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继伟卸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刘伟接任

2019-04-04 09:41 来源:北京日报

  据人社部官网4月4日消息,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任命许宏才为财政部副部长;任命刘伟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任命郝书辰为中央经济责任审计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

  免去刘伟的财政部副部长职务;免去楼继伟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职务。

  从2000年设立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至今,该机构一共迎来了6位理事长,刘伟也是唯一从副部级岗位调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理事长,其他的理事长在调任前均为部级干部,其中4位都曾担任过财政部部长。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3月的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的隶属关系受到调整,由国务院管理调整为由财政部管理,不再明确其行政级别。

  刘伟也由此成为机构改革之后,首位调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理事长。此次调动后,对于财政部加强社保基金投资运营管理,或许会有新的影响和变化。

  楼继伟 刘伟

  首现副部级官员接掌社保基金理事会

  2000年8月,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建立“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同时设立“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负责管理运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

  时至今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已经产生过6任理事长,前5位理事长都有一个共同的履历特征——在担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之前,都曾担任过部级领导,而且其中4位都曾担任过财政部部长。

  从2000年至今,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历任理事长分别为:刘仲藜(2000.08~2003.03)、项怀诚(2003.03~2008.01)、戴相龙(2008.01~2013.03)、谢旭人(2013.03~2016.11)、楼继伟(2016.11~2019.3)、刘伟(2019.3-)。

  其中,刘仲藜1992.09~1998.03担任财政部部长,随后担任两年多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后,2000.08~2003.03担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

  随后历任理事长中,项怀诚、谢旭人、楼继伟是从财政部部长调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是从天津市市长职位上调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此前他还曾担任过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放在机构改革的背景来看,此次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掌舵人调动的脉络或许会更清晰。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提出,将调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的隶属关系,由国务院管理调整为由财政部管理,作为基金投资运营机构,不再明确行政级别。

  对此,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时机构改革,目的就是为了加强财政部对理事会的管理。“理事会不再明确行政级别,从当前来看,谁的阅历和背景最合适,谁就来做(理事长),没有级别划分。”

  楼继伟谈社保六大“金句”

  楼继伟2016年11月卸任财政部部长之后,随即调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在担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掌舵人的两年多时间里,他频频针对社保基金的管理等事宜抛出“金句”:

  金句一(2017年全国“两会部长”通道):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管理着两部分资金,规模最大的一部分是全国社保基金,由财政拨款形成;第二部分规模比较小,是养老保险基金阶段性结余。第一部分资金可以忍受更大的年度波动,而取得更好的长期回报;像养老保险基金受托的这部分资金,社保基金理事会要求95%以上概率当年不发生亏损,因此配置的股票比例是比较低的。

  金句二(2018年全国两会):

  如果承诺给你的理财年化收益率,保本保收益在6%以上,基本上就是遇到骗子了。市场现在正常的利率水平,可以用买国债和企业债的水平判断,最高的也就是5%左右,当然,很多人喊我预期多高多高,但这种预期可能达不到,如果承诺能达到6%以上的,都是骗子。

  金句三(2018年全国两会):

  企业的成本“大头”是五险一金,可以参考美国的做法,收取社会保险税,这样的好处是硬性要求,因为如果只是五险一金,其实还是个费的概念。真正有效征收的话,我们在这个部分降两三成都可以。

  金句四(2018年9月16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

  希望加快推进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进度,不但有利于改善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还将增强社会保障的可持续性,从而为进一步降低社保缴费打开空间。

  金句五(2018年9月16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

  原来社保管理体制是不公平、不可持续的,具有负激励作用,合规缴费的企业反而吃亏。

  金句六(2018年11月18日财新峰会):

  中国的社会保险体系呈现高度碎片化特征,是不可持续的,每年都要靠财政补贴。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补贴还会比较快地增长。

  未来理事会有望掌握更多资金

  从2012年至2016年,社保基金权益投资的收益率分别为7.01%、6.20%、11.69%、15.19%,1.73%,其中2016年度的投资收益率为5年来的最低点。但到了2017年,这一情况实现了逆转。

  到2017年底,社保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是25385亿元,2017年社保基金的投资收益率是9.68%,基本养老保险金的投资收益是5.23%。据楼继伟在一次演讲中介绍,因为基本养老保险金需要保底,而保底的收益自然就会偏低。

