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微广电

送给外卖小哥的一首“打油诗”

2018-09-12 16:16 来源:蓝睛新闻

  订单抢为先,红灯我不看。

  黑白加油干,只为把钱赚。

  小车跑得快,市民很无奈。

  监管有空白,你说怎么办?

  外卖小哥送餐路上“玩命”了

  送餐员小孙入行5个月了,每天要送餐40、50份——

  “中午是一天中最忙的时候,基本都得跑着走,根本没空喘口气,大家都一样。”

  送餐员小李早上6点出门,凌晨1点才到家——

  “喝水都费工夫,哪里敢吃饭。”

  快递外卖行业蓬勃兴起,造就了越来越火的“懒人经济”。然而便利背后,“连轴转”+“玩命穿梭”,外卖小哥“风驰电掣”的背影成了城市里的一道让人又爱又恨的“风景”。

  外卖小哥的交通违规已成“家常便饭”。在市南交警最近的一次执法检查中,短短半个小时,15辆快递外卖车因逆行、超载、闯红灯、横穿斑马线、骑车看手机被查。

  骑手们的“撒欢儿”,带来了近几年交通事故的直线上升。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早在2000年,青岛交警部门就停止了市内四区的摩托车挂牌,并于2007年划定部分摩托车禁行区域,所以摩托车数量近几年呈下降趋势。但随着电商外卖的爆炸式增长,街头电动车的数量突然激增了几十倍,而且这些车辆都是“高配”电动车,时速远超规定的20公里/每小时。

  大部分送餐车突破了国家对电动车界定的标准,理应划为电动摩托车的监管范围,可目前该领域缺乏相关法律法规支撑,成为新的执法难点。

  是谁为外卖小哥按下了“加速键”?

  在新浦路一家餐饮店门口,一位“外卖小哥”道出心声——

  “平均一单提3—5块,40分钟内没送到就会被扣钱,一旦被客户投诉,这一单一半的费用要自己掏。我们这一行大多数都没有底薪,想多挣钱就得靠单量。”

  一位奔跑在宁夏路上的送餐小哥算了一笔账——

  “刚开始去规规矩矩送,一天就送了13单,一单挣6元,现在一天最多能送27单,算下来要差近100元。送餐员挣的是辛苦钱,一样是跑一天,钱差这么多,你说大家会咋跑?”

  是外卖平台的奖惩机制助长了交通乱象?如果限制骑手接单量、延长配送时间,能否改善违规情况?外卖平台也有自己的考虑。

  饿了么青岛物流负责人

  刘世铭:

  骑手在高峰期多的一个小时能接14单,对于骑手来说还是想挣这个钱的。如果把接单量给降下来,需要增加更多运力,现在不好实现。

  除去备餐时间,骑手的送餐时间非常短。如果延长送餐时间,客户也会不愿意。

  如何让外卖小哥“规矩”上路?

  目前,全青岛的外卖小哥大约有1万人,高峰时期饿了么、美团等各平台日均点单量能超过20万单,快递包裹每日派送量达90万单。面对海量的快递送餐大军,交警部门认为目前针对燃油摩托车的执法只是杯水车薪。

  无牌无证摩托在路上难以监管,那对外卖小哥车辆统一进行标识,是不是能让他们“规矩”上路?早在去年3月,李沧交警大队就与饿了么和美团等外卖平台开展试点。

  摩托车换成符合国标的电动车、张贴标识

  骑手设置违章记分卡、张贴工号

  饿了么李沧片区物流负责人

  尹兴:

  类似于驾驶证,一个周期为12分,记分卡到了(12分)之后,要交上罚款重新再学习。现在我们这边事故率由原来经常性的一个礼拜平均一起交通事故,目前为止基本上没怎么出现交通事故。

  面对快递外卖引发的交通乱象,全国各地也在积极探索解决之道。

  在市政协委员陈小松看来,真正为快递外卖小哥降速,光靠交警是不够的,需要更多主体的参与、更多措施的发力,从根本上改变外卖平台“唯快”背后的“唯利”逻辑:

  市政协委员

  陈小松:

  需要我们从立法上形成规范,从执法上有个长效的机制。从上到下做到不敢违法、不愿违法,违法成本非常高,这样就会得到有效整治。

  如今,很多人已经越来越离不开外卖了。您一周订餐多少次?您和外卖小哥的互动中有哪些故事?您认为如何让外卖快递车辆和谐地融入城市交通?欢迎您积极留言。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