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章丘一15岁男孩被亲爸活活打死 只因没按要求拔草

2018-08-10 13:37 来源:济南时报

  8日中午,有网友在某论坛爆料“苏家村亲爸后妈把儿子打死了!”8月9日,济南市章丘区公安分局官方微博发消息称,7日晚上,普集街办苏家村村民陈华(化名)外出打工回家后,看到15岁的儿子小涛(化名)没有按自己要求在屋后花生地拔草,随即对其踢打并用木棍击打其身体多处部位,回家后也未及时送医治疗,以致小涛在家中死亡。

  孩子是奶奶一手拉扯大的

  9日早上7点,小涛77岁的奶奶坐在小涛生前居住的院子里,儿子和“儿媳”于8月8日上午被民警带走后,她自己在院子里坐了一宿,“怎么也睡不着,饭也吃不下。”

  小涛的奶奶讲述着自己“噩梦一样”的经历,不禁放声痛哭,“孩子不到一岁时,他妈就离家出走了,不知道去哪了。”她说,因为儿子要每天外出工作,小涛从襁褓中的婴儿长成为十几岁的少年,都是她一手拉扯的,“小的时候,我买牛奶、羊奶喂他,长大了,我就给他做饭、洗衣服。”

  小涛的奶奶说,小涛的父亲今年41岁,三年前,他娶了一个“神秘的”女人,“这个女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哪里人,也没有身份证,平时也不出门,出门就戴着墨镜,好像生怕别人认出她来。”小涛的奶奶说,两人结婚时,这个女人的“女儿”一家三口还曾到过家里,“我们也不知道她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他俩只是办了婚礼,并没有领结婚证。”小涛的奶奶说。家里人本来以为有了继母后,小涛会更好地成长……

  大伯曾想把孩子接走

  小涛家,住在苏家村最北头。屋后五百米,有一条小河沟。一位村民说,河滩上,是小涛最后一次被打的地方。

  “8月7日晚上,我看到小涛他爸爸背着他往家走,当时我还问他爸怎么不让他自己走。”村民张明(化名)说,当时小涛的父亲表示,孩子肚子疼,走不了路,“我问怎么不去医院时,他告诉我是小涛不愿意去医院。”

  知情人士表示,小涛在被父亲背回家后,当天晚上没有吃饭,8月8日凌晨死亡。“8月8日凌晨5点多,我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小涛的大伯说,他在北京工作,“电话接通后,弟弟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孩子不行了’,我当时还以为是孩子得病了,我再细问时,弟弟就把电话挂了。”

  感觉事情不对后,小涛的大伯马上往回赶,“一般家里没大事,我不怎么回来,上一次回来还是五六年前母亲生病。”小涛的大伯说,“前段时间,我还跟弟弟商量,既然孩子不上学了,要不然去北京跟我发展,但是被弟弟以‘小涛不愿意’为由拒绝了,直到今天上午回到家,我才知道孩子这几年遭受了些什么。”

  孩子曾被吊在铁棍上打

  一位村民表示,自从小涛的父亲和继母结婚后,小涛就辍学了,当时他才读初一,“老师也到他家劝过几次,但是都被回绝了,父母给出的理由是,孩子不想上学了。”

  村民们说,小涛的继母让他自己做饭,但是却只给他一些掺着玉米面的小麦面粉,让他自己做点面食吃,“继母连电饭锅都不让他用,让他自己烧火做饭,夏天也是。”

  “那天,我问小涛,家里蒸馒头了,有没有给他一个吃。”小涛的邻居说,小涛说:“她说,明天就给我一个。”

  出事后,村民们围在小涛家。在村民们口中,小涛继母经常以各种理由让小涛的父亲殴打他,“白天在农田里活干得不好,打一顿;晚上给他继母按摩力道不对了,又是一顿。”小涛的邻居说,原先挺活泼的一个孩子,被打得都有点精神恍惚了,“前两天见到小涛,大热的天,他还穿着上学时发的校服,里面还穿着秋衣,三年来就没怎么见过他换衣服。”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经常有人听见院子里有打孩子的声音。小涛也哭,只是闷闷地哼两声。“有人说,小涛的父母在厕所的两堵墙之间装了一根铁棍,有时候把小涛吊在铁棍上打,还用毛巾把他的嘴堵住。”这位村民说,曾有人要掀开小涛的衣服看他身上的伤,小涛都不让看,“有人看见了他身上的伤,小涛说是自己磕的。”

  “因为辍学、殴打孩子的事情,我们也多次和小涛的家长沟通过。”苏家村村支部书记陈义昌说,每次小涛都说是他自己不愿意上学,“他对挨打的事也绝口不提。”

  事发后,小涛的父亲和继母被警方控制。8月8日下午6点多,陈义昌接到了济南市公安局章丘区分局普集派出所民警的电话,“民警让我去一趟派出所,把小涛的继母接回来。”

  昨天下午,记者从章丘警方了解到,因为不能证明小涛继母与小涛的死亡之间有直接关联,因此也就让她离开了派出所。有村民告诉记者,昨天下午,小涛的继母打算回家拿钱和一些贵重物品,但是被守在家门口附近的村民赶走了。

  就像《格林童话》里的灰姑娘,小涛也经历了类似的惨剧。然而不同的是,故事是完美的,灰姑娘经历苦难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现实里,小涛没能等来童话中的结局,这个15岁的少年倒在了父亲的棍下,再也没能醒来……

  愿天堂再没有家庭暴力。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