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青岛

付费+全民阅读,青岛这个读书会成新型社交平台

2017-11-14 17:02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樊登读书会市南分会的会员参加线下“驿站”读书活动。李魏摄

  “为什么一个人打单机版游戏总感觉不如联机游戏有趣味?读书也是如此。”2016年,邵文辉决心接手樊登读书会青岛市南分会时,她开始重新审视读书这件“私事”。

  这一年,全国知名读书平台樊登读书会刚刚进驻山东,没有人能想到,仅过了不足两年,它的山东省内注册会员就超过8万人,其中青岛的注册会员数达到1万人以上。也就是说,目前至少有超过一万名青岛市民选择以加入读书会并付费的方式读书。同样在2016年,民间非营利公益组织“快乐沙”与李沧区政府合作,将“悦读书房”读书会开进了李沧区的6个社区……读书正以更加专业、丰富而多元的姿态,在青岛这座城市呈现,而读书会,也正在转型成为基于“全民阅读”的新型社交平台。

  与一小群“对”的人的“精神社交”

  过去一周,樊登读书会青岛市南分会一共组织了三场线下读书活动。读西方的行政管理培训专家戴维·艾伦的时间管理图书《搞定》,还有两本西方经典教育类书籍。预告提前在微信群中发布,会员自由报名参与,在指定地点集结,指定地点通常是指由会员提供的相对固定的公共活动空间,称为“驿站”,它们作为线下读书会的载体,数量正在迅速增长。

  阅读从观看被称为“最会讲书的人”樊登对一本书的精华解读视频开始,这些以视频和音频为载体的精华解读,被视为读书会的优势核心资源。“在此解读的基础上,每个人都记下自己的所思所感,提出问题并讨论。因为所思考和遇到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像这样大家边听、边记、边分享,就会有探讨、有碰撞。”邵文辉已经习惯于这样一种集体阅读的方式,并深感受益良多。

  通常每一场线下读书会的人数都不会超过20人,这已成为读书会不成文的惯例,这一惯例对于附属于实体书店的相对传统的书会同样适用。青岛良友书坊的文学读书会选择了中国古典和西方经典两个序列的方向,业已形成了每期20人上下、相对稳定的规模。上周,他们刚刚读完了沈复的《浮生六记》。组织者冷艳告诉记者,良友书坊的读书会由书坊的员工与参与者共同担当领读,读哪一本书也由参与者共同来决定。“你会发现,那些最初表示只想听听其他人怎么说的人,用不了多久就自觉发言,大家讨论的主题往往也会从一本书的内容拓展到另一本书,甚至更广的领域……实际上无论是读文学类图书还是实用性更强的书籍,重要的是找到一群有共同语言、趣味相投的人。”

  邵文辉说:“曾经我对于读书会也是心存疑虑的,因为读书看上去的确是个人的私事,但是在亲身体验之后,我转变了看法,一个人的阅读毕竟是具有局限性的,当我们彼此交流时,书中的内容就变得更加多面而立体,许多看不清楚的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罗曼·罗兰说,“从来没有人读书,只有人在书中读自己,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邵文辉说这句话对于读书会同样适用。当读书会以更加专业、丰富而多元的姿态,在青岛这座城市呈现,我们或许可以说,“从来没有人读书,只有人在读书会中读自己,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今天的人们已不满足于自己读一本书,而更期待在关于书的共有趣味中阅读彼此。

  将读书转化为富有“野心”的事业

  

  2015年底,王继东初到青岛,他所在的樊登读书会山东分会总共只有会员百余人,促使王继东从一名职业人像摄影师转行成为一名“阅读推广者”的主因,是央视前主持人、读书会创始人樊登的决心:帮助3亿国人养成读书的习惯。

  这番富有“野心”的事业在山东尚处于起步阶段,身为樊登读书会山东分会会长的王继东告诉记者,在抵青的第二年,樊登读书会山东分会的会员数就突破万人,目前会员数量已突破8万人;会员的年龄跨度亦从六七岁到七八十岁不等。

