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历史

1970年毛泽东与许世友密谈:不要选我做国家主席

2018-02-01 15:55 来源:凤凰历史

  核心提示:他当即向毛泽东表态:“我马上回去做说服工作。”随后许世友在华东组内部做了大量工作,使不明真相的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配合中央粉碎了林彪反党集团有组织、有预谋、有准备的一场用和平手段抢班夺权的阴谋活动。

  毛泽东与许世友合影资料图

  本文摘自:《党史纵览》2003年第6期,作者:江波,原题:《毛泽东与爱将许世友》

  许世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颇富传奇色彩,“是一个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王震语)。少年时代,因家境贫寒,许世友曾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出家少林寺,当了8年和尚。走上革命道路后,他襟怀坦白,敢作敢为,处事果断,雷厉风行,铸造了特殊的性格;指挥作战时,他骁勇顽强,善于开拓,勇于创新,成为声名显赫的战将;建国以后,他屡立新功,并在同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为党和人民立下了特殊的功勋。正因为如此,许世友深受毛泽东的关爱与倚重。

  长征路上初见面改名“世友”传佳话

  许世友16岁时,离开少林寺,到洛阳参加了童子军,从此踏上军旅。1926年,他在武汉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任连长时,接受革命思想,脱离了旧军队,到黄安、麻城一带去找共产党。当年9月,他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投身革命。1927年8月,许世友来到杨泗寨,参加了中国工农革命军。后经共产党员胡德魁、于绪珍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

  毛泽东与许世友的首次见面是在1935年的长征途中。其时,毛泽东所在的红一方面军与许世友所在的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会师后,红四方面军负责人张国焘依仗自己的实力大大超过红一方面军,私欲膨胀,拥兵自重,目空一切,主张向荒僻的青海、新疆、川康地区退却。为尽快确定战略方针,6月26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两河口会议,通过了《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战略方针的决定》。8月初,中央政治局召开毛儿盖会议,通过了《中央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驳斥了张国焘悲观主义的形势估计,重申了两河口会议所确定的战略方针。会后,部队编制被重新调整,即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混编成左、右两路军,成立一个混编的指挥部,朱德任总司令,张国焘任总政委,刘伯承任总参谋长,最高司令部随主要由红四方面军组成的左路军行动。右路军设有前敌总指挥部,由红四方面军徐向前负责,叶剑英任参谋长,陈昌浩任政委,毛泽东与周恩来、张闻天、博古、李德和中央直属队编入右路军。

  右路军建立后,许世友任军长的第四军担任后卫。正是在这个时候,毛泽东与许世友有了直接接触。第一次相见时,毛泽东就对许世友说:“我经常听到你的名字,知道些你的传奇经历,没有看到你这个人。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呀?”许世友回答说:“我的幼名叫友德,姓是言午许,家谱上是‘仕’字辈,父母给取名许仕友。参加红军后,我有空就学认字,才发觉‘仕’是做官的意思,不如把‘仕’改为‘士’。这个时候想,这一字改后,当了红军战士就名副其实了。”说完,许世友憨厚地笑了,接着问毛泽东:“您看我这个名字改得可好?”毛泽东爽朗地笑了笑,说:“好是好,不过,咱们商量一下再改个字,把‘士’字改为世界的‘世’好不好?叫许世友,世界之友哇。我们这次是北上抗日,眼光要往远看,放眼世界嘛!所以,要做世界之友。”毛泽东为许世友改名一事传为佳话。这次见面和改名,使许世友终生难忘,他对毛泽东善于沟通心灵、缩短心理距离的艺术和超凡的吸引力十分敬佩。从这以后许世友一直照毛泽东的改法使用自己的名字,并且果真成了名扬世界的革命将领。

  延安窑洞一席话羞愧难当解疙瘩

  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又一次给许世友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1937年3月,党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出了《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决定》指出:过去红四方面军所犯的错误,应该由张国焘负主要责任,反对把同张国焘的分裂主义的斗争扩大为同红四方面军全体干部的斗争,并对红四方面军干部站到党中央的立场上来给以鼓励。根据这一会议精神,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开展了对张国焘错误的批判。总体而言,这次思想教育活动是平稳的,大多数红四方面军的干部态度端正,拥护中央的决定,积极参加学习讨论,敢于揭发张国焘的错误。但也有一些红四方面军的干部出于对党的朴素感情,对张国焘还有些迷信,把他看作红四方面军的化身和代表,对“抗大”进行的学习讨论反感,甚至对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也产生不满,再加上在教育过程中,对红四方面军的一些高级将领也有一些过火言论与扩大化倾向,在这些情况下,身为“抗大”学员的许世友想不通,一时感情冲动,竟萌生了重回四川打游击的念头,并策划了拖枪逃路未遂事件。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