提了大额的资产减值,超过3亿元。具体情况如下:

  上交所还注意到,文投控股主要子公司耀莱影城,在业绩对赌期(2014—2017年)结束后的第一年,也即2018年,净利润亏损高达6.43亿元。

  因此,上交所要求文投控股说明,耀莱影城在完成业绩承诺后就出现巨额亏损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公司商誉减值计提是否具有充分性和准确性。

  对于耀莱影城巨亏的原因,文投控股先从同行业上市公司2018年经营情况及影视行业近年来的发展情况来说明。

  同行公司对比方面,25家A股影视类公司,2018年平均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1亿元,出现亏损的有9家,其中5家亏损超过10亿元。行业2018年业绩整体水平较2017年下滑141.40%,出现下滑的有19家。

  影视行业方面,2018年全国票房收入较2017年增加8.78%,而荧幕数较2017年增加18.58%,单银幕票房收入下降8.26%。行业扩张速度高于市场增长速度,反映院线行业竞争加剧,利润空间被挤压,影城经营利润率大幅下降。

  至于公司方面的原因,包括前面已经提到的新建影城尚处于培育期、部分影视投资项目盈利不及预期,以及期间费用增加、计提商誉减值和坏账损失等。

  关于耀莱影城计提商誉减值是否充分的问题,文投控股表示,耀莱影城2015—2017年的盈利情况较为稳定,同时影视行业尚未出现大幅波动,行业状况和公司情况均未表明商誉出现明显的减值迹象。经第三方评估机构评估,其商誉也没有出现减值迹象。

  而2018年,耀莱影城发生了大幅亏损,出现了商誉的减值迹象,公司根据评估报告的结果测算并计提相关商誉的减值准备。

  年报显示,文投控股应收账款2018年末账面价值为3.88亿元,2018年计提坏账准备1.30亿元,其中公司“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约1.1亿元,坏账准备金额大幅高于以前年度。

  上交所要求文投控股说明,对“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的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为完成业绩承诺而进行利润跨期调节的情况等。

  根据文投控股公告,公司2018年“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情况如下:

  上表显示,2018年文投控股共对7笔应收款计提坏账1.03亿,算上以前年度计提的,就是全额计提坏账了。

  对于上述7笔应收款的来源及全额计提坏账的理由,文投控股一一进行了说明。下面主要说明前3笔应收款的情况。

  1.截至2018年12月31日,文投控股应收北京寰宇赢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款项2787.82万元,是各影城提供场地执行阵地广告和映前广告服务产生的应收账款。2018年对方未按照合同约定的回款政策以及之前与公司的沟通情况进行回款,所以公司逐渐减少及终止了与对方的合作业务。

  2.公司于2017年7月与武汉飞瑞赛车体育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授权飞瑞赛车使用以“成龙”名义命名车队名称,并且允许其在赛事和宣传中使用。2017年,公司确认与授权使用费收入相关的应收账款1000万元;同时,公司与飞瑞赛车签订协议,约定车队对外宣传活动由公司艺人成龙配合完成,2017年公司确认与艺人经纪收入相关的应收账款1200万元,相关宣传活动当期已执行。

  3.公司2016年与霍尔果斯嘉美影业有限公司签订投资协议,取得电影《七月与安生》30%的境内收益权,同时与其母公司北京嘉映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订海外联合发行协议,公司收取版权销售协议总额的15%作为销售佣金。

  2018年公司确认与该项目收入相关的应收账款3031.84万元,截至2018年末尚有2069.02万元应收账款未收回。此外,发行收入结算改为由智龙投资有限公司与文投控股进行结算。

  文投控股表示,对于上述应收款项,公司多次进行催要,但对方仍未能履行付款义务。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判断短期内难以收回债权,对其进行单独减值测试后,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除了应收账款,文投控股在其他应收款方面也有异常。

  2018年,公司其他应收款期末账面价值为1.28亿元,计提的坏账准备却高达1.74亿元,远远超过以前年度。

  其原因跟文投控股原总经理綦建虹密切相关。

  公告显示,在未履行正确审批决策程序的情况下,经时任总经理綦建虹审批,文投控股2018年向汇耀控股集团(HYH Group Limited)支付预付项目款1550万美元,向霍尔果斯珑禧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支付借款8500万元人民币。

  截至2018年底,向HYH公司支付的1550万美元预付项目款,既没有开展任何项目,也没有任何还款计划和措施。因此,文投控股已向香港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HYH公司退还上述业务往来款以及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对于向珑禧文化支付的借款,截至去年年末还有7500万元没能收回,也没有任何还款计划和措施。

  针对上述两笔违规支出的资金,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判断短期内难以收回债权,决定对其他应收款净值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