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共享单车押金退回不易 法官支招:可这样拿回押金

2017-12-05 15:56 来源:北京晚报
  

  拿回共享单车押金不容易你不退押金我就扣车抵债?

  法官支招:可以这样拿回押金

  资料图:11月16日,北京街头的“小蓝单车”。公开资料显示,“小蓝单车”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金为2800万元,于2017年1月完成4亿元A轮融资,曾一度占据行业第三。该公司自9月起被曝押金难退,15日更曝出在北京总部的办公场所已人去楼空,公司已解散。16日晚间,小蓝单车CEO李刚今晚发布公开信,称小蓝单车与拜客出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中新社记者贾天勇摄

  一个焦点问题。记者就此问题采访到朝阳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孙铭溪,在她看来,如果共享单车企业自身难保,消费者维权之路可谓是举步维艰。但即便在这种艰难的前景下,孙铭溪也给消费者们提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建议。

  小蓝单车、酷骑单车经营出现问题后,相继出现退押金难现象。至今还有不少共享单车的消费者没有收到押金退款。今年6月以来,悟空、盯盯、酷骑、小蓝、小鸣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陷入经营困境,押金能否顺利退还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

  算账

  要付出巨大的经济和时间成本

  对于一家行将破产的企业,工商投诉基本上没什么作用,那么诉讼维权可行吗?

  孙铭溪算了笔账:从成本收益角度考量,单车押金通常在100元到300元不等,但一个民事诉讼案件光是预收原告诉讼费可能就需要50元,如果单车企业已经人去楼空无法直接送达,可能还需要垫付数百元的公告费用。再加上立案、开庭、宣判、申请执行的误工、交通、材料打印成本,前期的经济投入可能就已经超过能够追回的押金数额。

  另一方面,诉讼本身是具有一定专业性的活动,由于诉讼标的太小,聘请律师几乎是得不偿失的。当前律师代理民事案件起步收费都在千元以上,聘请律师在经济性上完全无法获得诉讼收益。

  即使不考虑经济上的因素,用户最终拿到了生效的胜诉判决,由于单车企业已经丧失了偿债能力,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能够执行回款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通过申请单车企业破产清算能否获得清偿呢?孙铭溪分析,这条路依然不好走。“单车企业虽然是重资产企业,但财产主要是已经投放于市场的单车,几乎不具备收集起来再统一变现的现实可能性。如果走破产清算程序,很可能资产余额连破产费用都无法覆盖,更不用说清偿用户的普通债权了。”

  算完了经济账,再来算一算时间账。

  孙铭溪表示,通常一个一审民事案件从立案到获得胜诉判决快则三个月,慢则六个月以上,但单车企业资金链断裂后,往往会遇到下落不明无法送达的情形,这意味着法院需要公告的方式进行送达起诉书和判决书。这样下来一个案子可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生效,申请执行的时间还未计算在内。破产清算程序更是漫长,从一两年到三五年都有可能。

  面对如此巨大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消费者个体维权确实比较难。

  据媒体报道,杭州的一位毛女士近日已将酷奇单车杭州分公司和北京总公司一并告上法院,以欺诈消费者为由,要求押金退一赔三。酷奇杭州分公司为杭州滨江法院所辖,目前该法院已经受理此案。很多没有拿回押金的消费者正在观望结果。

  自救

  不退押金,我能扣车抵债吗?

