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黄淑惠谈隐退12年:想要陈绮贞的方式而不是蔡依林

2017-07-13 10:58 来源:南方都市报
  

  黄淑惠以前的造型

  黄淑惠

  黄淑惠和老公

  南都讯35岁的家庭主妇该是怎样的面貌?孩子傍身、头发凌乱、愁容满面、埋头家务、失去自我?黄淑惠正用全新创作专辑《嘿》和她闲适的生活,打破人们对这个群体的刻板印象,更为同龄女性做出了一个示范。

  “奇怪的是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老,反而觉得自己越来越年轻。”马来西亚音乐人黄淑惠,在7月初北京专辑首唱会结束的第二天上午,在微博写下感慨,这时她人已经飞到马来西亚,坐着大巴赶回马六甲看女儿看老公,“一定要抱紧紧,用力亲。”

  播放这张《嘿》,少女般柔媚、高亮的嗓音,伴着浓郁时尚感的合成器鼓点冲进耳孔,让人完全想不到这出自一个三十多岁妈妈之口,黄淑惠已经生了两个女儿。《嘿》录制之初,小女儿还在娘胎,这是黄淑惠的第二张个人专辑。

  没有紧随音乐潮流的人,或许对黄淑惠倍感陌生,可她创作的作品无比耀眼———田馥甄的《Love!》、《你快乐未必我快乐》、《慢舞》都是黄淑惠的手笔。她的创作还被杨丞琳、尚雯婕、张韶涵收录专辑中。

  12年前,黄淑惠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惠声绘色》,12年后的今天,她才有了这第二张个人专辑《嘿》,懵懂少女蜕变成人妻人母,身处音乐圈,却白白“牺牲”掉12载青春年华,黄淑惠显然走了一条非典型音乐路,我们不禁发问,这十二年,她在干嘛?为什么今天又回来了?

  任性退隐

  我比较想要陈绮贞的方式,而不是像蔡依林的方式

  接受南都专访时,电话那头的黄淑惠正坐在她和老公开的咖啡馆,怀抱着熟睡的女儿,面对着马六甲河,是老板娘的生活场景。

  12年前,她是当然音乐公司力推的女歌手,从之前的“淑惠&美娜”解散单飞后,又以袁惟仁女弟子身份出道,《惠声绘色》的专辑发布会开在了北大,游鸿明、张宇为黄淑惠站台助阵,专辑创作名录都是大牌音乐人。而两年后,黄淑惠却毅然决然淡出乐坛,回到了故乡马六甲。

  在北京和台北打拼的日子,也是负面情绪累积的日子。“那时在音乐上面遇到一些问题,很年轻,面对问题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就一直累积负面的情绪,觉得不开心,不是以你喜欢的方式去做音乐。”

  黄淑惠被公司要求跳舞、装可爱、穿高跟鞋,走唱跳甜美可人路线,“我其实还是比较想要陈绮贞的那种方式,而不是像蔡依林等等的这种方式去呈现。”公司对黄淑惠的定位,令她倍感不适,公司还会给她听当时最流行的《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希望黄淑惠能写出这种深受大众热捧的作品。

  离开公司之前,黄淑惠拍了歌曲《你完了》的MV,这个晦气的标题似乎预示着当年黄淑惠的歌星生涯,“你完了,感觉就不吉利,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有想,就拍了那个MV,穿膨膨裙、扮可爱呀,跳舞呀什么的,我其实都照着公司要求去做了,但我是很压抑的。”15岁开始创作,可当时的音乐路跟黄淑惠的预期相去甚远,迷茫之中,黄淑惠心想:与其用自己不喜欢的方式,那干脆不做好了。

  2006年尾,正当黄淑惠内心挣扎着想退出舞台时,她创作了一首《好了》,这首歌被收进了新专辑《嘿》,排在最后一首,这是黄淑惠当时对自己的劝慰:“我在宿舍的时候写的,就觉得好累,玩音乐玩得好累呀!我想要自己开心起来,想要放下这些负能量,我想要自己变得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其实转换心情只是刹那间就OK的!所以我就开始看看窗外,感受大自然,就觉得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好的,为什么自己要在那里钻牛角尖?就想写一首歌来告别过去的那个不快乐的自己吧。提醒自己要好好的!”

