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微广电

嗓子发炎输液后浑身长满红斑水泡,治疗花费万元,赔偿难达一致!

2018-09-20 14:11 来源:蛤蜊帮

  本来,嗓子发炎算是小事儿,结果吊瓶打完之后,李女士全身过敏,直接住院了,前后住一个月花了数万元的治疗费,李女士一家认为,当初挂吊瓶的社区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全身上下的皮肤换了个遍儿,至今只能窝在家里休养。徐女士怎么也想不到,单纯的嗓子疼会让自己遭这么大的罪。事情还要从上个月的月初说起。

  刚回家没多久,李女士就出现了眼部不适的症状。而因为打吊瓶之前做过皮试,也没有出现过敏反应,李女士压根没往过敏方面考虑。只是到了第二天,嗓子疼没有缓解不说,眼睛也愈发难受了。

  以为是昨天的药劲儿还没过,李女士咬着牙打了完吊瓶,昏昏沉沉的回了家。可谁知到了晚上,过敏更严重了。李女士顾不上找医院了,赶紧去了青医附院。皮肤科给出的结论是:李女士是因药疹引起的全身弥漫性鲜红斑、水疱,急需输液治疗。为了能够让母亲安心治疗,李女士的儿子还特意在医院周边定了一家酒店,只是...

  回忆起一个月前的苦痛,李女士委屈的直抹眼泪。她告诉行动员,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医院建议她注射球蛋白,而这种药并不在医保范围之内,一只就要500多,前前后后住了一个半月的院,李女士先后打了8次球蛋白。除去报销的费用,一共花了五万多。最主要的是,全身上下都像是被火烧过一样,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小李说,虎山路社区医院是母亲的签约定点单位,即便后期搬了家,母亲还是去那儿看病拿药。这样算下来李女士也算是VIP客户了。只是现在出了问题,社区医院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一家人实在是不能接受。

  带着这些疑问,行动员和李女士一家一起来到了李沧区虎山路街道社区服务卫生中心了解情况。

  工作人员表示,所有的治疗流程都是符合标准的,但是对于李女士的情况,他们也没有要推卸责任的意思,只是双方在赔偿金额方面没有达成一致。

  李女士一家表示,注射球蛋白是保命的必需品,而社区医院则认为可能存在过度治疗的嫌疑。院方表示,具体该怎么划分责任,赔偿多少金额,还需要李女士一家提供凭证再做定夺。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