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曹限东不离北京足球 揭秘“金左脚”是怎么练成的

2017-10-12 09:55 来源:北京青年报
  

  曹限东从未离开北京足球

  国内球星与球迷互动的大型访谈节目《中国球迷汇》日前开播,第一季聚焦了六位曾为北京国安征战的功勋球员,分别为曹限东、谢峰、韩旭、李红军、南方和杨璞,他们在过去的运动生涯中形象阳光,退役后依然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或足球推广工作。《中国球迷汇》更关注这些球员的成长经历和现在的工作及生活状态,挖掘了大量足球圈里人才知道的轶事和从未公开报道过的秘事,除了足球,他们的生活也是第一次全面曝光。

  曹限东,人称曹呗儿、东子,北京国安队史上第一位中场组织大师,其标志性的左脚传球不仅为其带来了“金左脚”的美誉,也为北京国安带来了甲A亚军和足协杯冠军,是北京队掀起绿色狂澜的领军人物之一。虽已离开国安多年,但他与北京足球的联系从未间断过。

  “金左脚”是天生的更是苦练出来的

  在球员时代,曹限东给人留下的最深印象无疑就是像中场阴谋家一样的左脚传球,大家都想知道,他的左脚的脚法是怎么练成的?如今,曹限东给出了答案:“简单说,就是铁杵磨成针,我虽然是左撇子,但我的家庭并没有这个基因。脚法不是说能够用嘴吹吹,或者蒙的,必须得练。小的时候无论在体校,后来到先农坛,再到国安队,一直加班加点地练。”

  1995年联赛国安在先农坛的第一个主场就是迎战强敌上海申花,曹限东的“圆月弯刀”从此让球迷记住,他也渐渐成了北京球迷的宠儿。回忆起那场比赛,曹限东至今仍津津乐道:“那个球有积累,也有运气成分,罚的角度挺好,一下子队友和现场球迷的情绪就被调动起来了。下半场我在左路,传了一个四十五度的小斜线,高峰又进了一个,2比1拿下申花。我觉得那场比赛才真正意义是1995年走向辉煌的起点。”

  1996年足协杯国安夺冠,在职业化以后为北京足球赢得了第一个冠军。赛后的发奖仪式,作为国安队队长的曹限东捧起冠军奖杯再正常不过,但他特意拉上了队里的老大哥魏克兴一起捧杯。曹限东解释道:“那时候魏克兴年龄最大,虽然他打比赛很少,但是在队里老大哥的地位和形象一直都在,他也是球队的队长之一,所以我觉得这个举动只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尊重。国安队里有一种北京的文化,把老队员、老教练看做是一块丰碑,类似的事情也是我们作为晚辈应该做的。”

  揭秘当年先农坛失窃事件

  在足球生涯当中,曹限东最熟悉也最有感情的地方当属先农坛,从1982年到1995年,他都是在那里训练、比赛和生活,一住就是13年。那里记录着他的汗水和梦想,也记录了他14岁到27岁的青春年华。

  但这其中也不都是美好的回忆,1995年的宿舍失窃事件就让曹限东很是苦恼。“那天晚上我们在工体赢了阿森纳,大家坐大巴车回先农坛,一路兴高采烈,美得不行了。可一回先农坛宿舍,全傻眼了,宿舍楼两边的门大部分都开了,大家回屋子一看,结果发现整个宿舍都被盗了,每个屋都让人家翻了一遍。”曹限东说,“赢英国球队的高兴劲儿立刻就没了,当时有丢衣服的,有丢钱的,胡建平还丢了一部手机。不过最后还是通过这个手机破的案。这个小偷呢,跟我们队的有些队员关系不错,没事就到队里来,他摸准了我们去比赛的时间。这是第一次,后来又出现了一次。一般那时候我们星期六上午训练,下午放假,结果就在我们上午训练的时候,宿舍又被盗了。最可气的是,在破案之前,他拿完手机偷完了钱还请我们队员去吃饭。”

  而当时曹限东正是跟胡建平一个宿舍,同屋的还有高洪波。“1994年分配房间那会儿唐鹏举唐指导对我说,让你跟胡建平、高洪波一屋,他们两个是老队员,监督的意思没有,但是你必须向他们学习。虽然我当时在队里也不属于特别调皮捣蛋的,但的确是队里重点培养的对象,所以唐指导希望让这种好的老队员潜移默化地影响我,才住到一个屋。”曹限东话锋突然一转道,“但是他们也没给我们教育好,不是我晚上业余生活丰富,而是他们俩老走,因为他们都结婚了可以回家,没人管我了。当时我们这屋,高指导那床永远是干干净净,就是一个枕头、一个被子,边上最多放一双袜子或者一张报纸。胡指导的床也挺整洁,边上床头柜放满了书,这在当时是很大的特色。”