  写完《好了》的2007年初,黄淑惠回到了马来西亚,这期间她又尝试着在马来首都吉隆坡过活,可是看到城市拥堵交通,地铁上人们苦涩的脸,那不是她要的状态和生活。

  黄淑惠就回到了她的故乡———休闲而生活化的马六甲。

  “如果我一直以不开心的状态去写歌,可能这些事情不会做得长久,我可能很快就会放弃,可能12年后我就不会发这张专辑,可能30年之后我就已经厌倦,完全讨厌音乐,不再碰音乐。如果当时我继续留下来的话,事情可能会这样发生。”黄淑惠的任性,拒绝了上述可能的发生。

  音乐生活

  养成了在孩子睡觉后写歌的习惯

  “我觉得人要生活,一定有办法的。”黄淑惠并没有为自己的生计发愁,心里盘算着要继续写歌,靠版税维持生活,“反正我又不花很多钱,觉得够吃够穿生活开心就行。”

  这十二年中,黄淑惠恋爱、结婚,生了两个女儿,步入了主妇的生活。黄淑惠的先生在马六甲经营着咖啡馆和民宿,平日,黄淑惠会在咖啡馆里唱歌。Coldplay、Radiohead、陈珊妮、杨乃文都是黄淑惠爱唱的人,现在发了新专辑,黄淑惠暂停了咖啡馆的表演。

  虽然离开大舞台拥抱家庭生活,黄淑惠并没有放弃音乐,坚持创作,得益于网络,黄淑惠保持着跟音乐界的互动,常常被邀歌。为田馥甄写出脍炙人口的作品,黄淑惠却从没有与田馥甄碰过面,田馥甄如今每张专辑都收录了黄淑惠的创作,这也令黄淑惠十分意外,“我也没有想过,用了《Love!》之后接下来那几张专辑都陆陆续续用了我的歌,我觉得可能我们喜欢音乐的品位很接近吧,我们唱歌的方式跟感觉也接近,像她很喜欢王菲,那我也很喜欢王菲,她专辑里面会用的制作人包括陈珊妮,我也很喜欢陈珊妮,可能我们的骨子里喜欢有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吧,喜欢带一点奇幻、带一点另类的感觉。”

  生了孩子之后,黄淑惠曾一度为灵感泉涌却要照顾孩子而烦恼,最后迫使她养成了在孩子睡觉后写歌的习惯。她的创作也常不按套路出牌,“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我觉得感觉最重要,所以我有一些歌是可以写到六分钟。”《嘿》里面的《曙光》就长达6分46秒。

  乐迷真爱

  把粉丝当成妹妹了,就好像一家人

  三年前,黄淑惠与马来西亚的音乐好友发起“简单玩”现场音乐活动,以近距离表演与乐迷互动。这个表演,吸引了音乐制作人郑可望的注意,与黄淑惠交流后,郑可望提议为黄淑惠制作一张专辑,他也就成了这张《嘿》的制作人。

  恰好这时,黄淑惠当年在中国大陆的老板张勇,也来接洽她,邀请其去深圳卫视《中国音超》节目表演,“隔了这么多年,其实心里那种疙瘩都已经放下了,就觉得其实也好,趁着这个比赛,可以跟大家再叙旧。”黄淑惠又短暂地出现在中国公众的视野里,“一到那个比赛现场,我一看到老板,其实很激动,就……对呀,对他好像有很多亏欠。”

  当年的当然音乐摇身变成了今天的梦响当然,他们代理了《嘿》在内地的宣发出版。12年后重回中国内地,黄淑惠感慨万千,面对台下的新老乐迷,她想到了“痴情”二字。“毕竟隔了那么多年,他们就拿着我的专辑说:那个歌词本都唱烂了;现在电话铃声还听着你过去的那些歌……”

  百度贴吧黄淑惠吧的置顶帖子,贴满了黄淑惠历年的照片,从恋爱到结婚,从生育到表演,黄淑惠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被粉丝从Facebook上搬运过来,分享给内地的乐迷。而这个一直搬运照片的网友“色拉生活麦”,在现实生活中,也常常去马六甲看望黄淑惠,黄淑惠说:“她经常来马六甲找我,我觉得我现在把她当成妹妹,不是粉丝了,就好像一家人的感觉。”

