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口服避孕药通过安全测试,男性能平等参与避孕吗?​

2019-04-14 14:30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长久以来,避孕虽然是伴侣双方的责任,但女性总要负担更大的忧虑——怀孕生孩子的是女性,因为意外怀孕而经历痛苦的也是女性。相比之下,由于文化传统和历史原因,男性往往不认为自己应该平等地参与避孕。

  从另一个角度看,从根本上缺乏长期的避孕方法,也是男性在避孕上缺席的重要原因之一。女性有短期口服避孕药、紧急避孕药、宫内节育系统、阴道避孕环、避孕海绵等十几种方法,涵盖紧急、短期、长期、永久几种避孕需要,而男性目前安全可靠的方法只有避孕套和输精管结扎手术,后者还面临诸多误解。

  这种现象跟技术障碍有很大关系,相比女性只产生一到两个卵子,男性能诞生数十亿颗精子,很难将它们都“赶尽杀绝”。

  各种各样的避孕方法(来自www.china-wcd.com)

  但科学家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男性避孕的研究,3月底,洛杉矶生物医学研究所和华盛顿大学的研究团队宣布,第二款男性口服避孕药通过Ⅰ期临床实验,预计在10年内能够上市。

  这款男性口服避孕药名为11-β-MNTDC,原理是通过雄激素和黄体酮的联合作用,减少精子的产生同时保留性欲。在28天的治疗时间内,服用药物的30名男性志愿者产生精子数量大大降低,没有任何严重副作用。

  更重要的是,这款药物的作用是可逆的,一旦男性停止服药,就能够慢慢恢复生育能力。

  目前最方便科学的避孕手段之一是女性短期避孕药,只要每日同时口服,就能达到91%的避孕成功率,并且还能减少卵巢癌和子宫内膜癌的风险。这款新药带来的希望是,有朝一日,男性也能拥有类似安全可靠的避孕方法,承担更多的避孕责任。

  2015年,中国的计划生育手术中只有0.6%是男性结扎手术,同年美国是10.8%,英国是21%。据北京大学2016年对适龄女性的调查,40.1%靠安全套避孕,这种避孕方式成功率为85%。在中国接受人工流产的女性中,一半人避孕失败,其中56%的已婚妇女和71%的未婚妇女使用的就是安全套。而国家人口计生委2013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多万人次,约占全世界总数的六分之一,稳居榜首。

  这些数据和事实背后除了因意外怀孕而痛苦的母亲,也隐含着无数中国女性的期盼:为什么避孕的主体不能是男人?

  广州市人口和计划生育技术服务指导所所长、暨南大学医学部兼职教授吴伟雄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国的传统观念中,生育是女性天生应尽的义务,避孕也成了女性的分内事,而且不少男性把结扎之类的避孕措施看作是“被阉了”,这都是错误的认知。

  吴伟雄说,“如果这个药能够大规模使用是非常有意义的,社会效应很棒。中国目前90%以上的避孕措施都来自于女性,男性参与的积极性不高,男性避孕药或许能改善这个现象。”他同时强调,要想大规模商用,男性口服避孕药必须满足简单、安全、有效、可逆、经济五个基本条件。

  在历史上,很多男性避孕的研究失败也是因为不满足这五项条件。1972年,巴西科学家发现棉酚能够降低精子浓度,但最大的副作用是这种药物不可逆,即男性的精子数量在停药后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发现注射庚酸睾酮能起到安全可逆的避孕效果,但因为操作难度大,无法普及而告夭折。

  《避孕药》剧照

  除了激素注射和药物口服,科学家们还在探索不同的男性避孕方式。2018年底,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部研发出一种“避孕凝胶”,只需要每天将凝胶涂抹于手臂和肩部,就能减少精子的生成量。目前,这一实验正在进行中,预计将于2022年公布结果。

  男性避孕研究仍然任重道远。“业内有个笑话是说,过去40年里,男性避孕药都处在还有5年就能问世的阶段,”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研究医生John Amory接受外媒采访时打趣说。

  但限制男性避孕的除了技术,更多的是根深蒂固的性别观念。荷兰制药公司Organon在21世纪初曾一度进行了男性避孕的实验,通过激素注射来降低精子浓度,但董事会对此态度冷漠,这一项目也因为副作用明显和缺乏资金而流产。

  据《科学美国人》报道,该项目原全球执行副总裁Coelingh Bennink回忆,“董事会是一帮中年白人男性,我试图向他们阐述这项研究的重要性,他们却一点也听不进去,只会相互私语,‘你会服用避孕药吗?’‘不,当然不会’。在他们看来,男性是不必承担任何避孕责任的。”

  John Amory在TED发表的演讲中也给出了男女对此的看法,“当我和别人说,我正在尝试研发男性避孕药时,对方的反应一般取决于性别。女性会说,‘太好了,什么时候能研制出来?’男性一般有两种反应,一种表示很有兴趣,一种会很警惕地看着我,猜想我到底相对他们的睾丸做些什么。”

  不过男性的想法也在改变,2017年,公益组织MCI对美国18-44岁男性的调查报告显示,85%希望能防止自己的伴侣怀孕,60%认为自己该对避孕负责。而经历过伴侣意外怀孕的男性中,有82%对男性避孕的新方法的感兴趣。

  《避孕药》剧照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写到,“女性除非获得自由选择生育的权力,否则就不可能真正解放。”

  近代安全套技术的成熟,减少了性病风险,解决了生育难题,给予了女性更多的性自由,掀起了全球范围内的性解放浪潮。口服避孕药让女性第一次彻底拥有了控制自己孩子数量的权力,几十年间,它改变了女性定位和两性关系,影响了现代女性的家庭和事业选择。

  长远来看,男性避孕的技术进步,可能重塑有关性别、家庭和社会的观念,给予男性和女性同等的自由和权利。

  王尔德说,“世界上的一切都与性有关”,能让男性平等地参与避孕,男性口服避孕药将产生更为深远的意义。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