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高校情侣身陷“校园贷” 放贷人手机竟藏200张裸贷照片

2019-03-02 10:53 来源: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校园贷!

  这校园贷听起来确实熟悉,但您可不知道,有些APP可是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魔啊!今天故事里的这几名大学生,可就被它害惨了。

  话说2017年10月8日,国庆节小长假刚刚结束,炎夏的炽热已缓缓落幕,日丽风清里透露出秋天的丝丝凉意。青岛某高校校园里,大学生陆陆续续地返校了,整个校园里渐渐热闹起来。

  管理学院的大二女生周芳刚回宿舍,就听到手机“叮”地响了一下,拿起来一看,“跑”,发件人是同学王文。那一刻,她犹如一盆冷水泼下,从心里往外直冒凉气。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袭来,这又是谁啊?该不会是……她面色苍白,壮着胆子一看,是男友李悦打来的。

  “芳芳,我收到郑祥的微信,说那个人来了!你还好吗?他……他有没有找你……”电话那边,是李悦焦急的声音。

  李悦口中的“他”正是周芳最近一段时间的噩梦——赵斌。这个人曾给了他们希望,如今却如同一个恶魔对他们紧逼不放。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一

  李悦来自一个小康之家,两年前,他考上了外地的这所著名院校。父母为有这样出息的儿子而自豪,每月都给儿子的卡上打过去足够的生活费。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儿子恋爱了。和女友确定关系不久,二人就在校外租房同居了。除了要负担房租,还要定期花前月下浪漫一下,很快,两人的钱包就都捉襟见肘了。

  大男人,可不能让女友笑话,李悦有些着急,可又不敢跟父母说。一时,他想不出个办法。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悦在校园里发现了一张传单,上面几个红通通的大字写着“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

  李悦有些心动了:借钱,这个办法好啊!等父母汇过钱来,我再还上,岂不是天衣无缝吗?可又转念一想,这钱估计不是那么好借的,会不会还需要高额的利息?是不是还要通知家长或者老师?

  这么一想,他又没敢轻举妄动。

  可很快,他再次遭遇了“经济危机”。女友马上要过生日了,他想办得浪漫又排场,而这一切都需要不小的开支。

  钱,从哪来呢?

  恰在这个时候他一打听,周围好几个朋友都已经借了贷。“这有什么好怕的,无非就是还钱呗”好友劝他。就这样,他心一横,拨通了传单上的电话。

  一切比他预想的还要顺利,李悦提供了自己的详细信息,用自己的学生身份,在不同的网贷APP上先后贷款近6万余元。

  有钱的感觉真好啊!要鲜花?要衣服?要包包?一时间,李悦满足了女友的各种需求,两个人的感情比蜜还甜。可是,“暴富”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渐渐地他发现,利息远比传单上的数字来的实在,没想到一个月算下来,要还的钱比他想象中的要多得多,李悦有些后悔了。可是,利息加本金的数额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远远超出他的承受范围。走投无路,他竟又在“同信圆”微信平台贷款9万余元。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像李悦这样的学生,在借贷之初,他们可能会尝到甜头,但到了后期,几乎无一例外地后悔,可是收手的却并不多,反而是继续借贷。在调查中我们了解到,这些孩子一方面是他们害怕自己说出实话家里人会责备他们、学校会处分他们,不敢给家里要钱,更多的则是一种侥幸、一种惯性,因为钱借来的太轻易,他们无法控制自己。

  然而,当李悦打算再贷款时,却因有过多不良贷款记录被拒绝了。审批这笔贷款的,正是赵斌。

  这个时候的李悦已经是负债累累,他已经不能收手了。自己借不出来,他就去求身边的朋友,他再三保证,不用他们还款,没有任何风险。在李悦的央求下,女友周芳、好友郑祥和王文都在网贷平台借了钱。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大学生在学习知识的同时,也需要提升自我管理能力。当收入满足不了消费、能力撑不起欲望,该怎么办?面对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是否非要进行超出自身能力的高消费?这就需要学会自我管理、自我驾驭和自我克制。良好的自我管理能力,是成长成才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如果不善于自我管理,就会最终迷失自我。

