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历史

1987年张爱萍对迟浩田说军队做何事是“自毁长城”

2018-04-12 14:36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迟浩田与张爱萍合影资料图

  张爱萍同志逝世后,我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与哀思之中。爱萍同志是我党的优秀党员、我军的卓越领导人,也是我的老首长。战争年代,他出生入死,屡建奇功;和平时期,他历经磨难,卓有建树,为国防和军队建设,特别是为国防科技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他才华横溢,文武兼备,胆识超群;他光明磊落,一身正气,刚直不阿。他的高风亮节,堪称楷模。爱萍同志逝世后,负责殡葬的一位老师傅讲,爱萍同志的遗骨十分坚硬,真像经过千锤百炼。不知作为物质的人体与精神品格之间是否有必然联系,但爱萍同志确有钢铁般的意志、松柏般的风骨和大海般的胸怀。

  爱兵胜兄弟

  我和爱萍同志初次相识是在50年前。当时他是华东军区暨第三野战军参谋长,我是华东军区所属某团政治处副主任。

  1953年7月的一天,上级通知我团,张爱萍参谋长要来视察工作。听到这个消息,团领导既高兴又紧张。高兴的是,上级首长亲临视察、指导工作,必定会给我团的工作增添新的动力和活力,使我们这个曾荣获“济南第一团”称号的英雄团的建设更上一层楼;紧张的是,听说张参谋长以治军严格出名,我们的工作不知还存在哪些薄弱环节。由于我多次出席过上级召开的英模会,几位团领导认为我见过大首长、大世面,就问我应当怎样迎接首长的检查。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底,因为在此之前我只听说爱萍同志智勇双全,是我军的一员虎将,又擅长书法,还会写诗、照相,此外,对他的性格特点一无所知。随着爱萍同志的到来,大家的担心和顾虑就烟消云散了。

  爱萍同志来到我团后,并没有先到团部,而是直接到班里看望战士。我和几位团领导赶到时,他正和战士们聊天,那个热乎劲,就好像是亲兄弟。他逐个询问班里的战士是哪里人?对部队生活是否习惯?连队的饭菜是否合口味?有一个战士是浙江人,说话口音不好懂。爱萍同志就让他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小战士遇见大首长,心情格外紧张,恰巧钢笔又不出水,越发着急起来。越着急,手抖得越厉害,额头上的汗珠滴落到纸上。爱萍同志一看,原来是笔尖堵塞了。他让战士打来一脸盆水,亲自动手把钢笔清洗干净,再蘸上墨水写字。这一招还真灵,钢笔下水了,那个战士的手也不抖了。看着爱萍同志和蔼可亲的笑容,大家顿时没有了拘束感和距离感。

  在爱萍同志与战士们亲切交谈时,我仔细端详着他:宽宽的额头,白皙的皮肤,威严中带着慈祥,刚毅中透着平和。他脖子上挂着一部照相机,跑前跑后为战士们照相,看不出是大首长。

  初识爱萍同志,他那与战士们打成一片的兄长风范和儒将气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危难识坚贞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到北京工作后,多次听说爱萍同志在文化大革命的逆境中不屈不挠、顽强抗争的事例,心中肃然起敬。

  “文革”开始不久,时任副总参谋长兼国防科委副主任的爱萍同志被打成反革命分子。1967年4月,“张爱萍问题专案小组”成立。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给爱萍同志罗列了“十大罪状”,戴上了“反对文化大革命,反对毛主席,反对林副主席”三顶大帽子。爱萍同志被停职,遭受批斗、隔离审查以至关进监狱囚禁长达6年之久,左腿致残。但他正气凛然,决不折腰,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斗争。1975年3月,爱萍同志复出后任国防科委主任,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积极开展工作,然而很快又遭到批判。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