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脑”王昱珩:真正的牛人,是把吹过的牛都实现

2019-04-21 15:49 来源:最人物

  最近的天文界真是热闹非凡。

  先是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被公之于众,人们终于有幸对这个神秘天体一睹“芳容”。

  紧接着,世界航天日如期而至,航天英雄们的故事令人再度感慨人类空间时代已经到来。

  乘着东风直上热榜的,还有“以色列登月失败”的焦点新闻,这个面积不大却分外倔强的亚洲小国与成为世界第四个登月强国的目标失之交臂,却得到了一众网友的热心关注。

  国人纷纷发博安慰它再接再厉,顺带着掀起了一阵“行走以色列”的旅游风潮。

  吸引眼球的风景美照独领风骚,网友们定睛一看:

  这活动的领头人,不正是《最强大脑》里人称“鬼才之眼”的选手王昱珩吗?!

  目前《最强大脑》仍在热播,而曾经在这个舞台上最为耀眼的男人,此时正肆意纵情于以色列的碧水蓝天,和以往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干部”形象判若两人。

  其实对王昱珩而言,舞台上的王者“水哥”只是他的冰山一角;辗转于荧幕后的多重身份之间,他早已将自己的人生过出了别样精彩纷呈。

  “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来秒杀你们的。”

  随着一句霸气的宣言,肩上落着一只亚马逊鹦鹉的王昱珩进入了公众视野。

  2015年2月,《最强大脑》第二季的舞台上,一个叫做“微观辨水”的项目给无数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初出茅庐的王昱珩,以1秒四杯的速度从520杯同质同源同量的水中,准确找出了先前被随机选中的那杯,甚至看出了这杯水从被选中、拿起观察再到放回原位,摆放的角度旋转了15度。

  “我的毛发战栗起来。”评审席上的嘉宾这样说道。

  凭借着逆天的观察力,“水哥”王昱珩于一夜之间被粉丝推上神坛。

  面对采访,王昱珩淡定表示:我分辨这些水靠的其实是“想象力”,我会把杯中的水想象成一幅画,比如说星空,或者是一张孩子的脸。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参赛前不久,他因为一次事故,几乎失去了整只右眼的视力。这次比赛,是只靠左眼的微弱视力完成的。

  在他眼中,凡物莫不相异,他甚至可以用肉眼直接看到长在珊瑚上的寄生虫。

  北大教授魏坤琳将他称为《最强大脑》中的唯一天才,可他却不以为然:

  “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证明你们都不是最强大脑。”

  一战成名后,被荣誉和非议挟裹前行的王昱珩没有随波逐流,依然保持着自己锋芒毕露的性格。

  在当季的中日对抗赛上,在中国队以0:1落后于日本队的关键赛点,王昱珩对上了可以背出圆周率小数点后十万位的日本选手原口证,出战项目“扇面之谜”。

  比赛前,主持人问他有什么感想,他冷冷道: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等我的背后飘起五星红旗(胜利)后再说。”

  比赛开始,艺高人胆大的他主动放弃了两小时的观察时间。在对手拿着放大镜,窜上爬下观察200把扇子的两小时里,王昱珩坐在现场打起了瞌睡,仿佛一个漫不经心的局外人。

  然而最后的比赛结果却震惊了所有人:三把目标扇子,原口证只找对了一把,而王昱珩三把全部正确。

  满场欢呼中,他轻轻一笑:

  “我觉得这个数量,对我来讲是比较少的。如果这是30万把扇子的话,可能更适合我。”

  此言一出,王昱珩立刻圈粉无数:任谁都知道,在录制现场所在的南京,有一把叫做历史的折扇,上面写满了30万华人的名字。

  “不过要是项目太难,他可就不玩儿了。”他一脸无畏地调侃着对手和比赛。

  节目组对他又爱又恨。爱的是,他有师旷之聪,如离娄之明,他的“鬼才之眼”仿佛专为这舞台而生;

  恨的是,他恃才傲物,任性难管,甚至会因睡懒觉被打搅而删掉导演微信,常令剧组措手不及。

  第二年的国际对抗赛中,他在“唇唇欲动”项目中再次放弃观察,却完虐日本对手青木健。

  观众对这个长着一张扑克脸的年轻人爱得深沉,他却视一切欢呼、争议为无物,依旧我行我素,目空一切。

  “局座”张召忠曾在节目里忍不住问他: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狂?

