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工作室"税率42%"?众编剧热议影视业新税政

2018-08-05 09:36 来源:网易娱乐

  一篇题为《娱乐圈“税务大地震”:明星、编剧工作室、宣传公司全中枪》的报道引发行业关注,一时间税务严查、影视产业链即将被严厉整治的传闻更是尘嚣至上。

  这篇报道所提及的“影视工作室补交今年1-6月份的税款,新老政策不划断”“所有影视工作室税率一刀切”“统一查账征收”等说法,“编剧工作室成本为零”的定性,引发了行业尤其是编剧群体的质疑。

  到底这些税务新政将给编剧们带来怎样的冲击?编剧们如何看待传闻中的新政?

  所有影视工作室税率一刀切高达42%?

  “未考虑到编剧收入远低于明星艺人”小编剧“欲哭无泪”

  据娱乐资本论报道,对于“税务”问题的严查,个人工作室首当其冲。对于“凡是带有‘影视’二字的工作室,都要征收35%的个税”的传闻,娱乐资本论获悉称,“从2018年1月1日起,作为一般纳税人的工作室个人所得税取消核定征收,全部改成查账征收。如果按查账征收,其中6%是增值税,35%是个税,再加上其它附加税,总体税率大概在收入的42%左右。”

  报道称,对于累计收入超500万的一般纳税人工作室来说,这意味着工作室税率可能从收入的3%跃升至42%,翻了近14倍。

  编剧汪海林表示,编剧工作室的成立,本身就是为了税务的规范化。“编剧工作室实际上是应甲方也就是影视公司的要求来成立的。以前稿费是支付给编剧个人,那么特别是上市公司公对私支付稿费,就特别难,因为个人没法给它开发票。所以众多编剧工作室才成立了起来。甲方支付稿费款项的时候,也就有了凭据发票,一般来说在财务上是更规范了。”

  如果按税务新政,所有影视工作室包括编剧工作室被“一刀切”,超高的税率或许会使得编剧工作室失去存在的动力。“那就会让编剧缴税的情况又回到以前,反倒不利于行业的发展”,汪海林称。

  娱乐圈“天价片酬”所面临的争议早已不是新闻,当影视工作室被传出或将被征42%的税率时,有部分网友表示“早该这样了”“这是在调控天价片酬”。不过,编剧余飞[微博]对此不置可否,他称对于查账征收的一刀切政策的初衷,可能是制约个别天价从业者的暴利,却未考虑到编剧作为影视行业从业者,收入远低于明星艺人。

  余飞称,天价从业者之所以能拿到天价,是因为市场对其的极度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上升的税费仍会转嫁到制片方身上。但编剧尤其是年轻的编剧,却只能直面新政带来的巨大冲击。

  “一个年轻编剧,有可能只有3、5千元一集,四十集的剧也就20万左右,很可能得花几年时间才能完成。而天价从业者,一年之内跨三部戏很正常,每部戏都能超过一个亿,三部戏可能达到四个亿以上。两相比较,有着2000倍的差别。这种情况下实行一刀切42%,显失公平”,他在其公众号中写道。

  他认为,税务新政应该更细化,“比如在‘查账征收’政策实施之时,对于不同收入的工作室,应该适用不同的税率。”

  在这篇文章下面的留言中,不少编剧叫苦不迭称附议,“我们这些小编剧,社保医疗全部自己负担,稿费几乎就是血汗钱,真是感觉欲哭无泪!”

  不过,也有部分声音称,对作为一般纳税人的编剧工作室统一税率,才更彰显“税法面前人人平等”。

  汪海林对此表示怀疑,“如果确定了一个法定的税率,那全社会所有人都应该按照这个执行。如果仅仅在演艺圈执行,我就觉得非常可笑。比如说企业家,据我所知他们实际上没有按这个税率执行。”

  编剧工作室成本按零计算?

