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历史

谁在革“军事革命”的命

2017-11-19 14:49 来源:中央文献研究室
  

  当今世界正经历前所未有之大变局。变局的重要推动因素之一,是世界新军事革命的深入发展。这场革命,发轫于20世纪70年代,目前仍在加速推进,即将进入质变新阶段。其速度之快、范围之广、程度之深、影响之大,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所罕见,可称之为“革命的革命”。其主要特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软硬一体整体嬗变

  世界新军事革命的主题是信息化。迄今为止,人类所经历所践行的信息化,其实是在传统机械化平台弹药上加载信息设备,联通组网、形成体系、遂行作战。这种信息化,仅是对军事控制系统进行了改造,并未革新军事能量系统,只是一场“软革命”。但是,最近几年人们所看到的军事革命,已经从军事控制系统拓展到了军事能量系统,二者正同步交互酝酿重大变革,形成“软硬一体革命”新格局。

  在“软革命”领域,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脑电波控制、人工智能、光传操纵、5G通信、网络入侵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军用物联网、武器自主控制系统、网络武器等即将进入战场,军队作战指挥和武器控制智能化将出现质的跃升。

  在“硬革命”领域,单晶材料、热强镍合金、耐火合金材料、特种合金材料、抗腐蚀保护层、新型吸波材料等新材料技术,变循环发动机、超燃冲压动力、高超声速无动力滑翔飞行、高温超导、新型拓扑结构电机、深海潜航等新一代实体机动技术,以及新概念武器技术等历经多年研发即将取得突破,陆海空隐身无人武器、高超声速临近空间武器、太空武器、跨大气层武器、深海武器、定向能武器、动能武器将陆续进入战场,军事能量系统的物理形态、运行机理和作战功能将发生革命性变化,其运行高度、广度、强度、速度、精确度、敏捷度等将全面突破传统界限,大幅度颠覆传统的战场对抗。可以预判,正在到来的新一轮军事革命,将是一场以新质机械化和新质信息化深度融合为主题的根本变革,这是区别于前40年革命的重大形式特征。

  群组智联重塑作战

  20世纪70年代以来军事革命的核心成果,是塑造了基于网络的体系作战,相比于机械化,这是个巨大的进步,但用发展眼光看,却只能算是一种“粗放型”的体系作战。其特点是以大中型平台弹药为节点,以初级网络为纽带,以纵长横短的垂直型关系为架构,以人工指挥协同为基本控制模式。

  而未来“软硬一体革命”提供的新质网络和新质平台弹药,将交互融合塑造出“群组智联”的分布式作战体系,其主要特点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以“武器族”为作战单元,由功能配套的大中小微平台弹药预先或随机组成“小体系”,广域散布,局域集中,内联小网,外接大网,大小结合逐级聚能。美军正研制开发“穿透性制空飞机(PCA)+隐身轰炸机+武库机”系统族、“大型有人隐身平台+隐身无人机群”的分布式制空“系统族”和“智能无人机空战群”,代表了武器发展从平台向族群转变的明显趋势。

  二是以基于云计算、大数据、大宽带通信的新质网络为纽带,固定或机动搭建。

  三是以“无中心”横向型关系为架构,作战和保障平台的传统分类被打破,各类平台搭载信息载荷,相互联通,互为备份,协同遂行预警、侦察、通信、控制任务。

  四是以人机融合的智能化指挥协同为基本控制模式,通过网络进行大容量、高速度、高精准、高智能的信息获取和加工,人工指挥控制在新质辅助决策系统支撑下进行精密规划、敏捷决策,平台弹药实现无人化、自控制运行。整个体系按照侦控打评流程闭环运行,从要素到单元到整体,具备自组织、自适应、自同步、自修复和自主演化功能,可自动运行、自主作战。

  美军将这种“群组智联”的分布式作战体系称为“云”。近十年来加紧研发新一代陆海空天武器装备及新概念武器,在传统大型平台上改建大型武器库,设计建设战术互联网,发展微型卫星群、微型传感器群,开发“联合隐身特遣部队压制一体化防空系统”等局域作战体系,验证无人机协同攻击战法,提出“预先一体化部队”组织改革方案等,并已取得局部成功。在分布式制空“系统族”概念实验中,1架挂远程空空导弹并带指挥控制中枢的大型隐身飞机加4架挂中距空空弹的中型隐身无人机,与有预警机支持的8架F-22空战,取得0∶8的战损比。

  锋芒偏转加剧挑战

  20世纪以来的历次军事变革,无不与大国权力体制深刻变革交汇互动。20世纪初叶,欧美列强着眼重新瓜分世界,发起了机械化军事革命。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苏着眼冷战,发起了“核革命”。20世纪70年代,美苏着眼全球争霸,发起了信息化军事革命。这几次军事革命共同的政治特点,是传统世界大国互为对手发起和展开。而美国主导的军事革命的下一步发展,锋芒指向是企图形成对任何潜在对手的绝对优势。

  2009年,美国提出《空海一体战》构想,明确将中国作为实施对象。2014年,美国继20世纪50年代第一次抵消战略、70年代第二次抵消战略之后,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要求美军确保“压倒任何潜在对手的优势”。

  美军目前正在研发新一代远程轰炸机、无人机蜂群、巡航导弹攻击群等新概念武器,均表示是为了突破他国的防空网络。

  军事革命从来就不是单纯的技术变革,而有着明确的政治目的。当前,美国强力推动新一轮军事革命,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在世界大变局中,通过建立新质军事优势重建对其他国家的战略优势,掌控“世界领导权”。

  面对信息化战争向更高级阶段升级的大趋势,尚未完成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双重历史任务的我军,又迎来新质信息化、新质机械化的新课题,进入“迭代变革”新阶段。必须紧跟前沿、未雨绸缪,将应对当前威胁与应对长远挑战紧密衔接在一起,主动作为,超前准备,努力掌握新一轮军事革命竞争的战略主动权。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