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青岛

服务了37年春运 这个春运结束后他将退休(图)

2018-03-12 13:52 来源:青岛新闻网

  刘方柱对于工作了20年的车站依旧不舍

  利津路汽车站站长刘方柱站好服务旅客最后一班岗

  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迁徙的春运结束,不论是学生还是上班族又或是外来务工人员,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恢复了学习与工作,车站的客流也趋于平稳。对于交运集团利津路汽车站站长刘方柱来说,自己的使命也已经完成。1958年出生刘方柱在交通行业服务工作了37年,2018年春运也是参加的最后一个春运,四月份他将退休离开车站。

  “胖大海”陪伴过了第一个春运

  1981年,23岁的刘方柱从大学毕业后,进入到当时的青岛客运公司。谈及第一次参加春运的感受,刘方柱告诉记者,“春运”是1980年提出的,他参加工作的时候是第二年使用这个词,整个公司都非常重视,提前一个月就会开始布置研究各种运输方案。为了保证旅客能顺利回家,进了腊月门车站就全员不休了,从凌晨五点上到晚上八点连轴转。那个时候的春运就用两个字形容:人多。候车室里人挤人,没地方站的旅客都跑在厕所里站着。由于受到条件限制没有广播,为了让旅客能听到发车信息基本上都是靠服务员喊。还没到除夕,很多站务员的嗓子都喊哑了,第一年工作的刘方柱也没幸免。当时带他的老员工给了他一个胖大海泡水喝。可是因为旅客太多,而且也怕喝多了上厕所耽误工作,放在手边的杯子就一直没有动,这一杯胖大海他一直喝到除夕。经历的第一个春运让他的嗓子落下了病根并转成了咽炎。当了站长后,刘方柱每到过年过节客流高峰就给员工们准备好胖大海金嗓子喉宝。

  过年被“诅咒”成旅客出气筒

  从事道路运输37年,其中有20年刘方柱是在利津路汽车站度过的。利津路汽车站长期负责百龄园祭扫专线的发送,每到过年,很多市民都会到车站乘坐直通车去“请年”。首班车6:00发车,平均6分钟发一班车,一直发到8:30。车辆停靠、报班、组织市民排队、上车宣传、清点人数、打出保单、发车……由于车站员工数量少,所有的工作刘方柱都会参与并在一线服务。可是由于不准携带易燃易爆品上车或者车辆因为市内交通拥堵导致运行时间增长,情绪激动的祭扫市民往往会将气撒在工作人员身上,将祭扫用品扔在身上都是常事,甚至还会被诅咒过不好年。面对这些,刘方柱始终坚持为旅客做好服务。久而久之,祭扫的旅客们一看到刘方柱在现场也就没了脾气,还送个“老刘头”的称号。

  愿意管闲事自找“麻烦”

  2016年底,607路和608路公交车进车站发车,早班和晚班的员工工作时间延长。到了春运,既要服务坐长途车的旅客,又要做好乘坐公交市民的运输工作。刘方柱每天都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经常到公交车发车点询问市民有什么需要。不少同事说他多管闲事,做好车站工作就行了,但是他却说进了车站别管是公交车还是长途车,都是需要服务的旅客。2017年的除夕当天17:00,一位中年女子下了607路后跑进候车厅,当听说即墨的末班车已经发走后就在候车室里大哭了起来,说自己因为堵车没赶上车,家里人都在等自己回去,尤其是母亲还并病重盼着自己回去。刘方柱得知情况后,让调度员查询其他车站的即墨末班车发车表。在了解到车已经全部发完后。他又联系发出的即墨线路末班车询问行驶到哪里。得知车还没有出市区,他连忙让司机停车等待,自己开车将该旅客送到了重庆中路上车。临上车的时候,那名女子非要跪下给刘方柱磕头,被他拉住了。

  退休后还要到车站当志愿者

  谈到工作,刘方柱是自豪的,可是对于家人,他却是愧疚的。他说和妻子结婚整30年了,从未亲手准备一顿年夜饭。自从进入车站工,春节以前从未放过假,一直都是忙到大年三十最后一班长途车发走。双方老人的衣服、过年的东西采购,家里大大小小事都是爱人操心。除夕夜,全家人都准备好一切,只等他回家来吃团圆饭。吃完年夜饭,他会再到车站转一圈,检查一遍。大年初一早晨,他又会出现在车站里。刘方柱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车站的气氛,习惯了车站的一切。春运结束,60岁的刘方柱即将正式退休离开车站,春运也会成为过去式。但是刘方柱却对同事说,有需要就给他打电话,过年过节自己还是会来车站,即使是当志愿者也可以,因为对自己来说为旅客服务为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通讯员李男邹蕾)

  提示:支持← →箭头翻页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