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第十个国家中心城市?济南青岛的双城记

2018-11-16 08:48 来源:新周刊
 和青岛相比,济南更多一份古韵。

  “蜿蜒黄河水,相聚东入海”,无论谁会率先成为国家中心城市,齐鲁大地总少不了青岛奥体中心迎风逐浪、优雅前行的帆船,也少不了济南人早上的那一张煎饼、那一碗甜沫。

  放眼全国,双城记的戏码何其多,济南和青岛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对。最近,这两座城市的发展天平上,又同时添上了“国家中心城市”的砝码。

  根据相关报道,在十月的最后两天,济南和青岛两市同时披露了“争创国家中心城市”的计划。这也意味着继沈阳之后,又有两座城市将“国家中心城市”写入未来发展目标。

  山东能同时拥有两座国家中心城市吗?

  国家中心城市是我国城镇体系规划设置的最高层级 2010年,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成为首批国家中心城市,几年后,成都、武汉、郑州、西安也相继入选,足可见国家中心城市的定位之高。

  如果济南和青岛能够像山东省希望的那样,携手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当然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但只要梳理一下目前的九座国家中心城市,就知道这种同一个省份有两座城市入选的情况几乎没有可能——否则在之前的规划中,经济明星深圳不是应该更有资格吗?

  老青岛的标志:栈桥。/维基

  谁能成为下一个国家中心城市?齐头并进固然好,但是对于相距三百多公里的济南和青岛来说,竞争也势必存在。

  在某种程度上,济南和青岛分别代表了山东的两种风格。百年来,这两种风格对立、交融、互相影响,一直到今天,它们依旧共同构成了山东的形象。

  01

  三百公里,两个中心

  一个省的省会城市,未必稳坐该省经济总量第一,但像青岛这样能在经济指标上超出省会济南这么多的情况,不太多见。

  2017年,青岛GDP总量破万亿,达到11258亿元,位列山东第一,全国十二名。相比之下,济南的经济总量只有7285亿元,排在全国二十多名。即使在山东省内,也只能排在第三——前面还有一个“插队”的烟台。

  2011年,从太空中遥望青岛。/维基

  所以,济南争创国家中心城市的相关文件中,特地把“打造环渤海大湾区重要增长极,把济南这个山东经济龙头扬起来”的句子写入其中。再看青岛“努力当好全省经济发展的龙头”的提法,底气着实足了不少。

  当然,能否成为国家中心城市,经济发展水平固然是重要的衡量标尺,但并不是唯一因素。抛开经济不谈,济南依旧是山东省的政治、文化、科教中心,远超青岛的三甲医院数量,也彰显着更好的医疗条件。

  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在千年济南面前,建城仅仅一百多年的青岛,还只是不折不扣的晚辈。但也正因为后起之秀的身份,青岛没有背负太多历史包袱,发展之路走得异常顺畅。

  从大连、青岛,到厦门、珠海,海洋都是城市走红的加分项。/Jimmy Chang

  比如在城市风貌方面,相比于老城济南的修修补补、新旧交替,青岛经过一百多年的营建,几乎成为美丽海滨城市的代名词。直到今天,坊间还流传着青岛德国人建造的城市排水系统规划合理、质量过硬的传说。

  在反映近代民族工业的经典电视剧《大染坊》里,上世纪三十年代,主人公陈寿亭先是在青岛开染厂,感到局势紧张、经营压力增大后,才把工厂迁往济南。

  一直到今天,济青两市的产业结构依然存在鲜明的差异。以五朵金花为代表,青岛出产的家电和啤酒享誉全国,反观济南,前几年常常让人们抱怨的糟糕天气,不知道和围绕城市分布的重工业有多大关系。 

  济南这座城市,在过去几十年和青岛的竞速中,多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也让自己在全国范围内的存在感低于青岛。这或许在无形中造成了青岛人的“傲慢”——自报家门的时候,不同于隔壁的“山东济南”,而是直接说“青岛”,像极了渤海湾那一头的大连人。

  02

  济青之间:百年双城的缩影

  面对青岛,济南的这种黯然已经持续很久了。

  1995年,随着“严格执法,热情服务”的题词,全国交警学济南成为一股风潮,但历数近二十年的发展历程,济南这样的高光时刻实在不多。

  据说,老演员于洋曾经在九十年代乘火车去济南,列车停靠济南站的时候,同行的人叫他下车,他却以为这一站不是济南,因为没有看到济南站高耸的钟楼。

  1912年,济南老火车站。/维基

  于洋参演的老电影《大浪淘沙》就在济南拍摄,所以他对这座火车站格外熟悉。曾经的济南火车站被称为“远东第一站”,是一座宏伟典雅的欧式建筑,由德国建筑师设计,有近百年的历史。在1992年的改造中,这座美丽的建筑轰然倒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毫无特色的火车站。

