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集摆摊缴纳管理费 平白冒出两名八旬收费人

2019-04-11 21:46 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平度南村镇鲁家丘村,每5天一个大集,最近集上闹出了不愉快的事,起因就是卫生管理费用收的不明不白。具体是怎么回事,先问问摆摊的摊主们!

  拿着手里的一摞缴费凭证,王阿姨就气不打一出来,最近三四年,她和丈夫在自己村里的大集上,摆个小摊,卖点农具,可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两位老人上门收费,一次一百多虽然不多,可这笔钱交的不明不白,老两口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王阿姨告诉行动员,每逢农历三八,都是鲁家丘村大集,而集上的摊位,少说也有二百多个,按照这个收费标准,两位老人一年下来,起码能收取几万元,扣除请人打扫的费用,那剩余的钱都去了哪里呢。

  王阿姨说,她曾经到村委咨询过,得到的答复是,不需要缴纳这些费用,于是从今年开始,老两口就不再交费,可谁知十几天前,因为这事,他们和收费的两位老人打起了唧唧

  王阿姨说,收费的两个老人都姓李,一位81岁,一位85岁,双方起了冲突之后,就拨打了110,可至今也没有个说法。在这期间,王阿姨也把这件事投诉到了其他部门。

  除了王阿姨之外,其他摊位有没有被收费,行动员随机进行了调查。

  行动员问了十几家摊位,他们无一例外都向两位老人交了钱,从一百多到三百多不等,摊位越大,交的费用就越多,大多数摊主都认为,两位老人是村委派来收费的,因为收据上有鲁家丘村民委员会的章。按照村民的指引,行动员找到了其中一位收费老人李修震的家。

  由于耳背,李修震老人已经不能和人正常交流了,他的家人代替他解释了收费的事。

  显然,对于收费的事,老人的家属和摆摊的摊主,说法并不一样,可大集的规模摆在眼前,要说收上来的钱,全都用在了雇人打扫上,这肯定不是事实。

  听得出,老人的家属也承认,收上来的卫生管理费,并没有交到村委,而是由他们直接雇人打扫卫生,可这样的收入和支出,似乎不成正比。从李修震老人家出来,行动员又找到了另一位收费老人李校让。

  除此之外,老人还说起了和王阿姨夫妻俩闹矛盾的事,他认为,罪魁祸首,还是村委。

  在调查中,行动员得知,两位老人收费已经快十年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人干预,没有人制止,两位老人究竟收了多少钱,除了他们自己,可能没有人能算得清,这笔糊涂账得算明白了,否则,大集不得安宁!

  中午十二点,南村镇鲁家丘村的大集陆陆续续散了,一位中年妇女拿着扫帚一点一点清理着垃圾。

  两位收费老人都没有说实话,清扫人员的工资不是七八千,也不是四五千,而是三千六百元。两位老人大张旗鼓的收费,为什么没人出来制止,行动员首先找到了鲁家丘村的冷书记。

  冷书记说,2009年时,村委确实和两位老人达成了口头协议,他们负责收取管理费,每年向村委交4000元,由村委负责雇人打扫,而其余的钱,就作为两位老人的酬劳,可除了第一年之外,两位老人再也没有向村委交过一分钱,而村里包括环保所曾多次向老人收回管理权,都以失败告终。

  看样子,对于这件事,村委方面除了无奈,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那么南村镇政府又是否了解整件事的原委呢,管区于书记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行动员在村委和两位收费老人那,都没有听说过还有一份合同,按照于书记的说法,有了这份合同,两位老人的收费就是合理合法的,事实果真如此吗?

  即便是村委和两位老人之间真的有合同存在,可九年的时间里,他们也并没有履行义务,向村委缴纳每年4000元的费用,只享受权利,而不履行义务,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不管是谁,如今都提供不出这样一份合同,为了弄明白这件事,行动员再一次找到了收费的老人。

  眼下,大伙依然在不明不白的交着所谓的管理费,而这些钱,最终大部分都流入了私人的口袋,行动员把事情反映给了平度郭庄派出所。

  采访结束后,行动员接到了平度郭庄派出所的回复,说这件事应该属于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来负责,我们这回继续关注这件事的发展。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