  一听说要提供真实的身份信息,王文有些担心。但是在李悦的催促下,两人终于抹不开面子,办了。

  因为两人信誉良好,提交材料后很快通过了审核。但是,套路又悄悄地来了。虽然只借了5000元,他们却被要求在借条上写下“借到10000元,支付宝转帐3000元,现金7000元”,并约定7日内归还,逾期未还后果自负。

  “我的天,整整要多还一倍啊,李悦,你可别害了咱哥们,到时候拿啥还啊?”

  “你们别管啦,我自有办法,都是朋友,我不会坑你们的。”李悦有些心虚,故意有些大声地说着。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与借款时的通畅无障碍相反,想要顺利偿还校园贷借款,往往要在本息之外再扒掉几层皮,这就相当于借1万元到手时只有3000元,但是还款、罚息时都按照1万元执行,借款利率高达30%-40%。除了借款时就已产生的中介费、手续费、代理费、部分平台扣留的押金等,还包括逾期后高昂的罚息和管理费,名目繁多。

       因此,李悦陷入了以贷还贷的漩涡。

  7天转瞬即逝,李悦哪里来的钱去还贷啊!所以,这几人却都没有按照约定还钱,沟通无果,赵斌等人开始疯狂的通过电话、微信催要欠款,甚至他们周围的同学也收到了骚扰短信,说他们几人品行不端、道德败坏,在外面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言辞激烈,让周芳等人心理压力极大。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当时李悦不堪重负,他没有钱去支付利息,忐忑了几天之后只能让同学关机,自己向赵斌承认贷款是自己用了,称国庆假期回家向父母要钱还款。赵斌没有相信他。

  二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当时他们在青岛,赵斌在济南,他意识到远程催收不会起作用了,“必须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于是找到了同校老乡钱超和某体校学生孙堂,让他们跟着他干,赚点外快,几人前去收账。

  按照借贷人的信息,赵斌等人很快找到了郑祥和王文。他们强行把两人带出宿舍,丝毫不顾及旁观者的眼光,赵斌呵斥到:“还差一个……周芳呢?”赵斌恶狠狠地问道。“不……不知道,你别乱来啊,这里是学校”,郑祥声音有些颤抖,“哼,学校?”赵斌啪的一声重重打在郑祥脸上,“借钱的时候怎么不说这里是学校?”说着,他扬了扬手里的传单,传单上印着周芳的照片、身份住址和学籍信息。赵斌高声对围观的学生说,“大家都看看,这就是你们的好同学。这几个人在外面吃喝嫖赌,欠钱不还,还玩消失,简直是大学生中的败类!”赵斌说的极难听,郑祥和王文的脸色铁青。

  “老大,这小子通风报信!”钱超一把夺过郑祥的手机,递给了赵斌。“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打!”说罢,赵斌狠踹了两人几脚,把他们拉上了车。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赵斌把郑祥和王文带到一个偏僻的旅店,没收他们的身份证,这是他早就盘算好的——让他们通过其他平台再次借贷,以补上自己的窟窿。

  而周芳那里也不好过,听说同伴被带走的经过,既担心他们的安全,又怕学校知道了这些丑事,彻夜难眠。

  次日一早,赵斌等人让郑祥、王文下载某贷款APP,贷到2400元,又让他们录了一段欠钱的视频,才放他们离开。

  此时的周芳躲在宿舍里一直不敢出来,可是,室友拿回的一张传单,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女拿着我们的钱和男朋友一起吃喝嫖赌花天酒地,不干正事”、“丧尽天良”、“见而诛之”……周芳崩溃大哭。在同学的劝说下,她打了报警电话求助。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传单上印有周芳手持借条的照片、个人、父母的联系方式,并对她贷款的事情大肆污蔑。其实“校园贷”就是这样,它利用网络平台通过“虚增债务”、“签订虚假借款协议”、“肆意认定违约”等方式,采用欺骗、胁迫、滋扰、纠缠、非法拘禁、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手段,非法占有公私财物。个别放贷人在借款学生无力偿还时,以恐吓、殴打、威胁学生甚至以其父母人身安全为要挟实施暴力讨债,严重侵害了在校学生的人身财产安全和高校的校园秩序。

