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历史

明代文人写信竟然也用“呵呵”

2017-10-06 15:28 来源:解放日报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在中国古代,书信被喻为“锦鲤”“飞鸿”“青鸟”“彩云”,是人们互通消息的工具,也是承载美好感情的使者。“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昨日在上海博物馆开幕,展览遴选出馆藏明代著名书画家书札精品49通,向观众讲述明代文人们的温情故事。

  翩翩公子现实中要种田

  此次展览固定展线,观众可以从两边自由欣赏:一边是“世俗生活”,一边是“艺术世界”,汇聚到当中是当时文人互相交往、酬唱的内容,这也是世俗生活和艺术世界的交集。展品中,《吴宽致欧信札》曾由吴湖帆收藏,他将其定名为《唐寅乞情帖》。书札的内容涉及了明代著名的弘治科场弊案。这通信札既能看出吴宽对后辈的关怀与爱护,也反映出苏州文人提携后辈、爱才惜才的风气。《文徵明致妻札》是文徵明写给妻子的一封家书,主要内容是询问家中事宜,是极其家常的一封书信。

  《王宠致王守札》是王宠写给兄长王守的一系列家书,言辞直白,书法也轻松随意。王宠在历史上是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形象,但从展示的家书中可见王宠的生活非常坎坷,人也不是那么绝俗。他要算计家中如何收支平衡,甚至需要亲自种田。他在信里跟哥哥诉苦:家里多方面借债,为此一直处于焦虑中。信中揭示了王宠不为人知的一面,也让人了解他的书法艺术是在焦虑的日常生活之外,为自己营造的精神上的桃花源。

  明人信札比较随性自由

  祝允明被认为明代书家第一,此次展出的《祝允明刘姬词及致朱凯札》是装裱在一起的两件作品。两件作品都是小楷,呈现两种不同的体貌,却都是祝允明小楷书的精谒之作。《文彭致钱榖札》是文徵明长子文彭写给好友的信札,信中他与钱榖讨论了新近见闻的书画、印章、古玩等文人雅好。在一封沈周写给祝允明信中,还揭示出祝允明卖文为生的生活。沈周称赞祝允明诗句精妙,可以压倒元稹、白居易,还顺便吐槽了稿费太低。文辞中,“呵呵”二字令现代观众觉得有趣,这在其他书信中也有出现。上博书画部副研究员孙丹妍介绍,明人的信札比较随性,和当时文学上流行性灵小品有所呼应。相比下,清代的书信格式更加严谨,信的内容也相对正襟危坐。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