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农田被人霸占毁坏 农户维权路漫漫

2018-11-06 21:41 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家住即墨区蓝村镇前埠头村的柳先生家遇上了稀奇事,自家农田竟在无声之中被人霸占毁坏。

  采访之前,督办记者寻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柳先生的耕地,可柳先生却告诉督办记者,脚下的土地就是土地承包合同所规定的自家耕地。眼前的土地被渣土,板房,低压室所占据,与旁边绿油油的田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柳先生是前埠头社区的居民,多年来一直在市里工作,老家的土地都是父母照看,但是两年前,由于父母年事已高,柳先生回家照料父母,去年因为太忙,没有务农,父母因为身体不适,也没有打理自家土地,今年春天柳先生总算腾出了功夫,准备来拾掇拾掇果树,把农活捡起来,可看到的却是眼前的景象。

  土地是被人用渣土垫起来的,柳先生因为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务农因此没有发现,那么这板房是和渣土一起出现的吗?

  柳先生告诉督办记者,这板房早就已经在这了,新出现的除了渣土之外还有这低压室,自己曾经拨打电力方面的彩虹热线进行咨询,对方表示这个低压室是有人递交申请后,由电力单位建设的。看着眼前的情况柳先生是哭笑不得,板房和低压室还好说,这渣土堆等于直接毁掉了自家的耕地,那么究竟是何人倾倒的渣土,督办记者询问了周边的农户。

  这位农户告诉督办记者,当时城管曾经来对渣土施工进行过制止,但是在城管叫停之后,对方连夜偷工,两三天的时间就把土地变成了这样,柳先生表示,自家土地耕种多年,有土地承包合同,除板房部分之外,其他土地从未向外进行过租赁,也从未接到过任何有关土地开发的通知,同时督办记者通过国土部门了解到,这块地,这块地的土地性质也不允许被移做他用。

  国土工作人员向督办记者展示了当地的规划图纸,图中黄色部分为永久基本农田,而刘先生的土地正在其中。2008年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此概念,“永久基本农田”即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改变其用途,不得以任何方式挪用作它用的基本农田。同时占用基本农田属违法行为,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意外的耕地十亩以上可以非法占用耕地罪论处,柳先生的土地总共2.5亩,虽然达不到非法占用耕地罪的界定标准,但基本农田受法律保护,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

  蓝村国土所工作人员:这是耕地,上面放着杂草属于压占,压占恢复地貌,恢复原来地类,通过村领导,谁垫的问清楚,把这些地方都清走,恢复原状,跟那边一样耕种状态,就行了。

  蓝村国土工作人员非常轻巧的来了一句找找村领导,恢复原状就行了,随后就以局里开会为由离开了现场,但是柳先生已经在采访中表示,新村委刚刚上任,对这事,并不知情,随后社区管区书记来到了现场。

  社区主任告诉督办记者,土地上的事应该是由国土所来进行执法,由于社区成立时间不长,且柳先生之前没有找到社区反映,因此社区对此并不知情,事情有待调查。这渣土究竟是谁来倒的,村民说蓝村城管曾来进行过制止,于是督办记者联络了城管执法中队。

  蓝村城管执法中队工作人员王显宗:来制止过,把这边全都推了,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建的。来的时候只是有辆车,斯特尔车在这压土,我给他制止了,我问这是谁建的,他说是老板,我让他马上通知老板过来,开车的没马上叫,我说你不叫把你车扣下,我是配合村庄的,你把农田恢复过来,最后拿铲子推起来,然后就推起来了,再接下来这个地是谁的都不知道。这一块我们只是协助村庄,我们没有执法权,咱城管这块只能管违建,这块是协助村庄工作。

  蓝村城管执法中队工作人员表示,当时只是接到了市民举报,来叫停了工程,对方口中的老板城管工作人员没有见到,也没有深究,既然城管只能管违建,那么这建在基本农田上的土地算是违建吗?

