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集工程师、保洁、厨师、服务员于一身的无敌Mother

2018-07-13 15:38 来源:帆船之都青岛

  晕船

  船员:孙玉鹏

  女性航海要比男性克服

  更多困难,但也会获得

  更多的人生体验

  青岛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

  第一位环球船员

  就是一位女性,宋坤

  别人家的船长

  “西雅图号”

  昨天4月30日下午4点所有的船一字排开,Nikki船长率领的“西雅图号”帆船毫不客气的占据了上风的位置。

  Nikki今年只有23岁,如果她完成这次环球航行,她将成为克利伯历史上最年轻的船长。Nikki来青岛一趟,结果圈粉无数。把所有夸奖男船员和女船员的赞美加到一起,形容的就是Nikki。真希望她能给“青岛号”当船长!而不是那个一脸胡子的Chris。

  女性也能航海?

  令人尊敬的女性船员们

  有人诧异:女性也能航海?要知道青岛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第一位环球船员,就是一位女性——宋坤。无论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女性航海的确要比男性克服更多困难,但是同时她们可以获得更多的人生体验。

  去年在英国训练时,有一次升帆时,船长安排英国的Polly姑娘去当Sweat,Sweat是拉升帆绳的工作,这个单词的意思是出汗,可以想象有多么累。我说:让我来吧。

  Polly不愿意,而且过后专门找我严肃地谈话,问我为什么不让她当Sweat。我尴尬极了,我说:你那么瘦,我担心你拉不动。

  Polly说:我来这里就是要体验航海的各个环节

  她说的对,女性来到这个世界也是来获取自己人生体验的,如果你把自己、或者别人把你当成第二性而加以关心照顾,那就是剥夺了你体验这个世界的权利。

  我们的“青岛号”上,在第7赛段有三名女船员,一位是大副Sophie,35岁。还有两位超过60岁的,一位是Rose,环球船员,负责我们的伙食;另一位是Susan,负责媒体。女船员会比男船员有更多的故事,等我慢慢去发现吧。

  第一个Mother班

  5月1日,出发的第三天,我们开始执行正式比赛的轮班制度。今天我值凌晨0-4点的班,然后可以从4点睡到8点。晚上我们4个小时轮一次班,白天6个小时轮一次班。每次都会提前45分钟被叫醒,用来吃饭如厕或挣扎一番,每天晚上每次睡觉时间只有三个多小时,无法进入深睡眠,晚上被叫醒的时候所有船员都做抓狂状。这是航海中永远无法适应的,只能忍受。

  轮班制度有讲究

  为什么晚上4个小时轮班,白天却是6个小时,当你被叫醒的时候,真希望晚上能睡上6个小时;但是如果晚上你在甲板上值班,4个小时几乎就是你能忍受的极限。在甲板上的工作时间就是排班的依据。睡得再不舒服,也比在甲板上工作轻松。

  克服晕船的方法

  午夜时分,我穿上全部保暖的衣服爬到甲板上,并不觉得寒冷。越是对困难看的严重,准备的充分,经历时就会感觉不过如此。但是经过4个小时的风吹,逐渐也就凉透了。到了换班的时候,其他船员下到甲板下都在吃面包喝茶,我吃了半块面包,马上上床睡觉,睡觉是克服晕船的唯一方法。

  再一次吐了

  天亮了,8点时,Frankie下到甲板下告诉我:我们从昨天下午4点到现在已经跑了143海里了。真是好风啊!比用机动力快多了。7-8点也是我们这一班的早餐时间,我吃了几个橘子瓣,没想到一下子就吐出来了。幸好我距离垃圾桶近,我吐在了垃圾桶里,换个塑料袋就可以了。

  第一个Mother班

  8点至下午2点,这六个小时,我将迎来我在船上的第一个Mother班。我是3号,我和1号的Bernd一组来给全船人准备午饭和茶饮。比赛中的Mother和我们在训练时还不一样,昨天Mike教给我,Mother要检查发电机、发动机、海水净化设备;清理厕所和船上的卫生;每个小时把舱底的水用海绵清出去,清理黑水箱和灰水箱,为了减轻船的重量;Sophie教给我每个小时记录航海日志,记录天气、海况、风向、风速、航向、航速,以及坐标定位和航海里程等数据,换帆情况和重大事件也要记录,航海日志是航行的法律文件,等同于飞机的黑匣子

  如今的Mother班变成了一个集合领航员、工程师、保洁员、厨师、服务员于一身的超级无敌大Mother。和中国大多数家庭里面很像,爸爸总是缺位,妈妈无所不能。

  虽然现在船倾斜的角度不大,但是烧水的炉灶已经变歪了。其实它是水平的,只是船在倾斜。按照规定,当Mother在厨房工作区域应该穿航海裤,因为航海裤防水,可以防止被热水烫伤。想喝一杯茶容易吗?

  然后我和Bernd对照变态烧脑的食谱,开始备料。

  同是“晕友”互帮互助

  晕船最怕在甲板下做饭,很容易再次诱发呕吐。我坚持把蔬菜切好,剩下的事情交给Bernd了。包括船上的两个厕所的打扫。我对Bernd说:对不起,麻烦你,虽然我希望我能全部做完。

  Bernd说:没什么,别在意,我晕船的时候,也是别人帮助我。

  Bernd来自德国,他是一个环球船员。没有想到他也曾经晕过船。

  做完Mother班,下午2点开始我终于可以睡一个大觉了,睡了5个多小时后被叫醒,原来是3号球帆被风撕开了一个洞,大家一起拖到甲板下修补。外面是最高时速达到47节的狂风,和6米的海浪。但是我发生了一个奇妙的变化——我的晕船症好了!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