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视觉中国:一家靠卖图打劫四年净赚十个亿的新媒体

2019-04-12 12:17 来源:记者站

  神秘天体黑洞,果然吞噬一切。

  人类史上首次“看到”了它,还没过多久,后者便将一家名为视觉中国的图库,给拖入到黑暗旋涡中。

  缘由是视觉中国自己作妖。

  这家业内知名的图片上市公司,在黑洞照片面世不久,便将这张由13个合作机构、全球200多位科研人员共同合作完成的科学成果,给纳入到自家版权图片范围,并表示,用作商业用途将被追究赔偿。

  此举随后便招致了来自外界的强烈批评,甚至还被网友扒出视觉中国将国旗、国徽等亦标为其版权所有,以及将360、百度等多家公司LOGO都纳入版权范围中。

  从昨日晚间开始,视觉中国的官方网站便显示宕机状态。这被不少网友形容为心虚,以免被他们扒出更多不合规版权照片内容。

  不过视觉中国官方解释,是自愿关闭网站开展整改。

  同时迫于舆论压力,以及来自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连夜约谈,视觉中国先后发布两次致歉声明。

  只是其内容是针对网友举报的视觉中国网站关于国旗、国徽等不合规图片,作出致歉,称这些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等,而对黑洞照片等避而不谈。

  有业内人士认为,视觉中国道歉的诚意未免有些不够。一来,外界争议的是视觉中国可能存在的将一些其根本没有拿到版权的照片,却声称占有版权从而对外牟利的行为,也就是涉嫌“盗图欺诈”。而视觉中国只是回应一些敏感信息类图片标注上存在的问题。其次视觉中国将锅甩给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自己只不过是没有尽到审核职责。

  就在今天,视觉中国宣称其从欧洲南方天文台拿到的黑洞图片版权,被强势打脸。欧洲南方天文台回应称,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他们。这让此前振振有辞的视觉中国,坐实了“盗图”之名。

  据36氪快讯

  资本市场也给出最真实的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黑洞图片风波发酵的今天,也正值视觉中国有3.88亿股限售股上市流通,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55.39%,以昨日收盘价28元/股算,解禁市值逾百亿元,此次解禁是五年前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所定向增发的股份,当时定增发行价为5.28元/股,五年期间未实施过股份送转。

  此次解禁涉及的视觉中国股东,分别是吴春红、廖道训、吴玉瑞、柴继军、姜海林、陈智华、袁闯、李学凌、高玮、梁世平,他们是一致行动人,也是视觉中国的实际控制人。

  今天视觉中国跌停开盘,目前已经有约50万手封单。

  且国家版权局也于今日发声,称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理合法维权,不得滥用权利。

  好生意

  2000年,柴继军在《中国青年报》已呆了五年,是摄影记者,李学凌已呆了三年,是文字记者。当年4月的某天,两人当时正搭档做一个关于张朝阳、王志东等互联网英雄的选题,在报社食堂吃饭。

  柴继军开始说作为图片编辑,负责处理全国各地的摄影师寄来的照片,每天差不多100多张,由于版面等原因,大多不会被选中使用,而许多媒体还大量缺少图片。

  李学凌对柴继军说:“咱们发现了一个好点子,互联网这帮人就会烧钱,我们做一个不烧钱的、能赚钱的生意吧。”

  就这样,柴继军与李学凌开始了自己的图片生意。这便是视觉中国的原型。

  柴继军

  资料显示,视觉中国创立于2000年6月,是一家视觉影像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其核心业务板块为“视觉内容与服务”、“视觉社区”和“视觉数字娱乐”,同时拥有中国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交易平台。

  通过自行生产、代理、战略合作及收购等方式,视觉中国整合了近乎垄断的海量、全面、独家的优质正版视觉内容资源,平台提供的内容超过2/3为自有或独家内容。

  2014年4月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上市,其主营收入来源便是视觉素材与增值服务,这一业务的毛利率常年保持在60%的高水平之上。公司2018年年报尚未披露,从其2018年中报可见,视觉素材与增值服务实现营业收入3.98亿元,占总营收比例超过80%。

  李学凌与柴继军等人确实找到了一个一点也不烧钱,却很赚钱的生意。2014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共四年一期,视觉中国累积实现盈利高达10.25亿元。