  如今这项事业吸引到更多热爱阅读的年轻人参与其中。陈晨,樊登读书会山东分会副会长,大学毕业仅一年便加入到读书会的组织中,如今已成为圈中小有名气的读书会运营团队的骨干力量。对她而言,读书不仅是阅读本身,更是一项关乎个人成长的大事业:“你会在这里发现许多志同道合的有智慧的优秀同道,不久前我与一位前辈交流,得知她一年的阅读量是200本书,涉及不同的专业门类……通过推广阅读这项工作,我得以有机会与这些榜样偶像共同成长精进。”

  就在记者采访的那个下午,青岛分会刚刚接收了一名新员工,据说他为了进入读书会而放弃了一个高薪职位。王继东表示,“在读书会,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在这个企业化运营的阅读推广团队中,热爱阅读是团队成员首要的共同属性。”

  就在全国最大的阅读推广平台“樊登读书会”在青岛和整个山东地区进行拓展的同时,青岛本土社会公益组织“快乐沙”爱心帮扶中心则从基层社区入手,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确立了“打通全民阅读最后一公里”的阅读推广目标。

  在李沧区,由政府相关部门与民间非营利组织“快乐沙”以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共同参与实施的“悦读书房”公益项目,已经在一年的时间里拓展到全区的五个社区。各种不同主题的读书会以社区文化中心的阅览室为依托轮番登场。每周二,快乐沙的领读妈妈志愿者团队都会带来一场针对孩子的读书活动。上周,她们将绘本阅读与落叶标本制作相结合,专门为孩子们举办读书会。“悦读书房”的负责人兼顾问张文彦介绍说,他们最初的心愿就是把“悦读书房”打造成社区居民的“私家书房”,针对学龄前儿童、青少年、成人、老年人不同群体的阅读需求,设置不同区域,开展有针对性的读书活动。此外,书房还实行项目制,有一支统一的图书管理、策划活动的团队,开设有志愿者微信群、读者微信群,在微信群中会定期向社区居民会员发布与分享书目及书会活动。

  打造源自阅读的综合服务平台

  上周,樊登读书会又推出了一个新的APP终端“小读者”。“实际上我们的读书会就是一个平台,许多基于阅读的文化服务项目将在此平台上逐渐得到扩充。分众阅读势必带来阅读服务的专业化细分,而除了阅读一本书,与阅读相关的不同学科门类的教育培训项目也将相应展开。”王继东说。他还透露,樊登读书会的线下实体书店也将在青岛陆续开出,为读书平台再添可资应用的综合性公共文化活动空间。

  “快乐沙”爱心帮扶中心的负责人苏新旺也向记者介绍了“悦读书房”的平台功能定位:它将成为社区居民的社交平台,实际上目前这一平台的功能正日益得以彰显,邻居们在此变得更加熟络,与之关联的线上阅读微信群、亲子微信群等群落也变得更加热闹,大家共同参与社区公益事业的氛围逐渐浓郁;同时,区域内比例相对较高的外来务工家庭也借此融入了城市社区;还有大学生团队和志愿者团队,也在此平台上获得更多专业实践的机会。强大的平台融合功能不仅丰富了读书活动的内容,更惠及社区居民,实现了多赢。

  如何使一个平台得以更充分发展和利用?这也是邵文辉一直在思考的内容。她管理的樊登读书会市南分会目前拥有包括体验者在内的书会会员2000余人。在此基础上,市南分会计划年内在八家驿站的基础上,发展多个固定的线下专题读书会,针对不同的特色方向,培育优质领读者,拓展特色精品阅读,“它们将不仅仅是即兴式的读书会,而是可互动的专业性更强的课程。”

  这其中,结合自己所从事的美术馆管理运营工作,一个艺术特色的专业读书会品牌也正在酝酿中。她甚至已初步罗列了未来这一艺术特色读书会的主打内容:当代艺术收藏、葡萄酒文化、古董鉴赏、电影赏析、花艺、绘画课程……“一切都源自阅读,但绝不止于阅读。”(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李魏)

  责任编辑:孙艳君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