  拿不回押金消费者们很气愤,于是有人提出“扣车抵债”。网传一张照片,有酷骑单车被上私锁,并且还写上这样字样:对不起各位,押金不退我,只能占为己用。对于这样的想法,孙铭溪奉劝还是趁早打消。

  孙铭溪法官告诉记者,所为“扣车抵债”对应的法律规定是留置权。用户与共享单车企业形成的是租赁合同关系,押金是债的担保,而不是使用租赁物本身的使用费。消费者因为单车企业不退还押金而去占有一辆自行车,就涉嫌构成对单车企业财产权的侵犯了。“留置权行使在法律上有一定的程序,如果我们不了解法律擅自占有车辆并且自行‘抵债’,造成损害的也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孙铭溪还提醒,共享单车作为新兴产物,与传统的租赁合同有所不同。为了便利,双方订立一次合同,交纳押金,事实上是多次租赁使用的关系,即一辆车上对应多个用户的使用权,通常一个用户的押金并不能覆盖车辆的全部成本,自行“扣车抵债”也容易造成侵权。

  困难

  法律没有一下子跟上新兴事物

  “造成现在的局面其实根本问题在于法律没有一下子跟上新兴事物,典型的就是押金管理的法规没跟上。互联网时代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现象,全世界都面临这个问题。法律还没跟上,有的企业就倒了。”

  孙铭溪认为,在一些新兴事物上,对消费者的辨别判断能力也是一种考验。“对于一切互联网新型产品都应该关注企业信用,尤其是收费明显不能覆盖成本的,基本上是通过投资人大量输血维持,这种就会存在风险。”

  孙铭溪告诉记者,在法律上,押金属于一种债的担保的方式,这种形式虽然普遍存在,但在我国《担保法》中并未对此种债的担保方式进行规定。孙铭溪查阅了几个主要共享单车品牌与用户之间在线签订的共享单车用户协议,对于押金的收取和处理均未明确约定。

  但是从已经出现的问题看,单车企业作为社会公共交通的参与者,如不对其收取的押金进行有效监管,必将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对单车企业的押金监管势在必行。

  今年8月,交通部等10部门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但时至今日,对于单车企业押金监管的实施细则仍未出台,谁来监管,如何监管仍未充分明确。

  途径

  集体诉讼或公益诉讼或可考虑

  随着小蓝单车、酷骑单车等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下,越来越多用户面对押金退不了,电话无人接等问题,11月23日交通部公开回应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措施,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指导地方交通运输部门,提前采取针对性措施,防止出现相关风险。

  同时,各地消费者协会也帮消费者进行了大量的沟通协调工作。尽管也有不少消费者早期在消协的帮助下退还了押金,但是仍有大量消费者面临着押金难以退还的情况。中消协表示,截至11月30日,关于酷骑单车全国的消费者已投诉的数量超过了21万起,通州区消协投诉量是1.1万起,解决了3125起。

  如果行政手段无法解决,消费者最终还是要通过诉讼来维权。对此也有专家提出了公益诉讼的方式。按照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的规定,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可以由消费者协会作为原告提起诉讼,这便是公益诉讼。此外,还有一种集体诉讼的方式,可以由当事人推选代表人进行诉讼。

  孙铭溪表示,对于消费者而言,单个诉讼的成本较高,集体诉讼甚至公益诉讼确实是可以探索的较好方法,有利于集中力量进行诉讼行为,也能减少消费者的诉讼成本。但即便赢了官司是否能执行回款还要看企业本身的偿付能力。

  支招

  从“退款中”变成“未交押金”怎么办

  作为审理民事案件的法官,孙铭溪提醒消费者,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事前还是要准备好交款的证据。此外,还可关注辖区内是否有集体诉讼或者公益诉讼正在发起,有的话可以参与。

  有一些小蓝单车的消费者发现,在申请退还押金后,APP押金一栏的显示从“退款中”变成了“未交押金”的状态,缴纳押金和申请退款的信息不见了。对此,孙铭溪表示,出现这种情况的消费者也不必过于担心,因为互联网类产品大多是通过支付宝或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方式实现付款,支付记录是抹不掉的。即使APP难以显示,也可以申请法院调取支付记录。

  其他对于共享单车有需求的消费者,应充分认识市场交易风险,尽量选择支持免押金骑行的单车品牌,或者在交纳押金后及时申请退还,规避因单车企业经营风险导致的财产损失风险。(记者张蕾)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