  离开国安心里没着没落

  1996年国安勇夺足协杯冠军,曹限东也成了足球运动员中第一个做广告的,获得了20万元报酬。但1997年底,时年29岁的曹限东本可以继续在国安发光发热,但他却选择了转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曹限东解释道:“那年三杆洋枪来了,大家都知道9比1,但在那场之前,我们客场1比5输给大连。我当时在队里也算老队员了,比赛慢慢踢的就少了,心里又不甘,所以说也憋了一口气。跟大连客场我没有踢,回到北京以后,这个气就憋着了。从个人来说,也有点怨气,因为我觉得我当时的能力是够的。最后的爆发点就是足协杯决赛,因为在那之前我要做一个手术,教练组就跟我说,你做完手术还要恢复,但足协杯决赛你还要踢。于是我就抓紧时间去做治疗和恢复。到了决赛,我一看首发阵容没我。开场不久国安就丢了一个乌龙球,这个时候教练就喊:曹限东,赶紧活动活动,准备上了!这一活动就活动了整场,到最后也没上。你想想作为一个球员,当时是一种什么心情?完了之后就去找教练,我说我准备转会。因为当时前卫寰岛已经联系我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青岛“劫”走了曹限东,其中还蕴藏着玄机。“当时是青岛俱乐部老总王守业把我摘了以后,也没跟我打招呼,直接就回到青岛了。前卫寰岛当时的主教练是刘国江。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矛盾,就赌气把我摘到青岛。”曹限东说,“到了青岛之后,头几场球,莫名其妙地踢一会就给我换下来,或者根本不让我踢。当时的青岛队主教练是李应发,后来李应发对我说,你看见没有,限东,没有办法。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客场对广州松日,我踢了五六十分钟的时候,场边突然举牌要换我。这个时候有一个定位球,李应发不让我下,让我罚完再下来。说白了这里面都有猫腻,而我是一个外来人,好事沾不着。”

  没被俱乐部和球迷指望的曹限东在转会第一年还是用6个进球帮青岛保了级,其中还包括进国安的一个任意球。但他始终觉得心里没着没落的,“我感觉那个地方对我来说并不是家,有种老在外边飘着的感觉,而这些感觉是我在国安时没有的。”

  告诉年轻球员北京足球怎么踢

  1998年底曹限东毅然回到北京,效力于北京宽利队,2000年退役后曾出任国少队助理教练。但是2002年之后,曹限东却彻底消失在了球迷的视野中。谈到退役原因,曹限东说:“一个是伤病的原因,我踢球的特点是灵巧变向,但当时我伤在膝关节,最怕就是急转急停,所以踢球的特点没了,再一个就是踢球的动力也没有了。自己那个时候其实更多想的是把北京足球的味道跟年轻队员去交流,希望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告诉他们北京的足球应该怎样踢。”

  前国安主帅金志扬不久前在参加一个青少年足球活动时曾感慨,现在见不到像曹限东小时候那样的孩子,言外之意是现在踢球的孩子中具有很高天赋和突出特点的越来越少了。正从事青训工作的胡建平对此颇有同感:“足球少年们确实很难再出现曹限东、高峰、高洪波那样特点鲜明的人才了,其中原因很复杂,我们那个年代的淘汰率是非常高的,能够在这个淘汰过程中出来的都是尖子,有个性、有能力的球员。可是近些年来这种淘汰并不严酷。”曹限东补充道:“我们是1967年、1968年那一拨儿,北京少年队选拔时先海选几百人,最后入围100多人,每周六、日到先农坛训练由教练看,筛选50多人打比赛再筛。最后筛到我们13个人正式入队,就是这种淘汰率。”

  目前扎根在青训事业中,曹限东感觉到很知足。谈到未来,他说:“我很希望在自己喜欢的状态下去生活,因为我们无论怎样,都离不开生活。我跟胡建平指导也聊过,一定要在自己喜欢的生活状态下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而这个事就是足球。我们不要把足球看得太功利了,足球是一个很好的载体。我希望更多的人今后在生活当中是有足球这个部分,所以我也非常想为营造好北京足球的氛围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整理/本报记者张昆龙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