  诉讼狂魔

  明面上视觉中国打着版权图片授权付费的旗号,暗地里,却是一条不少业内人士口中的"维权获客、维权创收"的卖图打劫。

  2018年7月,微博认证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发文批视觉中国,称其有组织地大范围搜索未授权疏忽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然后漫天开价的要求巨额赔偿。通常一个小疏忽一张图片也不接受删除,直接索取几十万人民币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视觉中国有一套“鹰眼”系统,能在互联网上大范围搜索未经授权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一旦发现就先发律师函,按每张图片2000到3000元索要赔偿。如果对方拿不出钱,再出动销售部门,兜售动辄上万元的图片套餐。多家自媒体都曾遭遇过与视觉中国法务部门鏖战的过程,大都以掏钱数万买套餐结束。

  比如被视觉中国在2017年索赔的煎蛋网便还原了全套流程:煎蛋网按知识共享(CC)协议翻译文章,转载了原文中来自Getty Images的图片,视觉中国正是Getty Images的中国代理商。

  因为这些图片,煎蛋网被索赔25万元。在视觉中国给出的“合作方案”里,煎蛋网2017年以前侵权的584张图片,按每张60元付费,另要求煎蛋网在2017年按每张80元购买1000张图片,2018年按每张72元购买2000张图片。

  亦有过类似遭遇的公司负责人对外表示,"在我司的一个在线论坛上,有用户上传的图片有视觉中国的水印,在接到投诉后已将图片删除。但视觉中国却要求一定要购买相关的销售套餐,不能只赔偿单张图片的费用,不然就向苹果App store施压去下架我们的App。最终赔偿了一笔超过单张图片很多的费用。"

  等等举不胜举。

  工商信息上也反映了视觉中国这一诉讼狂魔的本质。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柴继军名下有一家名为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的公司,视觉中国对其100%持股。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7月14日,注册资本307.8818万人民币,法人为柴继军。

  华盖创意的立案信息高达4775条,开庭公告则更为惊人,达到了1621条。在所有开庭公告中,华盖创意公司作为原告,涉及到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类案件,达到403条。占到总数的近25%。

  此外视觉中国的另一诉讼主体为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与该公司有关的裁判文书数量高达3952条。在3952条判决文书中,这家公司作为原告,与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有关的案件数量达到了1633条之多。

  显然,这或许才是视觉中国真正来钱的主要商业模式。事实上,在视觉中国的利润里,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所有版权收入的)0.1%。而且,大部分判赔金额都比索赔金额小得多。

  柴继军在采访中曾提及,"绝大多数客户都会在司法诉讼判决前与我们达成和解,并成为长期合作客户。"

  2017年视觉中国年报提到,通过"鹰眼"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有超过84%的增长,通过"鹰眼"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54%。

  财报数字的越发增长,背后自然是天下媒体苦视觉中国越发久矣的血泪!

  人人喊打

  版权生意,并没有错。以维权行为牟利,法理上也无过错。问题就在于视觉中国在多年的经营中,难免不存在“盗图”维权行为,这就有点欺诈嫌疑了。

  视觉中国柴继军总是对外大打版权牌:“所有的内容创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广泛传播,而不是仅仅‘保护’起来,创作者获得合理的授权回报是合理也是合法的。”“无论是授权许可费和赔偿费,我们都根据协议分成约定分给对应的摄影师。”

  但实际上,黑洞图片、国旗、国徽、商业公司LOGO等事件,都证实了视觉中国并不是像其声称那样占有版权。

  有业内人士称,视觉中国对他们一些声称占有版权的图片,也压根拿不出版权证明,只能是唬到一个是一个。这说明,视觉中国对某些声称占有版权的图片,同样没有版权。那么,拿着没有版权的照片向其他机构索赔,这当然是错的。很多自媒体会被这个手段唬住,其实这个生意的基本原理是,以律师费的边际成本与规模效应优势,利用法律知识的不对称性,去吓唬人,去赚钱。

  亦有人认为,视觉中国在浑水摸鱼,制造拥有更多图片版权的假象,以在侵权赔偿中拿到“不属于它的钱”。在实际操作中,被索赔方并无视觉中国的搜索系统,无法查明“侵权图片”视觉中国是否真有版权。

  版权保护,理所当然。

  但视觉中国这种走野路子甚至“盗图”来吸费的平台,则势必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有观点认为,视觉中国的生意本质是媒体属性,但商业模式却是将大小媒体做出做成盘中餐,这也就不难理解,风波之中,基本上没有声音替其喊冤。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