  7月2日,黄淑惠北京专辑首演,让乐迷多年的期待变成现实。经过十二年的冷却期,黄淑惠人气虽然不如当年,但的心态却比当年轻松自在,“有见到来的人,有到现场支持的人,我就觉得满足了。”

  歌中人生

  这里有我的疑问和答案

  “我把这12年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写成歌,收录在专辑里面。”《嘿》里的歌曲色调由暗变明,“大部分都是我自己对于生活、对于负面情绪,或者是对于我向往的人生的一些疑问,透过写歌从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个答案,寻找到让自己活得更自在的方式。”

  专辑标题“嘿”带着清新、跟大家打招呼的语气,起初专辑定名“曙光”,因太多专辑以此命名而被启用,又觉得用专辑里的一首“乐观坚强”做专辑标题,太过严肃苦情,最终一个“嘿”,有四两拨千斤的妙处。

  《嘿》录制之初,黄淑惠怀了小女儿,她挺着六七个月的孕肚,开车往返于马六甲和吉隆坡之间去录音,“有好几首歌是怀孕的时候录的。”黄淑惠回忆道:“挺着大肚子,唱着《危险世界》、《乐观坚强》,唱歌时会觉得气是被顶着的,气不够,但是那画面其实是挺可爱的———肚子很大,双脚张开,跟着节奏稍微有一点摇摆,就觉得蛮有趣的。”

  《嘿》中黄淑惠特别喜欢的一首歌是《善良的石头》,这首写给先生的歌,也反映了她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思考,“以前会很容易被别人的一些行为、态度或者是语气影响,你就会想去尝试改变别人来配合自己,这样的生活其实很累;所以我就开始换一种角度去看人,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如我们就接受他原原本本的样子好了。”

  “我是比较容易自省的人。”每当陷入低潮,黄淑惠会下意识自己跳出来。正如当年音乐路受挫,便用一首《好了》来劝慰那样,黄淑惠觉得自己在遇到问题时,能像流水一样灵活,“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都希望我自己好像水,在不同环境,遇到不同困难,我就用不同的方式去融合它。”

  赤子之心

  为什么12年后复出?就是好玩,纪念生活

  说到底,为何想在12年后发这样一张专辑,黄淑惠说是觉得好玩。“说实话,我就是抱着一种觉得好玩儿,再跟大家见见面的心态,也没有想过要大红大紫,就真的完全没有想,只觉得是生活其中的一部分,这是一个纪念生活、记录生活的礼物吧!”

  像大多主妇一样,黄淑惠心中家庭格外重要,她不能忍受超过一个星期的出差,“可能很多人会觉得,你都选择要出来当歌手了,为什么还要去担忧这个?”这是因为,她在心中给自己留了个位置。“我其实觉得我还是清醒的,我还是想要保留一块是给我自己的,我不觉得这样是自私,反而我觉得这是爱我自己的一种方式,我觉得对于整个家庭来说,对于我先生,对于我孩子,都是一件好事。”

  “这一次发片,我觉得我变得更勇敢了,敢去面对一些我过去不敢的事情,就比如说开车这件事情,开车去吉隆坡两个小时,对我来说以前是很可怕的,可是我现在做到了。”同时,黄淑惠觉得,发专辑不光是与乐迷的叙旧,也是她对待生活的一个调剂品。“我如果我一直就是只当一个妈妈的话,可能我会渐渐失去自己的兴趣,可能我会越来越变成埋怨孩子———你怎么这样,你怎么那样!就成了一个不开心的妈妈,这次选择,在有了小孩儿过后还发专辑,其实是对我好,也对我的小孩好的一种方式。”

  每当咖啡馆打烊时,先生都会赞美黄淑惠,说你刚唱那一首歌真棒,先生觉得,音乐中的她是迷人的。黄淑惠不吝言自己35岁,可她也不觉得自己老,微博上写着自己年轻并不是一句玩笑话,她觉得即便到了50岁,自己心态依然是年轻的,“一颗赤子之心,一直开心地在生活。”采写:南都记者麻乐

(责编:大发)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