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人生|二龙山上百亩茶园

2017-03-07 20:20 来源:青岛广播新闻中心
  

  “误入歧途,越陷越深,穷其一生”。谁能想到,有人竟用这几个词表达对茶的情感。“误入茶行业,陷于茶行业。这个茶是几千年文化,需要用一生去学习。做茶做到一定程度,越做越不敢说话,只有听的份儿。”

  匡新,崂山茶的领军人物,2000年入行,全省第一个建造了茶叶保鲜库,第一个引进茶专业本科生,第一个开茶艺培训学校,第一个做出红茶、乌龙茶、白茶、茉莉花茶的企业标准……所有这些却不是为了做大做强,只为对品质二字的执着。“从2001年到现在,整个基地一点药没打,一点化肥没用,每年只采春茶,这就是晓阳春这个品质的根源。”

  创建了品牌,就要培育品牌。这是生养之道。当年岁渐增,经历过病痛,人生中放不下的东西越来越少,对匡新来说,唯有他的“两个孩子”是怎么舍也舍不下的执念。“万一身体不好怎么办,品牌的市场刚刚交给女儿,还有生产基地还没给她,还得需要几年,怎么还得活十年吧。十年不行啊,女儿接手之后结婚生孩子,哪能顾上那么多?所以唯一挂念的还是自己的孩子,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品牌。”

  崂山的二龙山上,有100亩匡新的茶园,那是他最得意的精品茶种植基地、也是晓阳春的尖儿。有生之年,匡新还有一个“宏愿”,就是希望以崂山茶为尖儿的广义崂山茶,能在国内立住,打响。“真正这个盘做的话,崂山茶是塔尖,第二产区即墨,第三产区胶南,青岛市全部使用崂山茶的品牌了,崂山茶的市场占有率和全国知名度就起来了。”

  崂山东麓有个二龙山,从前山上有一百亩地种满了板栗树,时间久了栗树渐渐萎了,地便荒在那。2001年,一个名为匡新的人,时年三十五岁,大刀阔斧的将栗树全掀了翻种上茶苗,成为当时十里八乡的怪人怪事。

  “因为那个时候山下的茶园还没种满,你为什么不在山下种茶,要跑那么远。当时投资很大,山上没有路,修路;没有水,修水库。沙子水泥往上扛。第一年我就引进了新品种。以前崂山种种子,留根抗冻抗旱,但五六年后会变异。我引进的苗子,百年不变异。但是因为对新品种不懂,01年引进的苗子全军覆没。02年再次引,旁人也不理解。坚持下来,整个二龙山的打造前后七年时间,全部种上无性系的国家良种这种苗子。好茶首先是种出来的,不是加工出来的,原产地的环境,水大气土壤,决定茶叶的品质。所以我们首先关注茶叶的源头种植。”

  匡新,2000年开始注册了晓阳牌,正式做起崂山茶的生意。在那之前,他修过电器,做过雕刻工艺品,开过饭店,干过石材工程,而且多行并行,也没耽误他行行都干出了名堂。

  “1999年我做石材工程,是青岛市国税局的外墙,获得青岛市唯一的鲁班奖工程。2004年我干晓望村社区主任,规划了二龙山景区,从设计施工打造是我一手做的。这一生下来到老了,看看国税局大楼看看二龙山,从心里说还是有点自豪的。”

  当年,几位果茶专家一同到匡新的饭店吃饭,席间偶然谈起崂山茶产业缺乏龙头企业带动、茶叶一直定位中低端难以突破等问题。被匡新听了去,这个爱茶人便动了心思,开始琢磨着当个做茶人。

  “2000年秋天,我去了南方。浙江的中国茶叶研究所,阜阳的茶机设备,安徽的安徽农大,我去拜访。然后福建云南江苏贵州,包括日照临沂的茶叶企业,先后转了一圈六个省,回来我就注册了晓阳品牌。”

  崂山种茶历史悠久,相传由金丘处机,明张三丰等道家修为颇高的人自江南移植,亲手培植而成,数百年来为崂山道观之养生珍品。而这二龙山,就更有来头了,相传南宋时太妃谢丽、谢安两人在二龙山的塘子观编撰道乐大曲牌,同时带来了宫廷典茶。如此根正苗红的茶道文化,让崂山茶历来拥有中国江北第一名茶的美誉。然而与精致、清透的南方茶相比,很长时间里,崂山茶却给人以粗陋的感觉。