  三

  很快,赵斌、钱超和孙堂在济南落网。看着眼前这个“主谋”,检察官黄英的内心十分复杂。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在看案卷的时候,我本以为会很棘手。从做的这些事来看,赵斌是个人很聪明、有赚钱的头脑,但没用在正道上,所以在提审时可能也会有一定难度。

      出乎意料的是,提审那天出奇的顺利。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第一次在看守所见到赵斌时,很白净的一个小伙子,甚至有点内向,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非常后悔,特别是对钱超和孙堂很内疚,觉得是自己害了他们。 “其实以前我也是校园贷的受害者。”回忆起如何接触校园贷,赵斌在法庭上自嘲地说,“现在依然是受害者”。

  在赵斌的供述中,黄英对眼前的这个男孩子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父亲在赵斌上高中时,因为贩卖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他立刻感受到巨大的经济落差和周围人的鄙夷。可他没有放弃,他想要“自救”。

       从那之后,赵斌疯了似的学习,发誓要考上大学,远走高飞,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说到这里,赵斌哽咽了,黄英的眼眶也湿润了,那一刻,她深深地感受到赵斌曾倔强地想要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把自己从生活淤泥中拔出来。

  后来,赵斌顺利地考上了一本,扬眉吐气。本该大展宏图的他为何又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呢?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到了大学,赵斌的那种骄傲立刻被打回原形,没有经济上的支持,他觉得很难在同学中找到存在感。

  有一次,为了解决生活上的窘迫,他通过“校园贷”贷款1000元,最后却被逼着还了近5000元。疯狂打工还债的经历让他至今历历在目。一开始他愤怒,他怨恨,可到了后来,他竟从中寻得了“商机”。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赵斌很聪明,那次经历让他摸清了“校园贷”中的门道,这种暴利让他十分向往,他自己说,虽然知道做这种事不对,但没有办法,他需要钱。

  就这样,在金钱的诱惑下,赵斌一头扎了进去。他从中介干起,慢慢积累资金,独立门户,短短两年,竟成了这个行业中的佼佼者。

  才上大三,赵斌已经驰骋校园贷江湖二年多,早已是这个项目里的风云人物,信贷业务相当老练。他不仅成立专门的工作室,在多个网贷平台上放贷,还雇佣工作人员审核材料、催收欠款,业务范围遍布省内各大高校。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贷款学生需要在借贷平台上填写个人的详细信息,还要手持身份证自拍后上传照片、同步手机通讯录、截图父母微信信息等。赵斌等人负责核实信息真实性和信用记录。更骇人的是,在调查过程中,侦查人员在赵斌的手机里发现了200多张裸贷的照片和视频!

  根据赵斌的供述,一些女大学生为了获得普通额度的2至5倍的贷款,不惜以手持身份证的裸体照片或小视频作为担保,一旦逾期未还时,就会以公开其裸照和与借款人父母联系的手段逼迫其还款。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员额检察官黄英:我们曾经就办理过类似的案件,这些处在花季的女孩子天真的以为,拍了裸照贷出钱,就是新生活的开始,殊不知,这只是绝望的开端。

      后来,女孩一直被胁迫、利息一高再高,直到无力偿还,这些人就会把裸照卖到各大网站,闹得众人皆知,女孩心理压力过大甚至想过轻生。

  本案经胶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后,法院依法做出判决:赵斌、钱超和孙堂因强迫被害人再借款后还款,非法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累计二十四小时,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赵斌被判处一年三个月,钱超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孙堂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校园贷沦为“校园害”的背后,既有社会层面的问题,也有容易被忽略的教育问题。当然,还有这些刚刚走进校园的大学生们安全意识的问题。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