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觉得我不行了?叶诗文:东京奥运我还要拿金牌

2019-03-06 11:10 来源:网易体育

  3月1日晚上,叶诗文23岁了,她在微博上晒出了美美的生日照和收到的礼物:“抱歉这么晚才出现,谢谢所有小可爱的祝福哟~一定是最温暖的生日没错了!爱你们!23岁继续做一个勇敢的‘叶小花’”。

  这条微博的评论数是158.转发29,点赞886。

  而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时,她一条微博的评论和转发量在10万以上。

  八年过去,时光似乎带走了属于她的荣耀。

  在成为中国游泳史上首位奥运会、长池世锦赛、短池世锦赛和亚运会的金满贯后,叶诗文的状态距离人们的期望越来越远,201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叶诗文两个主项颗粒无收,两个项目决赛成绩与伦敦奥运会夺金时相比总共差了21秒;2016年里约奥运会,因为出现了低级失误,她只获得了第八。

  “我是完全不能接受自己失败的人。只要一堂训练课不好,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把灯关上,在那边想很久,难过很久。”

  叶诗文从小就要强,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在泳池里一次次地拿第一,然后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座:“猜猜我今天成绩涨了多少?”然后看着爸爸得知答案后惊讶的表情,得意地笑。

  第一次参加世锦赛,叶诗文拿了两个第二名,她自己跟自己较劲,每天晚上躲在房间里哭。“为什么拿第二?我痛恨第二名,我一定要第一名,我一定要拿冠军。”

  那时候,对叶诗文来说,游泳的意义不仅仅是冠军那么简单。小的时候,家里并不宽裕,为了能够好好照顾她,爸爸辞掉了工作,妈妈一个人赚钱养家:“我姐姐跟我说的一句话,你一定要加油,要为你父母和家人美好的未来打拼。我后来才理解,可以靠这个来多赚一点钱,让自己家里的生活变得更好。当我拿到了冠军后,我爸爸告诉我,他说因为你的努力,我们家可以在外婆家那盖房子了,我就会觉得自己很厉害,希望用自己的力量,让整个家庭都会变得更好。”

  除了家庭的责任感,还有天才少女光环的笼罩,所以那段最难熬的低谷,叶诗文根本难以接受:“对我来说真的很痛苦,一直在低谷徘徊,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很积极,每天想着我想训练,我期待训练,但是到了游泳池里面,一跳下水,就觉得自己怎么那么累,肌肉怎么那么疼,每一天都是恶性循环。”

  她想尽了办法,还是没有办法。

  随着成绩下滑的,还有人们对她的关注。奥运会后一次游泳媒体公开课上,所有记者都围着傅园慧问东问西,叶诗文从更衣室出来,看了一眼,低着头拽着队友急匆匆地走了。

  “以前大家都是围着你的,所以当时心里是不是有些难过?”

  “会有,肯定会有,你一直习惯了有很多人会围着你,一瞬间觉得自己被冷落了,肯定心里是会有一些落差的。”叶诗文顿了一下:“竞技体育就是这样。你有成绩你有实力你就是强者。你没有成绩你就只能努力靠成绩来说话。”

  好在她年轻,里约奥运会结束时,叶诗文只有20岁,主管教练徐国义觉得她应该去尝试下别的路。

  “我教练比较心疼我,他不想看我在游泳池里面这么痛苦那么挣扎了。他觉得如果要再重来一次,要付出太多太多,所以希望慢慢地让我融入这个社会,去大学读书,规划以后的生活。”

  叶诗文的父母也和教练的想法一样,希望小丫头开始新的生活,把心思都花在学习上,规划接下来的的路。

  她开始尝试一步步离开泳池,一边在清华大学就读法律专业,一边跟随校游泳队进行训练:“一开始去特别不适应,完全听不懂,完全跟不上。因为之前没有什么文化课的积累,听课自己心里会很着急,每天回房间看书、背,但还是觉得很无力,无力感,觉得怎么都跟不上。”

  “老师也没有特殊照顾一下?”

  “完全没有!”