  蓝村城管执法中队工作人员王显宗:咱14年成立的城管中队,14年这个板房就有,别的不知道,具体调查也没有人举报,也没有然后,跟领导汇报,有些东西咱们就着手办这些事。

  蓝村城管表示对于这个板房的存在是知情的,2008年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此概念,“永久基本农田”即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改变其用途,不得以任何方式挪用作它用的基本农田。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是基本农田,即便是拥有土地承包合同的柳先生自己建的板房也不行,这算不算违建范畴?城管部门表示有待调查,反正不论是该城管拆除还是应该国土执法,板房在这放任十多年无人监管,直到出现在记者的镜头之中。从城管这里获取渣土倾倒者信息的线索也断了,记者拨通了前埠头村党支部书记的电话。

  谁倒的渣土毫无头绪,板房建于十多年前,尽管这些年来一直废弃,但是板房、渣土、低压室都出现在柳先生的土地上,三者之间是否存在联系,难免令人遐想,渣土和板房的处理有待相关部门调查,那么这低压室又是怎么来的呢?蓝村供电所工作人员来到了现场。

  蓝村供电所工作人员金波:我们供电部门,是他拿着用电申请,拿着身份证也好,我们就可以给报一个项目,按照正常手续给上电,地权我不知道有纠纷。

  渣土倾倒了,国土说找找村领导给恢复就行了,板房占地了,城管说要调查调查,如今这农田之上建起的低压室,电力的答复是里面有误会,难道这基本农田就这样被不明不白的侵占吗?

  既然是土地上有电力设备,他总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吧,在社区方面联络之下,低压室申请人李先生来到了现场。

  这块土地难道还有其他主人?但目前看来,国土的土地规划图上显示此地为基本农田,柳先生的土地承包合同中显示,此地为柳先生家承包地,这么一位没搞清土地性质,而且声称是帮别人顶名办个变压器的李先生,究竟是怎么把手续办下来的?

  蓝村供电所的回答是材料应该有,那么这审批是怎么办下来的?是有人在柳先生土地承包合同生效的情况下,拿出了另一份有效的土地合同?还是有人拿出了一份伪造的土地合同?或者电力部门的审批过程中还有其他门道?这一切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交谈中李先生说出的一个信息引起了督办记者的注意,他说有一位非本村的刘姓老板,通过朋友找他帮忙顶名申请低压室。

  这一下翻开了柳先生家土地的前尘往事。

  柳先生说车间是这位刘老板通过前村主任帮忙建的,柳先生告诉督办记者,这位刘老板在板房建成之后就跑路了,本来说好要给自家的租金,找前村主任要一直要不到,消失十余年的刘老板这次又来申请了电力系统,是想做什么?覆盖了农田的渣土与这一系列的事有什么联系?帮忙申请变电室的李先生声称联系不到刘老板,督办记者提出想通过李先生的朋友联络到这位刘老板,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随后督办记者拨通了前任村主任的电话。

  随后督办记者再次拨通了前村主任的电话,对方在接听后挂断。采访中督办记者得知前任村主任因为身体原因现在在北京治病无法与其见面,李先生又不愿帮忙联络这位建板房的刘老板,抛开板房和渣土不说,既然能在这供电,肯定是在供电所提交过相关申请材料的,这些材料究竟是如何通过审核的?督办记者来到了即墨区供电公司。

  由于供电公司属于涉密单位,我们无法看到当初究竟是什么人提报的详细材料,供电公司表示,对于供电的硬件建设在哪块土地上不是由自己来审核的,还得由柳先生自行协调,或者诉诸有相应执法权的部门,可是人家国土早就发话了。

  蓝村国土所工作人员:这是耕地,上面放着杂草属于压占,压占恢复地貌,恢复原来地类,通过村领导,谁垫的问清楚,把这些地方都清走,恢复原状,跟那边一样耕种状态,就行了。

  既然蓝村国土所把这皮球踢给了村里,那村里会怎么怎么说呢,督办记者电话联络了前埠头村村支书。

  村党支部书记:不管是谁,如果是违建,肯定是由村庄协调有关部门,肯定是村庄出面。这周我了解一下什么情况,基本差不多吧。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