  时至今日,这段往事还被济南市民反复提及,扼腕惋惜。但同时无可否认的是,老火车站的空间在当时已经远远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客流,要么改造老站,要么建新火车站,势必要做出抉择。开拓的同时还要小心瓶瓶罐罐,这也是很多老城市发展中面临的困境,在这一点上,青岛更加能够放开手脚。

  后来新建的济南站。/维基

  最近,青岛地铁一号线刚刚打通了胶州湾海底隧道,新建的胶东机场离完工越来越近,流亭机场即将成为过去式。这一连串新闻之下,听都没听过济南遥墙机场名字的外地人还大有人在。

  如果把山东大学的发展历程作为例子,济南和青岛两座城市的相持会更加清晰。

  2017年初,一个传闻一直笼罩在百年名校山东大学师生校友的头上:山大的主校区将从济南市区搬去章丘。终于,消息被确认,随之而来的是校友铺天盖地的质疑:“章丘那是什么地方?一产大葱,二产铁锅,能办教育吗?”“章丘也算济南?山大走错一步棋啊!”“章丘工业多,是不是污染严重啊?”

  山东大学青岛校区。/山东大学官网

  外地人听了,简直都要怀疑章丘还是不是济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而几年前,山东的大学营建青岛校区的时候,校友中却不乏支持的声音。

  回溯历史,山东大学最早的前身无可争议地设立在省府济南。但到了1928年筹建国立山东大学时,蔡元培则力主将学校办在海边的青岛。三十年后,山东大学又奉命迁校济南,留在青岛的海洋水产院系,成了今天的中国海洋大学。

  50年代青岛山东大学校门。/山东大学官网

  青岛校区刚刚投入使用,又转头回济南建设章丘校区,山东大学今天的摇摆和历史何其相似?

  省内的政治文化中心和经济中心之间,行政力量和经济吸引力互相角力,山东大学的校史或许正是济青双城记的缩影。

  03

  蜿蜒黄河水,相聚东入海

  很多人第一次了解济南,来自于小时候课本上老舍的一篇著名散文《济南的冬天》:“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

  这篇文章写于1931年,笔下的那座济南城古朴安详。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没过多久,老舍就从济南跳槽去了青岛,在那里,他还写了一篇《五月的青岛》。当然,老好人老舍这一次对青岛也是不吝赞美:

  “新油过的马车穿过街心,那专做夏天生意的咖啡馆,酒馆,旅社,冰饮室,也找来油漆匠,扫去灰尘,油饰一新。油漆匠在脚手架上忙,路旁也增多了由各处来的舞女。预备呀,忙碌呀,都红着眼等着那避暑的外国战舰与各处的阔人。

  济南和青岛城市风格之别,在这两段写于几十年前的文字中就已经展露。

  济南是传统的,甚至是土气的,但是从街道到市民都带有一种温厚的气质。几乎所有在济南久居的人,说起在这里问路、闲谈、接受帮助的经历时,都感慨于济南人的热心忠厚、急公好义,甚至在对陌生人的称呼上,济南人也愿意真诚地喊一声“老师儿”。随着广告传遍全国的挖掘机、汽修、美容美发尽管受到调侃,但仔细想来,哪一样不是平凡人家的孩子踏踏实实的谋生手艺?

  大明湖畔的黄昏。/维基

  青岛则是更洋气更现代的,海风习习,最先吹来了繁荣。一百多年前吃蛤蜊洗海澡的人们,一转身就端起酒杯,谈论起啤酒的口味。大明湖畔的夏雨荷,终究挽留不住穿着长裙挎着相机的文艺青年奔向海边的红房子。黄渤、唐国强、夏雨、黄晓明……一代代明星在青岛诞生,又从青岛走出去,在镜头下总是怀念起自己的青岛时光。

  经济数据亮眼、城市风貌好看的青岛似乎比济南更适应这个时代,更具有成为一座网红城市的潜质。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济南的温情,在全国的大城市中都是独一无二的。鲁东的烟台、威海、日照等城市固然可以以青岛为榜样,鲁西的人们,却也实实在在地需要坐落在济南的山东台每天宣传的那些化肥和农药。

  青岛的海滨夜色。/Zhaoyang Chai

  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在山东举办,主题曲《相亲相爱》随之传遍全国。“”,这句话用来形容济青两座城市和它们各自代表的风格再贴切不过:无论谁会率先成为国家中心城市,齐鲁大地总少不了青岛奥帆中心迎风逐浪、优雅前行的帆船,也少不了济南人早上的那一张的煎饼、那一碗甜沫。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