  自成立以来,社保基金年均投资收益率达到了8.44%,高过通货膨胀率2.29%,高了6.15个百分点,实现了保值增值。

  与此同时,随着地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规模的不断加大,国有资本划拨的进一步推进,未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所管理的资金规模将进一步增大,职责也进一步加强。

  截至2018年底,17个省区市委托投资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只有8580亿元,到账的资金则为6050亿元。根据人社部的预计,我国能够进行投资运营的养老金资金总量已经达到2万亿元左右。

  另外,截至2018年底,18家中央企业股权划转已经完成,划转规模达到750亿元。据测算,国资划转社保若按照10%的划转比例,未来划转规模最大可达8.7万亿元。

  财政系统“老兵”掌舵社保基金

  与前几位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相比,刘伟的履历相对单一。从1978年参加工作至今已有40余年,其中绝大部分时间是从事财政方面的工作。

  1978.12~1991.12,四川省重庆市财政局企财一科(处)干事,局办公室秘书,预算处干事、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其间:1985.09~1987.07厦门大学财政金融系财税专业干部专修科学习)。

  1991.12~1995.04,四川省重庆市财政局预算处副处长。

  1995.04—1998.01,四川省重庆市财政局预算处处长(1995.03~1995.06重庆市委党校第九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1996.07~1997.07挂职任璧山县县长助理;1995.11~1997.11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财政专业研究生进修班学习)。

  1998.01~1999.07,重庆市财政局局长助理、党组成员。

  1999.07~2004.11,重庆市财政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2004.11~2008.01,重庆市财政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正厅局级)(2003.03~2005.07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经济与工商管理专业本科学习;2004.09~2007.06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电气工程专业学习,获工学硕士学位)。

  2008.01~2013.11,重庆市财政局局长、党组书记(其间:2009.02~2009.07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2013.11~2016.02,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2016.02~2017.02,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2017.02~2019年3,财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

  2019.03-,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

  其中2013年11月至2016年2月,刘伟在担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期间,分管商贸物流、金融、中小企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再就业、卫生和计划生育、食品药品监管工作。

  对于选择多年从事财政领域工作的人士担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杨燕绥认为,财政在养老金长期收支平衡上的责任非常大,如何来解决养老金不足的问题,需要财政部门来统筹安排,而税务部门主要是做征收,人社部门主要是进行服务和养老金发放。

  杨燕绥进一步解释,比如什么时候社保理事会可以动用养老保险储备金即社保基金,用于填补部分养老金缺口,就需要财政拿方案,提交国务院,再由全国人大进行讨论。

  社保基金有望强化统筹安排

  刘伟从财政部副部长的职务上调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担任理事长,可能只是财政部加强对社保基金管理的其中一步。未来,财政部在养老金上有望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杨燕绥介绍,我国养老金缺口主要是由两方面原因造成的:一个是转制成本,以前的国企员工没有缴纳社保,国家对他们过去的工龄采取视同缴费工龄,视同缴费工龄的养老金补偿是财政的责任。这属于过去的欠账。

  另一部分是老龄化社会、企业业态变化带来的未来缴费人群减少,领取养老金人群增加,从而在未来会出现养老金缺口,这部分也需要财政资金来兜底。

  “财政今后在养老金长期收支平衡上的责任非常大。解决养老金不足的办法很多,比如财政每年拿出预算进行补贴,国企红利上缴,动用社保理事会的储备基金,甚至有些国家发养老金债等,办法多种多样,需要财政统筹安排。”杨燕绥说。

  近年来,养老金收不抵支的问题越来越凸显,出现收不抵支的省份增多,有些省份甚至已经将累计结余部分花完。

  人社部社保管理中心编制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显示,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增加到7个,分别为黑龙江、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青海。其中黑龙江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为负232亿元。

  对此,杨燕绥认为,今后财政在养老金上的责任越来越大,而且这个责任并不是财政拿钱进行补贴,需要对过去的欠账和今后的缺口做统筹安排,比如什么时候社保基金理事会可以开始承担一部分养老金缺口等。人社部门也很重要,需要它提供服务和信息,但它不是决策部门。

  “最好的方式是拿社保基金每年的收益来解决养老金不足的问题,短期内这个储备基金不会动,理事会的投资收益还是不错的。但规模还是太小,财政部统筹后,要迅速扩大储备基金的规模,当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才能考虑拿它的收益用来补贴养老金不足的部分。”杨燕绥说。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