  “2001年2002年我们的茶在市场不好卖。为什么不好卖?很多人说崂山茶就应该像一把烂草一样,怎么可能这么漂亮?你这是假的。所以我们的标准和大部分企业是不一样的。很多崂山茶的企业呢,因为崂山茶虽然种得比较早,但加工、技艺老师很少,大部分从日照来。我们的师傅是从杭州请来的。所以我们公司的产品叫低温三烘,一百度烘干。这在南方很普通,但在崂山不普通。因为崂山没有低温烘干,是高温短烘,两次烘干,所以崂山茶大部分是高火香,即所谓豆香。我一直反对,中国茶香型中没有豆香。高火香的茶叶可以掩盖缺点,把南方绿茶拿到青岛来高火烘干,喝不出什么茶来了,都是糊了的香气,便于作假。所以我们公司从2001年做茶开始到现在一直坚持做茶叶的本相,做清香味。”

  从一开始,匡新就是冲着做精品、做品质去的,却一次次被同行同乡视为“另类”。他在全省第一个做红茶,并制定了省内首个红茶企业标准。

  “当年我们2003年做红茶的时候很多人反对,说崂山绿茶怎么能做红茶。我说不是崂山绿茶做红茶,是崂山茶鲜叶做的红茶。绿茶跟红茶都是制作工艺。世界上所有的产茶,70%红茶,我们为什么不能做红茶呢?2004年我们晓阳春已经制作出了崂山的六大茶类。”

  他在全省第一个建清洁化、高标准加工厂,上有机茶设备。他在全省第一个引进茶专业本科生组建研发团队。他在全省第一个使用保鲜库,推翻了茶叶过夏含水量必然增加的“定律”。

  “茶叶的含水量超过百分之七八之后,开始氧化,就会出现汤色从绿变黄变红这么一个过程,香气减弱。以前有个笑话说我们青岛的国营茶庄,如果进了100斤茶叶,如果夏天正好买了100斤那么你贪污了。因为这个时间有一个周100斤就能卖出110斤来。因为潮了。2001年我们上了这个库这个设备以后,我们这个刚刚成立的新企业,青岛市农委组织全市茶叶企业去我们企业参观。”

  当很多不可能变成可能,当很多异数归为正统,匡新的晓阳春茶也确立了行业标杆的地位,明里暗里跟着学外形学工艺的,踩破了门槛,匡新始终向所有人敞开大门。

  匡新:这几年几十家跟我们学,他们没有就要上设备跟我们学。我说只要有人学,是好事。

  记者:在您这儿不存在什么壁垒?

  匡新:它就是先知道后知道。你想想我当时出去学的时候多难。我在03年做红茶乌龙茶的时候我背着鲜叶,用保温箱放上冰块,上福建做乌龙、黑茶实验,上安徽做红茶实验。我也曾经到崂山一个以前的规模化企业去参观,不让进车间。所以这个东西,茶就是个制作工艺一层窗户纸,门槛很低。只要认真去做,没有做不好的。

  记者:都学去了,您不怕自己的优势不存在了?

  匡新:这个没必要。不管谁学去,有人做得更好。所以我们从2003年做红茶,2010年推广的时候,我们就研究出高端红茶了。当你们都在做的时候,我做自己的品质。

  后来他高薪聘请业内专家,干脆办起了培训学校,至今培养出弟子数千人。

  “晓阳春的茶艺学校,我们青岛最早。一个培训茶艺,就是茶席怎么布置;一个评茶,这个茶什么品种,哪里产的,质量如何;再一个就是茶园管理,茶农培训。这几年下来,真正从晓阳春走出去自己创业的就有几十人了。”

  世界上有60多个国家产茶,有160多个国家20多亿人饮茶,但唯有中国将茶上升到美学的高度,讲究外形、香气、汤色、叶底。早在唐宋年间人们对饮茶的环境、礼节、操作方式等仪程就已很讲究。匡新对茶道和茶文化推崇备至,他是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崂山茶道的传承人,组建创编的“崂山茶道”表演,融合崂山道教文化特点,吸收宋代宫廷茶艺精华。

  “我们这套茶道根据南宋典茶,宫廷茶道,那是种艺术享受。结合崂山道教礼仪表演。茶艺师表演者身穿南宋末年俗家道姑原型服饰,包括每个手势代表道教礼仪,形成北方独创一派的崂山茶道,跟任何地方都不一样。”

  作为一个做茶人,爱茶人,匡新也是懂茶人。这个懂,不是自诩的。是有专业资格证书的。国家高级评茶师首批26人,堪称茶届中的黄埔一期。匡新占了其中一席。评茶师用自己的眼睛、鼻子、手、口舌对茶叶进行感官评定。整个过程十分严谨,评茶师考试合格后还要再积累多年从业经验,才能获得高级评茶师的称号。

