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韩国每年数百人“过劳死”,申请赔偿困难重重

2018-11-06 14:42 来源:观察者网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月5日报道,2017年,韩国人均年工作时间以2024个小时高居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第三位,高出该组织平均水平近300个小时。

  过度工作所引发的“过劳死”乃至“过劳自杀”层出不穷,让韩国政府也不得不通过立法控制工作时长。但与此同时,职工过劳死之后家属的索赔之路仍然艰难曲折。

  韩国人朴贤淑(音)的丈夫蔡秀洪(音)曾在一家食品公司工作。从2015年到2017年,这家公司的员工数量从约30人增长到80人。伴随着公司的发展,蔡秀洪的工作强度也在不断增加——每个周末及每天下班后仍然在不停工作。

  2017年8月,他被发现猝死于自己的办公室。而这只是韩国每年数百起过劳死案例中的一例。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显示,2017年韩国劳动者年平均劳动时间为2024小时,在参与调查的38个OECD成员或正申请加入OECD的国家中,仅次于墨西哥(2257小时)和哥斯达黎加(2179小时)。而OECD成员国整体年平均劳动时间为1759小时。

  据韩国《亚洲经济》报道,韩国银行今年7月15日出版的《海外经济聚焦》数据显示,目前韩国有32%的劳动者每周工作时间在49小时以上,每3人中就有1人处于过度劳累的状态,在发达国家中排名第一。

  2018年7月,韩国政府通过立法将每周68小时的劳动时间下调为不超过52小时,总统文在寅强调:“这将是一个让我们摆脱过度工作的重要机会……最重要的是,这是减少过劳死、工伤、疲劳驾驶和保障劳动者生命安全的治本之策。”

  然而,对于那些已经为过度工作付出代价的家庭而言,一切都为时已晚。可除了伤心,死者的家属们还要面对艰难的索赔之路。

  上文提到的朴贤淑在丈夫死后,很快发现索赔比她想象中要复杂得多,韩国职工补偿和福利服务机构(COMWEL)要求她证明丈夫在工作中死亡。

  “他通常早上7点离开家,晚上10点到家,但没有工作记录显示他的工作时间,”朴贤淑说道。

  后来,她想到调取丈夫每天经过的高速公路的摄像头来证明此事,但由于丈夫在不同的办公室工作,朴贤淑没有找到他死亡那天的监控。

  CNN指出,韩国法律对过劳死没有官方定义,但根据COMWEL的规则,连续3个月每周工作时长超过60小时,并因此引发心脏病或中风等疾病导致死亡是可以获得赔偿的。尽管无法提供丈夫死亡当天的记录,但朴贤淑的证据可以证明此前丈夫超时工作,因此最后仍成为少数获得赔偿的家属之一。

  致力于协助“过劳死”员工家属向COMWEL索赔的律师金宇泽(音)认为,过度工作是朝鲜战争的遗留文化。“韩国在朝鲜战争之后需要恢复元气,因此构建起了一个迫使每个工人从事大量工作的体系,这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和习俗。”

  朴贤淑也表示,丈夫一定认为那样工作很正常:“他是婴儿潮一代的一员,他们努力工作,尽心尽责,就算没有休息也不会抱怨。”

  过度工作带来的不止是突发的“过劳死”,经年累月的压力也会让难以承受的雇员们选择“过劳自杀”。

  《环球时报》指出,韩国现行的《工伤保险法》对“过劳自杀”没有明确规定,此外各类企业也会尽量推脱责任。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韩国因“过劳自杀”而得到工伤理赔的案例仅43件,理赔率为28.9%。

  CNN以韩国邮政为例,指出去年以来,已有两名邮政工人因不堪高负荷的工作而自杀,此后,邮政工人工会成员爆发抗议活动,要求改善工作条件、让员工能准时回家。

  2017年8月,青瓦台与韩国邮政、邮政工人工会及独立专家组成联合委员会,对该行业的工作情况进行调查。本月出炉的调查结果显示,近2000名邮政工作者每年工作超过3000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58小时以上。

  报告出炉后,韩国邮政同意明年额外雇佣1000名员工,2020年将再雇佣1000名工人,以增加人力的方式减轻现有员工的工作量。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