  在游泳队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有人去帮着安排。在大学,一切都要靠自己,她学会自己去解决各种困难:“一开始可能不会主动去问别人,自己在那边瞎琢磨琢磨不出来。慢慢地就适应了,发现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去解决,开始找同学找老师寻求帮助。”

  这是学校带给叶诗文的最大改变,以往在混采区沉默不语的天才少女,变成了现在面前这个“小话唠”,滔滔不绝地将自己的心声坦露。

  学校改变的还有她的眼界,在这里,她不是世界冠军,不是金满贯,而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冬日的清华,叶诗文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教室和宿舍之间,每天拿着厚厚的书背着法律条款,课余时间一边吃零食一边和同学讨论着明星的八卦……

  甩掉了压力和重负,叶诗文肉眼可见地变化起来,曾经只会游泳的假小子,出落地越发清秀温婉,还化起了淡淡的妆容,就连令她头痛的体重也在逐渐下降,她发现生活真的不仅仅只有游泳。

  2018年8月,第18届亚运会在印尼雅加达举行,多年以来中国队的出征大名单,第一次没有了叶诗文的名字,“叶诗文去哪了”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甚至一度上了微博的热搜,大家对叶诗文的感情似乎有些矛盾,她在赛场上时,会嘲笑她“天才陨落”,可真的消失了,又格外地想念,毕竟这是国人看着长大的女孩,又曾经带来了那么多的感动和荣耀。

  叶诗文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队友们争金夺银,心里也不是滋味,她不想以败将的姿态离开:“一直都处于低谷,还没有真正的站起来过。”她的心也一直还在泳池:“我始终觉得我还可以,即使混合泳不行,我想我可以尝试别的项目,我就是不甘心,我就是觉得我可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觉得还有一股劲在游泳池,还能够继续游。”

  看出女儿的心思,爸爸鼓励她:“只要喜欢,你就游下去,你所有的冠军都拿到过了,你现在只要去享受它就行了。”叶诗文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向学校申请休学一年,全力备战东京奥运。而且不仅没有放弃混合泳,还进入蛙泳项目的争夺:“恢复起来,蛙泳相对来说是最快速的。混合泳需要更多的体能,赛前长期的有氧训练来支撑。但是蛙泳多练力量,多注意技术,我觉得可以在短时间内创造奇迹。”

  2018年年底,短暂地恢复后叶诗文开始参加各地分站赛,走之前她还和朋友估算着:“今年200蛙最好成绩也不高啊,我也许有戏。”虽然最后和自己的期望有点距离,她只是笑笑:“有点遗憾!”转身又投入到新一天的训练中。

  “我已经没有压力了,在这个泳池继续拼搏,就是因为我很热爱,还有梦想。能够游到好成绩,就是自己赚了,游不好,反正我尽力而为,就还是很开心。”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不像其他运动员那么想要了呢?”

  “我觉得如果不想要,是不可能比好的。比赛前一定是充满欲望,充满对冠军的渴望的。我很渴望赢,但是我不害怕输。”

  叶诗文和以前不一样了,但到底哪里不一样,却没人都说得清楚,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开始生活了,不是为了游泳而活了。

  “所以游泳在你心中的比重是在降低吗?”

  “没有,一直都没有,游泳在我心里一直排在第一位的。以前的生活,全部都是围绕着一个目标,给自己的弦绷的太紧了,可有时候压力太大,那根弦会绷断。现在我觉得只要按时休息,该专注的时候专注,该休息的时候休息,该吃的时候吃,该管住自己嘴的时候管住,这些地方做好就可以了。”心态发生了改变,游泳反而从压力变成热爱,现在几天不训练,叶诗文就浑身不舒服:“不开心,觉得自己过得不快乐。”

  压力也好,热爱也罢,有一件事从始至终都没改变过,那就是叶诗文的目标——奥运冠军:“还是渴望金牌,渴望会有奇迹出现。”

  “已经算是奇迹了吗?”

  “我会把奇迹变成现实的。”

  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更是一次脱胎换骨的重生。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