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历史

抗战时白崇禧曾涉嫌刺杀蒋介石 戴笠如何查出真相

2018-06-19 14:07 来源:凤凰网历史

  核心提示:戴笠第一时间就找到白崇禧,打算问个究竟,看着白崇禧一付诚惶诚恐的样子,多年特工生涯的经验告诉戴笠,此事决非眼前这个人所为。当白崇禧把当时在场人员的名单一一提供出来后,范围一下子就缩小了。两次泄密案里,除了白崇禧,共同在场的只有姚琮、黄浚二人。

  白崇禧资料图

  本文摘自:凤凰网历史,作者:大风号·高山流水品历史,原题:抗战期间最大的泄密案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日本将主力投入华北战场,企图突破我防线,占领武汉,从而达到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梦想。

  这时,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侍从室副主任姚琮向蒋介石建议:首先利用上海大城市的建筑群与日军进行巷战,牵制住敌人。然后,将日军引向江淮的水网地带,使其现代化武器不能发挥效率。蒋介石对这个足智多谋的大舅子(侧室姚怡诚的哥哥)一直比较信任,对他的提议还是重视的,于是,蒋介石立即集人员,在南京中山陵孝庐主持召开最高国防会议,由侍从室秘书陈布雷和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担任记录。

  会议决定采用“以快制快”、“制胜机先”的对策,抢在敌人大部队向长江流域发动大规模进攻之前,选定长江下游江面最狭窄的江阴水域,在江中沉船,堵塞航道,再利用海军舰艇和两岸炮火,将长江航路截断。京沪警备司令官张治中拍胸脯保证:他的王牌第八十七、八十八师已整装待命,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空军指挥官周至柔也高调表态:空军第五大队已准备就绪,第二十四、二十五中队现在扬州机场;二十八中队调往句容,第一大队在河南周家口机场,随时奉命出发。

  万事俱备,只等一声令下,就给予日军当头一击。不料第二天一早,紧急电报纷至沓来:原先在长江上耀武扬威的日本军舰,在我正要实施封锁之前,一艘不剩的纷纷驶离,不见了踪影......

  不用问,有人泄密了。紧急应召而来的戴笠立下了军令状: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挖出泄密者。然而就在戴笠一筹莫展之际,又一桩泄密案发生了……

  1937年8月13日,空前激烈的淞沪会战开始了,蒋介石将手中能调动的嫡系部队几乎全数投入。为了鼓舞部队的士气,他决定亲自到上海前沿阵地去视察。

  姚琮得知此情况后,劝诫蒋介石:现日军掌握了制空权,路上行车不安全,请慎重!时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也参与对日作战计划制定的白崇禧,知道英国驻华大使许阁森不日将去上海,这轿车上悬挂有英国国旗,因此他建议:委员长可以乘坐英国大使馆的车到上海。

  这是由于当时的日本还不敢公开得罪英国,因此日军不可能袭击英国人的车辆。蒋介石当时未置可否,只是点了点头。

  8月26日下午2时左右,许阁森的车子已接近上海的嘉定路段。忽然,两架零式战机从高空中俯冲下来,机头直对着大使的轿车,片刻功夫,轿车千疮百孔......许阁森大使遭到敌机袭击、身负重伤的消息传到了南京,蒋介石暗自庆幸,多亏军务缠身,临时变局,才免去一难。

  英国大使的轿车遭到袭击,戴笠第一时间就找到白崇禧,打算问个究竟,看着白崇禧一付诚惶诚恐的样子,多年特工生涯的经验告诉戴笠,此事决非眼前这个人所为。当白崇禧把当时在场人员的名单一一提供出来后,范围一下子就缩小了。两次泄密案里,除了白崇禧,共同在场的只有姚琮、黄浚二人。事情有点眉目了,一向深得信任的姚琮不可能去害自己的妹夫兼上司,剩下的只有黄浚了……

  通过军统特务调查得知,南京汤山招待所服务员廖雅权与黄浚的儿子黄晟来往密切,两次事发之前,都有人看见他们曾有过接触。戴笠亲自赶往汤山,当他第一眼见到廖雅权时,心中的就有数了。这是一个绝色女子,文化程度又高,竟然屈尊当一个服务员,这本身就很有问题。通过进一步的明查暗访,果然不出所料。

  这个廖雅权是个日本人,真名叫南造云子,父亲南造次郎是一位老牌间谍,她本人曾经在日本接受过间谍学校的专门训练,1926年来中国后,经黄浚介绍进入的汤山招待所。

  一切调查妥当后,等待廖雅权的是军统的审讯室。特工们的一套程序还没走完,南造云子就招供了,同时供出情报是由黄浚交给他儿子黄晟,再转送给她的全部过程。

  至此,抗战期间最大的泄密案水落石出,蒋介石亲自下令以卖国罪判处黄浚父子死刑,公开处决;南造云子被判处无期徒刑,被关押在南京老虎桥中央监狱。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本该严加看管的日本间谍南造云子竟然从监狱里逃跑了,后来还在上海参与组建76号,直至1942被军统暗杀,才得了她应有的下场。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