  他一如既往,冷漠又不失礼貌:您习惯就好。

  其实,王昱珩的与众不同从少年时代便已可窥一斑。

  1980年5月,他出生在北京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家教森严。

  由于天性有些自闭,比起和人打交道,王昱珩更喜欢与花草鱼虫作伴。

  小时候,他在楼道里养鸡养兔,在爸妈的鞋子里养蚂蚁,偷拿妈妈的丝袜去井盖里捞鱼虫喂鱼,为此没少挨过打。

  不爱言语的他,平日喜欢用绘画表达自己:父母问他今天做了什么,他就在纸上画一个秋千;问他吃了什么,他就画一碗面条。

  12岁那年,他在课本后绘制的水浒人物栩栩如生,令人称奇。

  “我,王昱珩,北京的,小时候玩物丧志,长大了不务正业。”

  虽然看似吊儿郎当,但王昱珩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全能学霸。

  高考那年,他以高出第二名40分的专业成绩考入清华美院,而这仅仅是他在考试前两个月才开始看书复习的结果。

  “你们谁要是上课和他一块玩谁就是傻,他爱考哪儿考哪儿。”

  面对着一模、二模全部白卷上交的王昱珩,他的班主任曾在考试前对同学说道。

  进入大学后,王昱珩在“旁门左道”这条路上走得更起劲。

  他在课桌上摆了个鱼缸,专门坐火车去广州批发南美的鱼苗,基本上把能人工繁殖的淡水鱼都养了个遍。

  “我一眼就能看出鱼有没有受孕。”

  毕业后,王昱珩没有上过一天班,理由是办公室的小小隔间没法养鱼。他先后做过纸媒、内刊和书籍的自由设计师,也曾开过淘宝店,贩卖自己的手工制品。

  他的手工艺品涵盖广泛:玻璃工艺品、羊毛针毡、软陶、树脂画……应有尽有,且无一不巧夺天工。

  “连吃喝都不能保证,还谈什么理想?”

  话虽如此,但王昱珩任凭顾客大排长龙、苦苦等待,始终坚持只用自己20%的时间来挣钱。

  “只要我做好了这一个(工艺品),剩下的99个顾客都跑不了。”

  事实果然证明,时跨多年,他的手工艺品一直供不应求,且需求愈演愈烈。

  王昱珩的大学室友于欣曾说:

  “有的人觉得肯定要有一份工作才能养活自己,但王昱珩却觉得,我除了上班,别的方法都能养活自己。”

  真正的自由,是有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说“不”的能力。

  王昱珩将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倒腾自己的生活上。

  做女红、绣荷包、撰写古琴谱、制造机器人,心血来潮时去景德镇烧瓷器,童心大发时去南极看企鹅。

  随性洒脱,逍遥自在,他真正通过自己的双手将生活过成了诗。

  《最强大脑》节目录制期间,导演组曾去他家进行采访,一进门,感觉仿佛进入了原始丛林:

  并不明亮的光线下,墙上的鹿头伸长犄角,豹猫从盘根错节的树下穿过,鹦鹉立在树梢歪头窥视着,陆行龟缓缓挪动脚步,鱼群翩翩游过珊瑚丛。

  更令人惊叹的是,石墙上那整面的热带雨林生态系统,据说是他为了女儿出生而亲手打造的礼物。

  身处如此“世外桃源”,王昱珩的女儿却忍不住吐槽:“家里像个科学怪人的实验室,吃饭没桌子。”

  以“鬼眼”而扬名天下的王昱珩,如今正处在失明的边缘。

  对于他而言,世间的名利与热闹,早已如眼前浮云一般不重要。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8岁女儿王一雯。

  失明,成了他扮演“父亲”角色所面临的最大难题。

  2014年的一次羽毛球事故,使他患上了失明性青光眼。他曾一度不得不坐着睡觉,看台阶就像是斑马线,甚至无法将水倒入杯中。

  由于不忍让女儿知道真相,每次带雯雯出门前,他都会事先用自己的“最强大脑”记录下沿途的每一个交通灯、岔路口,维护着女儿眼中“超人爸爸”的形象。

  有一次,在人流攒动的科技馆里,女儿转眼间就找不到了,视野模糊的王昱珩却只能在原地等待。

  那一刻,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于人生中首次感到了恐惧。

  “雯雯,如果以后和爸爸走散,你要记得,不管怎样,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从那天起,他开始重拾久违的画笔,一点一滴记录与女儿的互动,希望能在彻底失去视力之前,多给女儿留下一些爸爸眼中的世界。