  匡新在全国最早一批拿到了这个金刚钻,对自己厂子的茶的品质更是多了几分把握。但是2010年的秋天,匡新被确诊为淋巴恶性肿瘤。此后几年,治疗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这种后遗症痛苦不堪,对一个评茶师来说,更是致命的打击。

  “我在2012年秋天以前,我的嗅觉味觉都没了,闻到厨房和卫生间都一个味道,又酸又臭,没有其他味道。吃到的东西又苦又酸,吃到的西瓜都是苦的。那个时候吃东西就是吃进去就好了,整个被破坏了。”

  这种情况还能做茶吗?晓阳春茶品牌是不是面临转手了?这在那两年,是很多认识匡新的人所关心、惦记的问题。

  “是继续做还是不做,谁来接这个盘?2010年我女儿刚刚上大学,那几年想卖掉、转让,这些想法在脑海里都出现过。”

  人在经历大的磨难时常常会对价值和意义有重新定义。会舍得抛却一些看起来顶重要的事物。而最后仍不肯放弃仍捂在手心里的,必然是真爱。匡新最终如此选择,其实并没出乎大家的意料。因为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匡新这辈子有两颗掌上明珠,一个是他的独生女,一个是他的晓阳春。

  “我把晓阳春当成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既然已经诞生了,你要把它养好。就是嫁人也要嫁个好人家。这两年有很多人过来询问,从2012-2013年有谈了五六家,但不合适,不放心。虽然你给我钱了,但有的没这个实力,有的他不是真正想把茶做起来。所以也没谈成,干脆自己留下了。”

  一入茶界深似海,从此“他行”皆路人。自从开始做茶,匡新渐渐把之前的酒店、石材等行业全都放下了,专心做茶。

  “误入茶行业,陷于茶行业。这个茶是几千年文化,需要用一生去学习。就像开车一样,越开越慢,做茶做到一定程度,越做越不敢说话,只有听的份儿。)他的野心不大,多大规模、多少销售额不是他的兴奋点;他的野心又很大,大到要几代人悉心照拂才能实现。(我不想做得太大太强,我只想做精。国外百年老字号,很少有做大的。我前年去意大利一个小镇子的一个老餐厅,一共面积不到200平方,三辈经营,经营了一百多年。那么它不可以扩张,不可以加盟吗?80多岁的老东家朋友来了过来打招呼。就是说我的收入能满足我的正常生活,三代人四代人在一起,经营自己的这么一个很开心小场所,这就是一种幸福。”

  而今匡新身体恢复良好,女儿也渐渐挑起大梁,一切重新走上正轨。与前几年相比,匡新的节奏慢了下来,但慢下来不代表止步不前。过了知天命之年的他又做了一个决定,二次创业,做电商。一如当年那个28岁的小伙子,蹲在工地上脑子里勾勒出饭店的轮廓而后一一付诸实施,如今,如何做这个电商,他已是心中有竹。

  “2016年把市场给了女儿,2017年把电商做来,2018年再给他。不触电可能企业会死,触不好也会死,但总归要尝试一下。我要做事会想得很全很细。我想想现在还有很多事没做完,万一身体不好怎么办,品牌的市场刚刚交给女儿,还有生产基地还没给她,还得需要几年,我怎么还得活十年吧。这就是人的贪心啊。十年不行啊,女儿接手之后结婚生孩子,哪能顾上那么多?所以唯一挂念的还是自己的孩子,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品牌。”

  为孩子做完这些事,或许匡新会就此收山了。回到二龙山上,精心料理那百亩茶园,那也是匡新最得意的精品茶种植基地、晓阳春的尖儿。

  “从2001年到现在,整个基地一点药没打,一点化肥没用,每年只采春茶。他们问:你为什么不打药,怎么可能不打药?我说我五月底不采茶我需要打药吗?那时候没虫子。采完春茶我就剪掉了,第二年再采。他们说那你不浪费吗?这就是晓阳春这个品质的根源。”

  有生之年,匡新还有一个“宏愿”,就是希望以崂山茶为尖儿的广义崂山茶,能在全国立住,打响。

  “真正这个盘做的话,崂山茶是塔尖,越做越精。就像一啤的啤酒,中华烟是哪个厂的。分一二三号产区。一号产区肯定崂山,第二产区即墨,第三产区胶南。因为青岛市整个的产量3000吨,崂山茶800吨,这个份额太小了。如果你有了3000吨的量,是不是就可以跟南方茶抗衡了?胶南茶也有市场了?真正青岛市全部使用崂山茶的品牌了,崂山茶的市场占有率和全国知名度就起来了。”(青岛广播记者袁娉)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