  “编剧付出了心血、时间和精力”“那应该没有人会做编剧了吧”

  据悉,查账征收一般为会计制度健全的公司所采用,即收入减去成本,在利润区间按照个税税率征收。除了一刀切的税率政策,查账征收制度中“编剧是脑力劳动创造者,成本无法量化,可以理解为工作室的收入就是工作室的利润”的定性,也同样引发了编剧们的强烈反弹。

  曾经改编自己的小说《盗墓笔记》、《沙海》为影视作品的南派三叔调侃道,自己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编剧,但并不认同“编剧工作室成本为零”的说法,“首先,我觉得生命也是成本,如果能用钱赚钱,大家都去搞金融了。”

  “家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四面墙,编剧消耗脑细胞和青春去写故事,既消耗体力,又消耗费脑力,甚至对精神有很大伤害。如果说编剧这么工作是零成本,那确实也是零成本。但是确实很苦啊,即使精神快崩溃了,也要完成这件事。现在如果有人说,你是没有工作的人,因为你每天都坐着嘛,这是不是对这份工作有误解?”南派三叔提出质疑。

  汪海林也难以理解“编剧工作室成本为零”的定性。“编剧工作室以个人名义成立,但是工作室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编剧助手等其他人。编剧工作室的剧本预算是一个整体预算,比如说这个团队有六七个人,每个人的费用都是编剧工作室来支付的,还有其他的成本,甚至这些成本占比50%以上。所以零成本是不对的。”

  汪海林举例称,此前在某部剧的合作中,自己和搭档都是同样级别的编剧,只是搭档没有成立工作室,剧方便将稿费统一打款给汪海林,他再打款百分之五十给搭档。“如果按新政策,42%的税全部算我一个人头上,显然是不公平。这就是对编剧征税实际操作中的一些问题。”

  余飞更是将“编剧工作室成本为零”这一说法形容为“魔幻”。“这属于不太懂这个行业的人的说法。举个端点的例子,有人写了一辈子剧本,最后快死的时候卖出去了。你说成本是多少?什么是成本?成本不是说他加了一箱汽油就是成本。编剧自己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时间和精力。”

  “如果按‘零成本’执行,那应该没有人会做编剧了吧”,南派三叔称。

  按42%补缴上半年税费?

  “优惠税政≠偷税漏税” “至少不应追溯过往了吧”

  虽然目前并没有相关政策条文发布,但不少编剧工作室已经接到通知,即工作室需补交2018年1月至6月的税费,按42%的综合税率交。

  编剧余飞表示自己的工作室已经接到通知,但由于他的工作室上半年恰好并没有钱款打入,所以并不需要补缴。“不过这也就是少一点损失,事实上整个行业普遍面临着冲击。”

  《那年花开月正圆》编剧苏晓苑对“补缴”难以认同,“改核定征收为查账征收,这一点都能理解。但是需补交2018年1月至6月的税费,这就太不合理了!年中调整税务政策,本来就已经让人诟病了;还要用今天的政策,补收昨天的税,实在是太过荒谬。”

  “即使施行新政,我觉得至少不应追溯既往了吧”,余飞也表示,此前编剧工作室的税率优惠,是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搞活经济而提供的优惠条件,并非是偷税逃税。“我们按法律法规缴税,而且我们每年都给园区交管理费,但现在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地方政府相当于单方终止合同。我们不远千里去你那儿注册工作室,把管理者送过去,又帮你搞活经济,现在需要我们把钱退回去?”

  在税务上寻求规范化无可厚非,不过,汪海林认为此前地方政策出台的优惠法规也具有法律效应。“比如说霍尔果斯、无锡等各地方政府出台的税务优惠法规,也具有法律效应。如果新政实施需要大家补缴之前半年的税费,地方政府就违背了与影视工作室对税率的约定。政府应该对自己出台过的所有法规、决策承担起责任来。”

  

  退一步说,即使需要影视工作室补缴税款,税率到底应该按此前的税率算,还是按新政的税率算,也存在争议。余飞表示:“即使补缴,也不应该从重补缴,而是新旧哪个政策更有利于我们,就选择哪个吧?应该是从轻而不是从重。”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