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陆勇:生活给我留了一道缝隙

2018-07-13 22:24 来源:中国网

  陆勇的工厂和他出名了。

  这家无锡郊外小小的针织手套厂,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后的一周里,订单翻了许多倍。有人在网上一口气订下十万副手套,还有家电影院的老板找到他,买了许多手套免费送观众们。。

  以陆勇为原型的电影被千万人看到、评价,很多人认为它是《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中国现实版,也有人把它理解为普罗米修斯传递火种的故事。但从生活的本质来说,这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在对抗命运的悲喜与刻薄。

  

资料图:陆勇生活照。孙权摄

  陆勇出生于一个殷实的家庭,但巨额医药费面前同样耗不起。2003年,每天一睁眼就要吃掉价值800块人民币的正版格列卫,生死、疾病、伦理的轮番压迫中,生活还给陆勇留下一道缝隙——一家不大的针织手套厂,它依托于互联网,有了来自国内外的订单,也让他保持着沟通世界的外语能力,和更大的视野。是这个小工厂从残酷的生活中撕开一条口子,救了他的命。也让他在之后的十年里救别人的命,给他们以“活着的尊严”。

  “我给电影打90分”

  记者:觉得电影中的程勇和现实生活中的陆勇,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陆勇:主要有两点不同。程勇本人并不是患者,他是一个健康的人,但我是个患者,这是一个不同。第二,程勇是先赚钱,然后良心发现。而我是先自救,顺带帮助大家。虽然这两人都有牢狱之灾,但是我在法律上是没问题的,你们可以看当年的不起诉决定书,里面写得很明白。

  记者:如果100分是满分,你给电影打多少分?为什么?

  陆勇:打90分吧。剩下的10分,我认为有两个情节可以商榷。一是程勇的职业,按照逻辑,病人们不太可能找一个卖印度神油的去买药,找留学生、导游、海员之类的人可信度更高。第二是程勇后来从印度买2000块的药,以500块钱的价卖出去,这是可以理解的,电影中的冲突和反差感吧,但他还让各省的患者都来买,我们细想的话,现实中恐怕真做不到。

  记者:电影上映之后,你生活中发生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陆勇:这部电影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2015年那一拨新闻报道。最近有很多人,认识我的,不认识我的,包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的人,都会打电话来问候一下。我的工厂订单也增加了很多很多。

  “没有这个工厂,我无法维持”

  记者:现实中是什么事情或者什么转折点,让你决定从自救到救别人?

  陆勇:当时病友群里,只有我们两个吃原版药的人控制得还可以,其他人状况都不好,你会发现,可能每个星期都有人走掉。有的病友头像很久不亮了,过段时间突然又亮了,“我是这个人的家属,他(她)已经走了。代他(她)跟你们道声别。”群里会沉默,我在电脑前使劲睁大眼睛,就是不让它流下来。我想,我有能力,也应该把他们拉回来。

  记者:据说你的工厂是做针织手套的,大概是怎样的模式?

  陆勇:我做外贸生意,出口比较多,虽然只是做针织手套,但是觉得眼界应该更大点。在阿里巴巴上注册完国际站后,没多久我生病了,停了一段时间,2008年左右又恢复了,后来也在1688网站上接单。寻找更多的机会。

  记者:开设这个工厂对你治病和助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陆勇:我得活命(请原谅我用了这个词),得帮大家活着,这个工厂是我活命最重要的依靠。百分之八十的订单都是在这两个网上接到的。虽然那时我每天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看白血病的资料,但我也非常需要钱。

  “这世上没有神,但应该有侠义的精神”

  记者:你说电影上映后,工厂订单增加了很多,具体增加多少?

  陆勇:这段时间1688网站上每天都有很多客人给我留言。联系我的人是以前的几十倍。大家也知道了我有这么个厂,他们咨询我们到底生产什么东西,一旦符合需求,就会把订单下给我们。我知道,这不仅仅是生意,他们在帮我,有个安徽的买家一次就下了十万双手套的订单。

  记者:有什么特别让你印象深刻的细节吗?

  陆勇:有个客人,在1688上找到我订了一批手套,他应该是一家电影院的负责人,或者老板吧,后来他才说,想给每个看《我不是药神》的观众免费发一双手套。我说不出那种感动,大夏天的,让观众戴着手套看电影,或许是建立人物原型与电影角色的联系,他认可我,在用自己的方式鼓励我,帮助我。

  记者:电影上映后,很多媒体叫你药神、药侠、英雄之类的,你接受这些评价吗?

  陆勇: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患者,一个帮助了大家的病人。如果可以,我还是愿意做我自己。但这个时代里,有些事情上,被人贴标签是难免的。如果一定让我接受一种,我更认可药侠,这世界上没有神,但是应该有侠义的精神。

  “唯愿每个人都病有所依,都吃得起药”

  记者:从2002年生病到现在,16年过去了,这些年里,最坏的和最好的事情分别是什么?

  陆勇:最坏的事情就是吃不起药,明知道有很好的药,但很多人吃不起;最好的事情就是,国家政策在完善,药已经进入了医保,很多患者都能承担得起了。这是最好的改变。还有就是这个时代,互联网能让我们(病友之间)彼此连接、鼓励,能让我接到来自国内外的订单,让自己有能力自救、助人。

  记者:那对你个人来说,你作为一个病情稳定的人,未来是想过更好的私人生活,还是想继续为别人做些事情?

  陆勇:个人生活非常重要,下个月8号,我患病就整整16年了。我现在工作生活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我希望过宁静、平和的生活,每天喝喝功夫茶,做自己喜欢的事。

  但现在片方愿意拿出200万,让我成立一个基金会,继续帮扶这些肿瘤患者、白血病患者。不管怎样,我做这个事如果能给大家更多实际的帮助、精神上的鼓励,这对我更重要。

  记者: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陆勇:大家病有所依,大家都吃得起药,都能得到治疗。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