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被家长打了脸,膝盖却受伤!这到底咋回事?

2019-01-07 17:41 来源:半岛+

  2015年,升平路小学体育老师陈老师与一名家长发生冲突,身体受伤并进行手术,花了不少钱。而在此事的后续处理中,却因缺少补充鉴定材料,其腿部膝盖的伤无法断定是学生家长击打所致,迟迟没有一个令各方满意的解决结果。

  学生逃课遭批评,家长校内打伤老师

  2015年9月25日上午,升平路小学二年级三班的第三节课是体育课,陈老师发现有5名同学缺勤,便联系了该班班主任帮忙寻找。很快,陈老师和班主任找到了其中2名同学。出于安全考虑,班主任随即联系了另外3名同学的家长。在家长赶来学校的空当,缺勤学生全部找到。由于出现多人缺勤,班主任把全班同学带回教室,因这不是第一次出现学生缺勤,陈老师对缺勤学生进行了严厉批评。就在此时,最后一名赶到的学生家长栾先生见孩子受到批评,当场对陈老师提出质疑,双方随后在教室外走廊发生争执,现场家长见状赶忙将两人分开。

  本以为两人的争执就此罢休,在争吵期间,栾先生突然向陈老师的左眼眶“狠狠地打了两拳”。陈老师应声倒地,脸部出血,最后在现场人员的搀扶下才勉强站立起来。据陈老师介绍,当时“右膝盖重重地磕在大理石地面上”,自己已经有些意识模糊,“起了几次没起来”,在别人提示下他强忍疼痛打110报警。随后,李沧区永清路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将双方当事人、班主任和另外两位目击家长带回派出所。随后,陈老师又被送往医院救治。

  腿伤原因存疑,家长不承认自己造成

  “刚到医院我就陷入昏迷。”据陈老师介绍,经检查出现脑震荡,眼睛缝合三针。更严重的是,他发现自己无法下地走路,经检查其右膝盖半月板、韧带严重损伤,需要手术治疗。“2015年的国庆节当天,我弟弟从三医转到市立医院东院,10月5日做了手术,之后住院4个月。”陈老师的姐姐陈女士告诉记者,经工伤鉴定,弟弟为伤残9级。

  手术后20天,陈老师又得知,经初步调查,警方只认可他头部伤情,不认可腿部伤情。“我右腿之前一点伤都没有,现场的目击者及监控录像都清楚地记录了我当时被打的情形,对方把我打倒在地,才导致我的右膝碰到地面受伤,怎么能不认可呢?”陈老师说。

  “本来老师把我们分开了,我都走出十多米了,但是这位姓陈的体育老师还是在骂我,很难听而且声音很大,让人很难忍受。我承认我打了他,但是我只认可我打了他的眼部和头,看录像他的腿根本没碰到地。”日前,记者电话采访了打人者栾先生,对方表示自己确实动了手,但不认可陈老师的右膝伤为自己击打所致。

  记者从当时的监控录像看,陈老师被家长击倒在地一说属实,但无法清楚地看到家长栾先生有明显击打其右腿膝盖的动作,也无法看清陈老师倒地时膝盖是否撞击地面。

  缺少补充鉴定材料,伤情鉴定三年多无果

  据介绍,为了证明右膝伤为被打所致,升平路小学专门为陈老师出具了此前膝盖无伤就医证明材料,永清路派出所也到青岛市内所有的三甲医院及周边医院调查,均未发现陈老师此前有膝伤治疗的记录。“我们希望警方能为我主持公道,重新对我的伤情进行科学鉴定!”陈老师说。

  “从2015年9月至今,3年多的时间里,这份鉴定结果我迟迟没有等下来。”陈老师说,2016年4月,青岛市公安局给负责处理案件的李沧区永清路派出所出具了中止鉴定告知书,理由是缺少补充鉴定材料。

  “截至目前,除了承受着身体和心理上的巨大伤痛,还要独自承担高额医疗费用。仅手术治疗住院就花了12万,有相关票据证明的已经超过15万,由于案子迟迟没有结论,治疗花费的每一分钱都是他及家人自己承担。”陈老师说,长年的压抑让家里老人积郁成疾瘫痪在床,未成年的孩子每天承受着来自他人异样的眼光。

  对此,李沧区教体局相关负责人称曾表示,这本是一起不该发生的冲突,如果双方能够更好地控制情绪,这起事件都不至于升级。事到如今只能建议陈老师走司法程序。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