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谁来接?”青岛出台校内托管新政策

2019-02-19 09:32 来源:青岛日报

  放学后,谁能来接我?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让小学生们的“托管”成了社会难题。市教育局日前《关于做好青岛市小学生课后校内托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甫一出炉,立即在各界引起了热烈反响。校内托管如何叫好又叫座?还需政府、学校、家庭、社会共同努力,合力破解这道关系到千家万户的社会工程。

  新政一出解烦忧,家长呼声最高

  当“接孩子难”成为社会问题,校内托管班的破题意义毋庸置疑。“校内托管由政府买单的新政惠民、利民,一方面,降低了家庭的教育支出。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校内托管的全面铺开,提高托管质量。”青岛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系助理教授李海荣告诉记者,由于“解决了家长的后顾之忧”“是解决校外托管乱象的好办法”“交给学校比放哪都放心”“新政政府买单,老师增收,家长省钱省心”……《通知》甫一发布,便引起了一片叫好声,但也有少数家长和老师存有疑虑。

  “大家都觉得学校有场地、师资、设备的优势,希望孩子能在学校托管,但是托管的主体是谁呢?”市北区一名校长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是学校内的老师,是家长,是大学生志愿者,还是第三方机构的服务人员?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说,随着城市化的扩容,学校年年扩招,部分功能场室都改成课室了,老师的作业批改、备课指导的工作量非常繁重,导致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从事这份“额外”的工作负担。

  据了解,目前校内托管的时间大多数限定在下午5点或5点半,其实对于家长来说,有点左右为难。市南区的家长王女士告诉记者:“我们是双职工家庭,最早不会早于6点下班,加上路上至少得40分钟,因此,这个免费大餐对于我们有点鸡肋。远不如校外托管划算,时间灵活,若有需求还会提供晚餐。”王女士提出,政府可否在托管时间上考虑得更充分些,能让政策真正惠及有刚性需求的家长。

  校内托管谁来管,第三方服务受欢迎

  事实上,“校内托管”在青岛已非新鲜事物,早在2013年,青岛就在嘉峪关学校、山东路小学、四方小学等6所学校试点校内托管。2017年,市教育局出台《关于做好全市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为校内托管提供了政策依据,通知中专门提到了要“进一步探索完善学校家委会主导、学校参与配合的服务模式,以学生家长为主体、吸纳学校青年教师、退休老教师和社会志愿者等参与课后服务”。

  据悉,目前市区的课后托管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由学校教师负责放学后的看护;二是利用社会资源,采用家长义工、退休教师或大学生志愿者的方式免费看护;三是由家委会主导,委托第三方进校托管。

  同安路小学的校内托管服务已开展多年,采用引入第三方专业托管机构的课后服务模式。除日常指导作业、适当体育运动外,托管老师还会在每周二、周四下午开展情商课、写字课、阅读理解课等特色托管,满足学生个性化需求。据悉,该校采用第三方托管的方式已有一年半的时间,此前,也经历了家长义工团和大学生义工等托管方式。同安路小学校长纪玉元告诉记者:“本身选择让孩子参加校内托管,就是因为家长没有时间,给这些家长排班后发现,他们并不能保证出席时间,流动性较大、效果并不如意。而大学生义工托管又牵扯到责任问题,所以第三方托管是最有效的方式。”

  而湖光路小学实行两种托管方式:一种是家委会和退休教师多元主体志愿托管模式,明确以一、二年级学生为主要托管对象,不收取家长任何费用;另一种是引入第三方机构成立托管民乐特色班,每月300元,周二、周四下午教学生葫芦丝课程。湖光路小学校长马晖说:“家长其实希望孩子可以在托管班完成作业,以便减轻自己回家后的负担,他们也更希望由在职老师,尤其是自己班上的老师负责,我们会征求老师本人的意愿,争取让这项惠民政策让家长放心,让各方满意。”

  记者了解到,我市实行校内托管的学校多数以第三方机构托管模式为主,这不仅解决了家长和学校两边的难题,还为学生多彩成长提供了平台。尽管引入第三方机构,但是家长委员会的作用不降,学校的责任不减。以李沧路小学为例,由学校家委会主导、学校参与配合,确定第三方服务机构。课后服务工作领导小组成员通过多种方式从全区62个有资质的校外培训机构中初步确定六所培训机构参与招投标环节。

  校内托管管什么?兴趣社团为第一选择

  “一项新政,在落地中保持动态调整是必然的,我们需要边摸索边改进,不遗余力将好事办好。”李海荣告诉记者,每个区的教育资源、教育特色不同,每个学校的校情也不同,校内托管不能“一刀切”,而是要探索多种形式。对比“他山之石”,课后托管大多有政府、社区、学校、家庭等多方参与,而非学校一家承担。“先试点,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后再大范围地普及开来。”

  据了解,市北区教育局正在积极调研中,具体实施方案将于春季开学前确定。“我们将根据前期市北区开展课后服务工作的经验,积极推动政策落地,让校内托管叫好又叫座。”市北区教育局基教科科长王升文说,“小学教师每天在校工作近十个小时,而且多数教师为女老师,她们也有各自的家庭需要照顾,托管时间不可能无限拉长。对于一些有更长托管时间需求的家庭来说,第三方托管机构是课后校内托管的有益补充。”

  “校内托管费用由政府买单减轻了家长的负担,但在这笔经费的使用权上可否进行有益的尝试,给予学校一定的自主权,由学校决定由谁来托管。”马晖告诉记者,托管挤占了老教师和家长义工的休息时间,学校也想给予补贴,但是在教育系统规范化办学之后,明确规定学校不得以任何形式乱收费,这两者之间便构成矛盾。“此前,我们只能每学期给他们发个证书,比如给老教师一个‘老有所为’的荣誉,若能将这笔托管费用发放给退休老教师和家长,则更有利于托管的多元化发展。”

  孩子们在学校上完一整天的课程后,本身就很烦躁了,所以校内托管不能变相成为补课或上课。一所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校内托管可以以兴趣社团为主,现在学校每天下午的社团活动时间多在16:30——17:00之间结束,可以增加社团,并适当延长时间,让参加托管的孩子们有更多的选择。等到一定的时间,若仍有孩子没有被家长接走,可把他们集中起来,由老师再看护一段时间。”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