  <微笑的江豚》,庆祝女儿学会了游泳

  我的小情人啊,你是爸爸前世种下的玫瑰

  他也愈发珍惜和女儿相处的每一刻:从亲手给女儿理发,到和她一起种花、养鸟,他都尽可能不缺席。

  为了锻炼女儿的观察力,他让她开始学习击剑,使她成为了击剑班里唯一的女孩。

  如此,他便稍作安心:即使女儿最崇拜的“鬼才之眼”一朝逝去,她也已学会了用自己的双眼观察世界。

  其实早在受伤之前,王昱珩在育儿方面便颇有心得。

  他从不强迫女儿上学,却常带她一起读课外书:他们坐在桌前,从《哈利波特》读到《三体》,从王国维看到《时间简史》,甚至连金庸、古龙的武侠和言情小说都在涉猎范畴之内。

  除了阅读,他还经常带女儿去世界各地旅行。他从小就给女儿灌输:女孩的见识特别重要。

  世界很大很丰富,只有见识多了,你才会宠辱不惊。

  现在念小学的王一雯,每学期都有一半的时间不在学校,但她并没有因此把功课落下,每次考试都保持在班级前五的成绩。

  “我一直认为,孩子不用做第一,不用拔尖。孩子的健康、快乐与见识应该远在知识之前。”

  求而不得,往往不求而得。

  他已然用自己模糊不全的视力,为女儿勾勒出了清晰完整的人生。

  闲人王昱珩,这是王昱珩的微博名称。

  王昱珩出名后,许多崇拜者向他讨教秘诀,而他却说:

  “我没有什么秘诀,就是用心去观察。这里的心是指童心,带着热爱去看。

  我不是最强大脑,可能是我比较有闲功夫,能安静下来看一些东西。”

  其实,从作为学霸考入清华,到走红网络名利双收,王昱珩已然符合了许多人眼中的成功标准。

  但他才华满腹、认真生活,却不是为了取得这些世俗意义上的成就。

  恰恰相反,他是希望能以这些才艺辅佐自己,去更好地享受生命、陪伴家人,做个闲人。

  最后一次作为选手离场,告别《最强大脑》的舞台时,王昱珩着一袭白衫,轻轻一笑: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热爱自然,其次是艺术,我用生命之火烤着双手,火萎了,我也该走了。”

  一水一世界,一扇一流年,一叶一菩提,一吻一红颜,一生为一人。

  他回到如桃源般的家中,从此往后,任尔东西南北风,他自逍遥人间。

  窗外唇枪舌战起纷争,窗内小园香径独徘徊。

  在这个对功利的渴望超乎一切的时代,清闲似乎早已成为一种罪孽。一但有人闲了下来,仿佛就意味着他懒惰、松懈、混吃等死。

  成功人生的定义,不知何时只剩下“拼命赚钱”四个字。一句句雄赳赳、气昂昂的鸡血背后满溢着焦虑,好像不拼搏至死的人就不配活着。

  于是,我们不断变得更忙、索取更多,永远在追求着高过此山的下一个巅峰。

  然而在漫无止境的征途中举目四顾,又有多少人在终日庸碌中忘记了自己为何而发愤,在渐行渐远中迷失了自己来时的路?

  到头来,内心空空如也,生活本末倒置。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王昱珩的出现似乎正为让我们知道:

  就算不追名逐利,也依然有资格在这个世上存在。

  纵使不腰缠万贯,也可以将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即使选择回归家庭,也不需要羞愧难当。

  因为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成功,那就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于身为长物,于世为闲事。

  君子如珩,羽衣昱耀。

  他与主流逆向而行,却偏偏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本来面貌。

  正如高晓松曾对他说的:“就算有一天你失去了视力,你能看见的,已经比普通人多了很多。”

  六根虽有见闻觉知,不染万境,而真性常自在。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何苦要逼自己与痛苦常伴?

  凭栏听雨,闲时赏花,其实生命的本色如此简单。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